冬虫夏草“谜底”颇多 专家呼吁跨学科深入研究


 发布时间:2021-01-15 06:30:22

多数人便会想到“赛马”与“虫草”。近年来,当地官方也正把草原传统赛马和虫草特产打造为该地区的“名片”。由羌塘草原牧民的传统“赛马节”延伸而来的那曲地区恰青赛马节,已被列入西藏自治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那曲地区官方30日发布消息,今年8月当地将再度举办这一节日。那曲地区是西藏的北大门,有着“江河源”和“中华水塔”之美誉,是世界上最具生物多样性的地区之一。那曲地区行署副专员德吉卓嘎说,举办恰青赛马节,旨在向游客集中展示那曲深厚的文化底蕴和丰富的旅游资源,展示藏北各族人民精神风貌,同时推动那曲地区文化商贸旅游产业健康快速发展。本届恰青赛马节参赛马匹将达580余匹,此外举办方还将通过传统体育竞技、文艺表演、非遗展示、农畜产品展销等十多项活动,展示西藏自治区成立50年来,那曲地区各项事业取得的成就。

虫草,是一种名贵滋补药材,具有很高的营养价值,那曲盛产的虫草闻名遐迩。德吉卓嘎说,藏北优质的虫草享誉海内外,受到国内外商家的青睐。今年恰青赛马节上还将举办“虫草节”,邀请虫草主产县、虫草经营大户开展虫草质量评比、评选“那曲极品虫草王”,以提升那曲虫草“地理性农产品”的品牌价值。那曲地区官方数据显示,“十二五”规划期间,那曲地区旅游建设投入8400余万元人民币,完成了荣拉坚参大峡谷、安多巴荣神山、青藏铁路沿线牧家乐等建设与改造项目,并开辟了可可西里自驾远征行线路,游客络绎不绝。(完)。

数万采草“大军”分批有序进入主产区。青海冬虫夏草产量占中国总产量的60%左右,杂多县系该省冬虫夏草重要产区之一,此间地处三江源核心区澜沧江的发源地,所产冬虫夏草具有个头大、质地优、成色佳、头孢长等特点。当日早间,记者在该县海拔4300米的阿多乡产区采访时了解到,与往年一样,采挖人员入区时需办理采集证并持证入区,并缴纳每人(身高1米以上)1200元(人民币,下同)的采集资源补偿费,用于采挖季过后草原生态修复。当日中午,记者赴该县苏鲁乡产区采访时所见,数百辆车已在采挖区检查站外排起近5公里长队,不少牧民携家带口正等待核验身份进入采集区。“苏鲁乡是杂多县虫草丰产区,因此每年进入此片区域采草人数都能超过1万人。”苏鲁乡乡长尕松说,“年初冬虫夏草价格有一定的上涨,今年来采挖虫草的牧民预计要比去年多一些。” 在海拔4480米的苏鲁乡冬虫夏草采挖区,记者看到牧民西然用比往年更小的采挖工具进行采挖,在采挖到冬虫夏草后,将挖出的泥土连同草皮一起回填,并用脚把泥土踩实。

“看到虫草时,不会立即用工具进行采挖,而是先在周围划好采挖(半径),然后迅速将虫草撅起,这样对草原的破坏就更小了。”西然说,“上山采挖虫草的时候,除了会背当日的干粮外,还有专门收集垃圾的袋子,下山的时候一起带下去。” 据阿多乡党委书记文达才仁介绍,通过多年宣传,目前采挖冬虫夏草后用草皮回填已成当地牧民“约定俗成”的事情,多年观察发现,回填后的草场基本不会影响来年冬虫夏草产量,乡上也会定期组织巡查队,保证采挖区草场及时回填以及督促牧民生活垃圾清理。2017年“中国冬虫夏草第一县”采挖季将持续到7月上旬,按照当地藏族风俗习惯,每月初一及十五时,采草“大军”会停止采挖,收集采挖时所产生的生活垃圾,并从采挖区域运至所在乡镇以便当地环卫部门回收。(完)。

该海关隶属白云机场海关日前查获旅客违规携带冬虫夏草17公斤。这是近年来广州海关在空港旅检口岸截获冬虫夏草数量最大的一次。6月13日,海关关员在对入境航班进行监管时,在一名男性旅客行李箱中发现禁止携带入境的冬虫夏草两包、共计17公斤。据介绍,冬虫夏草是一种蛾类幼虫和真菌共生的生物体,属《中华人民共和国禁止携带邮寄动植物及其产品名录》所列禁止进境物品。广州海关提醒,携带物品进境务必了解《中华人民共和国禁止携带邮寄动植物及其产品名录》,避免遭受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同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进出境动植物检疫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法》等相关法律规定,对非法携带动植物及其产品进境,引起重大动植物疫情或有引起重大动植物疫情危险的行为,海关可处以5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或涉嫌走私的将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完)。

青海省冬虫夏草主产区——玉树藏族自治州历时一月有余的冬虫夏草采挖临近尾声,多位冬虫夏草行业从业者和农牧部门负责人表示,相较去年,今年当地冬虫夏草价格稍有回暖,但产量下滑。冬虫夏草素有“软黄金”之称,主产于青藏高原海拔4000米以上的高寒地带,近年来,其产量和价格颇受社会关注。青海冬虫夏草产量占中国总产量的60%左右,该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是主产区之一。中新社记者近日走访该州结古镇西杭社区的一处冬虫夏草交易市场,市场里人头攒动,大量牧民和收购商正在交易。从事冬虫夏草生意十余年的收购商桑巴永措说,今年市场行情变好了,品级为一市斤(即500克)1300根的冬虫夏草,价格在7万元(人民币,下同)左右,而去年为6万元。“与去年相比,不同地区产量变化幅度也不一样,有些高产量的地区,去年一家人能挖2000根,现在或许只能挖700至800根。”桑巴永措举例说。在一家名为“雄嘉堂”的土特产商店门口,几位牧民提着装有冬虫夏草的塑料袋,正等待收购。店里,收购员四郎尼玛和同伴们正在一根一根地清点、细分冬虫夏草。四郎尼玛将品质较好的冬虫夏草,以每一百根为单位进行真空包装,每根价格标注为39元,颜色、个头等品质最好的冬虫夏草,一根甚至能超过100元,但其数量稀少,只占1%至2%左右。

四郎尼玛告诉中新社记者,相比于去年同期,现在平均每市斤冬虫夏草价格上涨1万元左右,玉树冬虫夏草平均每市斤为1600根左右,今年价格约6万元,虽然好于去年,但远不及2010年前后,那时能卖到8万元。“今年玉树冬虫夏草普遍减产三分之一或一半左右。”四郎尼玛摇摇头说,“现在就算想多收点,都收不上。” “现在,因礼品性消费减少,以及整体经济发展不景气,中国冬虫夏草市场出现萎缩。”三江源冬虫夏草药业集团青海区一位负责人说。(完)。

冬虫夏草 李玉玲 虫草

上一篇: 三代人眼中的月饼:节味淡创意浓 因时代变化快

下一篇: 南昌一接送幼儿面包车侧翻 警方认定车辆涉超载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37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