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文物局公布今年北京地下文物保护七大重要发现


 发布时间:2021-01-15 06:30:24

考古人员持续两年在河南省禹州市大吕墓地进行的考古发掘,发掘出带有车马陪葬坑的商代高级贵族墓地和西周早中期诸侯公族墓地,特别是战国时期墓地和大型殉马坑的发现,为寻找战国末年著名商人、政治家、思想家吕不韦家族墓提供了直接线索。主持发掘工作的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公共考古与遗产保护中心主任马俊才说,大吕墓地的发现具有较为重要的学术意义。地方史志记载此处为吕不韦故里,现在看来不是空穴来风,此次考古钻探新发现的战国墓地和大型殉马坑,结合墓地位置和文献记载,很有可能与吕不韦墓或其家族墓有关。据他介绍,此次考古钻探发现的大型战国时期殉马坑,宽3米多,长度超过35米,坑内至少殉有几十匹马,与近年来他主持发掘的新郑韩王陵规模和级别相当。

近年来,大吕墓地遭到严重盗掘。为抢救这处重要古文化遗产,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与禹州市文物工作队组成考古队,自2013年至今年,对该墓地进行了大规模钻探和发掘,发现新石器遗址和商周至战国汉代重要遗迹和墓葬,清理商、西周、战国、汉代等时期墓葬19座,出土有青铜器、玉器、石器、原始瓷器、陶器、蚌器等遗物近300件。已发掘的商代墓地为高级贵族墓地,考古人员清理出带有车马陪葬坑的甲字形大墓。该墓规模之大在商代墓葬中实属罕见,但已被盗一空。墓道内残存殉人4个,车马坑内葬车1辆、殉人1个、马2匹,车马坑青铜车件和工具完备,殉人葬马齐全,是河南省晚商时期除安阳殷墟外的首次发现。

此次大吕墓地考古另外一个重要收获是西周早中期诸侯公族墓地的发现。这一公族墓地内大中小型墓葬均有,大墓东西一字排开,间距很近,并发现了3座车马坑。虽被盗严重,公族墓地仍出土了鼎、铃、削等青铜器,蝉、佩、饰件等玉器,原始青瓷豆等瓷器以及大量陶器、漆器、蚌饰器等文物。公族墓地内已发掘的3座大型墓葬墓形十分特殊,墓室南部两角向外均有耳室,平面呈“早”字形。除墓室最大的一座大墓外,大中型墓葬均发现有数量不等的殉人。马俊才说,这处西周早中期诸侯公族墓地明显不同于中原地区的姬姓诸侯墓地,可能和早期姜姓许国有关。(记者桂娟)。

其间将每天邀请100户四世同堂家庭免费逛庙会并拍摄全家福照片,此外还将向这些家庭送上园方特制的“五福五代”主题礼品,再添喜庆气氛。据悉,圆明园四世同堂家庭免费逛庙会拍摄全家福照片活动自2013年推出以来,引起了市民的强烈反响,活动报名相当踊跃。前两届庙会期间,参与该活动的家庭里,人数最多的有五十来口人,岁数最大的为九十五岁,其中还不乏五世同堂的家庭。今年,圆明园将邀请600户四世同堂家庭免费逛庙会并拍全家福照片,即日起,市民可在工作日的8:30—16:30,拨打电话62616597报名参加。与往年不同,主办方还将向参加活动的四世同堂家庭送出“五福五代”主题礼品。圆明园五福五代堂位于园内九州东岸天然图画景区内,为雍亲王皇子赐园时的建筑。史载,乾隆帝寿达89岁,儿孙五代同堂,所以他晚年自认为五福俱全,特命大臣们查了海量数据,发现活过80岁并且见过五代孙的皇帝从来没有出现过,因此自称是“五福五代古稀天子”。

乾隆五十二年正月,他在天然图画五代堂增题“五福五代堂”匾,从此,“五福堂”也就改称“五福五代堂”。“五福”原出于《尚书·洪范》,分别是 “长寿”、“富贵”、“康宁”、 “好德”、“善终”。岁月更迭,皇朝逝去,这些美好的寓意却一直流传了下来。今年,圆明园依托五福五代堂深厚的文化积淀,开发出相关的衍生品“五福墩”,届时,参与四世同堂活动的家庭将有机会获赠饱含新春祝福的“五福”大礼。此外,今年的圆明园皇家庙会依然保留了往年的诸多亮点:“最炫民族风”大舞台初一至初六,天天民族歌舞不重样轮番上演;皇家“冰嬉”再现清代皇宫冬日阅兵雄伟场面;非遗文化展演和民俗活动体现中华民族优秀的传统文化;新春棋艺擂台赛邀您和四方高手同台竞技;圆明重光文化展和新春书市让您过个有文化的年。

七大考古发现串起三个文化带 圆明园紫碧山房遗迹与乾隆全盛时吻合 通州八里桥明年内退役 北京市文物局、北京市文物研究所昨天公布了今年北京市地下文物保护的七大重要发现,包括:城市副中心发掘的大量战国至清代墓葬,路县古城发掘的形制多样的汉代水井,新机场考古发现的清代家族墓,圆明园紫碧山房遗址发现的清代建筑基址等。北京市文物局新闻发言人于平介绍,今年,北京市共开展考古勘探183项,勘探总面积达2206万平方米,相当于3090个足球场;考古发掘67项,发掘面积66000平方米,相当于9个足球场。保护各时期古代墓葬3000座、窑址140座、灰坑905座、房址30座、井140口、道路16条。

出土文物共计1万余件(套),包括陶器、瓷器、铜器、银器、金器、玉器等。■现场探访 清帝踩过的卵石小路还在 昨天,北京晨报记者来到圆明园紫碧山房遗址,还能看到码头、石桥、小石子路、河道的痕迹,历经沧桑的石头们见证了历史的辉煌,供现代的人们遥想此地紫碧山房、含余清、澄素楼等建筑的当年风姿。“圆明园是根据中国版图来设计的,福海代表了东海,那么在最西北隅的紫碧山房,实际上代表了昆仑山。”北京市文物研究所圆明园课题组组长张中华告诉北京晨报记者。紫碧山房遗址位于圆明园最西北隅,始建于雍正时期,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前后进行了大规模改建。

圆明园废弃之后,曾有老百姓进园子在此遗址上生活。“我们发掘时,从断面上可以判断,这个地方至少有三拨老百姓生活过”,张中华指着紫碧山房的一处遗址说,“老百姓盖房子,有用青砖的,也有用建国后的红砖。我们在发掘时发现地面是红色的,可以判断这里盖过厨房。” 紫碧山房的建筑虽然面积小,但地基却非常“厚”。张中华说,除湖中建筑澄素楼外,紫碧山房的建筑遗迹均修建于三合土夯筑的“满堂红基础”之上,体现了清代皇家建筑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他指着一处遗址告诉记者,虽然这个房间的面积很小,室内基础却有将近两米厚,再往下还有整个“满堂红基础”,底下的地基还很深。

“通过这个剖面,我们就可以体会到皇家建筑的精益求精,以及当时皇家建筑追责制的严格。” 一方面,圆明园建筑体现了皇家建筑的造工与实力,另一方面,圆明园建筑处处能窥见对自然朴素生活的追求。至今,在紫碧山房遗址还留存着一条卵石小路,是三百年前清帝曾经惬意踩过的路。“故宫太庄严肃穆了,圆明园的景色自然且随意,所以皇帝更愿意待在圆明园而非故宫。”张中华说。在河道里,能看到有方形码头,也有半圆形码头。“皇帝的船到了这儿之后停靠,随行人员的船也需要有停靠的地方,半圆形码头就是这个用途。”张中华说。考古资料可弥补文献资料的不足。张中华说,他们的考古发现有与文献资料不一样的地方——在样式雷图档上,宫门南侧、东侧均临水,但从发掘情况看,宫门东侧为陆地,未发现河道堆积;考古还发现了山体拦土墙、半圆形码头、排水道、石板路等不见于文献的遗迹现象,这些都丰富了圆明园遗址的历史文化内涵。

■马上就访 七大考古发现串起三个文化带 北京市文物局新闻发言人于平表示,今年的七大考古新发现是建设“一城三带”的重要文化内容,擦亮了本市深藏在地下的文物遗产金名片,对于北京推动全国文化中心建设具有重要的意义。其中,通州副中心的考古发现,是建设“大运河文化带”的重要内容;大兴新机场、圆明园、房山河北镇等地的考古成果,为建设“西山——永定河文化带”发掘了新的内涵;延庆世园会处于长城文化带和西山永定河文化带的结合地带,发掘资料为研究历史上北京地区民族交融等方面提供了重要的资料。通州八里桥明年内退役 于平透露,作为大运河北京段的重要文物遗产,大运河保护规划已明确,通州八里桥将退役。

“我们和北京市交通委、朝阳区政府配合,启动八里桥退役工作。新桥计划在明年年内完成建设,新桥建设完成后,八里桥将作为文物遗迹退役,从此弱化交通功能,和周边文化元素结合,实现八里桥的整体文物保护展示。” 就大运河文物保护工作,于平表示,明年将继续配合副中心建设,对于大运河上的古桥、古泊岸、运河古道、古码头等,积极跟进已制定的考古计划,积极保护发现的文物遗迹。2017年北京七大重要考古发现 城市副中心: 大量战国至清代墓葬 为配合北京城市副中心建设,今年在A3—A11、B03—B13、D02综合管廊四标段、1号能源站等地块完成勘探259万平方米,发掘面积33951平方米。

保护战国至清代墓葬1023座、窑址81座、水井20口、灰坑25余座。出土陶、瓷、石、铜器等各类文物,较重要的有战国墓葬、唐代潞城县丞艾演墓、辽代仿木结构墓等。路县古城: 密集的汉代水井 在路县古城城址南部,为配合高压线塔的迁移,发掘出汉代灰坑、水井、汉代道路、辽金时期窑址、唐代墓葬,出土的完整器物有卷云纹瓦当、陶罐、陶瓶、陶豆、陶釜、陶纺轮、陶璧、铜镞等。在路县古城的西南,为配合京唐高铁及城际联络线发掘了大量且密集的汉代灰坑、水井、房址、墓葬,特别是水井的形制多样,在以往北京的考古发现中较为少见。有的水井里还发掘出了汲水的陶器。

推断这里是两汉时期路县城外的生活和手工业生产区,与古城本身密切相关。新机场: 清代家族墓 在大兴区榆垡镇东庄营村东的新机场南航基地机务维修设施项目发掘清代墓葬228座。墓葬均为竖穴土圹木棺墓,分单人葬、双人合葬、多人合葬及迁葬墓四种埋葬形式,葬式以仰身直肢葬为主。随葬器物有陶罐,釉陶罐,瓷罐,瓷碗及银、铜簪,镯,指环等首饰及铜钱。墓葬分布密集,从埋葬形式和排列方式来看,该批墓葬中相邻集中分布的墓葬可能属于家族墓葬,整个墓区应为不同家族的分区墓地。该批墓葬的发现,为研究北京地区清代墓葬的形制特点、丧葬习俗及其所反映的社会状况提供了新的实物资料。

世园会: 魏晋家族墓 为配合2019年中国北京世界园艺博览会建设,发掘西汉至清代墓葬1146座,出土金、银、铜、陶、瓷等各类文物2000余件套。发现了两处保存较为完整的魏晋时期家族墓,形制和规模在北京考古史上罕见。墓葬中出土了“太康六年”、“上谷”、“阿秋侯君”等字样的铭文砖及银质龟钮“偏将军印章”等珍贵文物,对于研究 “上谷侯氏”的发展及此地的军事建制具有重要参考价值。遗址中还出土了两盒唐代墓志,内容提及“儒州”、“儒价城”、“新妫州”等多处地名,为研究北京地区历史地理提供了宝贵资料。圆明园如园遗址: 清代皇家园林建筑基址 如园遗址是近年来圆明园首座经过考古发掘的仿江南园林的建筑景群,仿自江宁(今南京)瞻园,即明代中山王徐达西花园。

发掘出宫门、延清堂、含碧楼、挹霞亭、观丰榭、西花园等建筑遗迹及假山、甬路、湖泊等附属遗迹。出土文物主要有嘉庆御笔石刻、金砖、粉彩瓷砖、玉器、葫芦范等上千件。通过发掘,基本摸清了如园遗址嘉庆时期的布局、形制和工程做法。发现的嘉庆皇帝御笔石刻印证了嘉庆重修如园的史实。泛红的地面、酥粉的金砖、断裂的石材,说明如园曾被一场大火付之一炬。圆明园紫碧山房遗址:清代建筑基址 紫碧山房遗址位于圆明园西北隅。发掘出值房、宫门、紫碧山房、含余清、澄素楼等建筑遗迹及码头、石桥、围墙、道路系统、河道、山体、排水道等附属设施,出土了瓷片、琉璃及石质建筑构件等少量文物。

发掘确认了紫碧山房现存遗迹布局与乾隆全盛时期基本吻合,并发现下层可能属于雍正时期的遗存,为探讨该景区的修建历史提供了考古依据。房山河北镇:清代庄亲王园寝群 在对房山区河北镇棚户区改造水泥二厂片区土地开发项目的考古发掘中,发现清代地宫4座、房址8处、墙址14处、灶址2处。该遗址由南向北分别由碑亭、茶饭房(东、西分布)、宫门、享殿、地宫及周围园墙组成。结合考古发掘情况及文献资料分析判断,该遗址应属清代八大铁帽子王之一的庄亲王家族园寝群。园寝群现有可基本确认墓主人身份及大致位置的有“前陵”硕塞、“后陵”博果铎、“西陵”允禄及“大立峪”载勋。

本次发掘的清代园寝规模宏大,整体格局保存较为完整,是清代亲王园寝制度的典型代表和实物史证,具有较高科学、历史、艺术价值;是迄今用考古发掘出的唯一一组清代亲王园寝,具有重要学术意义。北京晨报记者 王海亮 文并摄。

圆明园 墓葬 遗址

上一篇: 敬酒被拒生日竟成祭日 一酒吧命案3凶手全被擒

下一篇: 广东5个月缴获毒品逾5吨 抓获犯罪嫌疑人6250余名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05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