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未分到财产男子拒赡养父母 老父母一纸诉状告儿


 发布时间:2021-04-10 07:21:21

记者从成都锦江法院获悉,该院审结了一起著作权纠纷案件,判决商家及广告公司构成共同侵权,酌情确定赔偿经济损失及维权合理开支共计7000元。据了解,张某长期从事专业摄影创作,其摄影作品大量出版发行并多次获奖,享有一定的知名度和社会影响力,其拍摄完成摄影作品《望江楼》并持有该作品的反转底片和冲洗件。2012年,张某发现A宾馆所属餐厅的菜谱封面使用上述作品,对此向该宾馆提出异议,但未得到满意答复。协商未果,张某将该广告公司、A宾馆及为其设计制作菜谱的B广告公司起诉到锦江法院,要求宾馆和广告公司承担侵权责任。经查明,2011年,A宾馆与B广告公司签订《印刷制作合同》,约定由B广告公司设计并制作以成都望江楼为背景的菜谱500份,A宾馆给付设计与制作费600元。

接受委托后,B广告公司自行在互联网下载望江楼照片并用于受托制作的菜谱封面。该照片与张某拍摄的《望江楼》相对比,两张照片在构图主体、拍摄角度、云彩流动、水波波纹、水中倒影等方面均一致,未署作者姓名。A宾馆将该菜谱封面用作所属餐厅点菜确认单封面。法院审理后认为,张某举出了涉案摄影作品《望江楼》的反转底片及冲洗件,同时A宾馆和B广告公司未举出相反证据证明涉案摄影作品非张某拍摄,故张某系涉案摄影作品《望江楼》的著作权人,其权利应当受到保护。A宾馆和B广告公司未经许可,在菜谱封面上使用张某享有著作权的摄影作品《望江楼》,未署作者姓名,侵害了张某就涉案摄影作品享有的署名权;该菜谱印刷500份在餐厅使用,侵害了张某就涉案摄影作品享有的复制权;同时A宾馆和B广告公司使用上述作品未向张某支付报酬,侵犯了张某就涉案摄影作品获得报酬的权利。

此外,A宾馆和B广告公司的侵权行为不是仅直接依靠复制被侵权摄影作品牟利,而是通过使用他人享有著作权的作品,借助侵权行为在其他商业性行为中宣传其服务,故不宜以广告公司在制作菜谱时的直接收益作为唯一的赔偿依据。由于张某的实际损失和两被告的共同侵权所得不能确定,结合本案的具体情况,综合考虑张某作品的权利类型,涉案摄影作品的创作难度、价值体现、该广告公司与该宾馆侵权行为的方式、影响范围、持续时间、主观过错及张某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等因素,最后锦江法院依法判决A宾馆和B广告公司赔偿张某经济损失及维权合理开支7000元,A宾馆并向张某书面赔礼道歉。(完)。

■对于朱大爷拒付车费,出租车驾驶员哭笑不得 天热了,啤酒一喝,什么怪事都可能发生。前天夜里,74岁朱大爷和朋友在九龙坡区大公馆喝完酒,一起打车回家。朱大爷的两个朋友相继下车,最后轮到朱大爷,这下可坏了,朱大爷称出租车是朋友喊的,赖在车上就是不给车费。大爷拒绝付车费 前日傍晚7点半左右,沙坪坝区渝碚路派出所民警接到的哥邓先生报警。邓先生说,他在沙坪坝沙杨路,一名老翁喝麻了不愿给车费。“我从大公馆开到沙坪坝,不可能白开噻。”报完警,的哥开着车到了渝碚路派出所。这名醉酒撒泼的,真的是一名老翁。的哥说,大爷一共欠43元车费。大爷醉得有点厉害,唯独没有忘记一件事,就是坚决不给车费。民警奇怪地问他:“大爷,打车给钱,很正常嘛,这名的哥跟你有仇吗?”大爷摇了一摇手,“不不,我不认识这个司机。

”他随后说,司机认识自己的朋友。的哥邓先生说,他晚上7点过在大公馆接了这个大爷和他的两位朋友。3人中,这个大爷年纪最大,坐在前排,其他一男一女都是中年人,坐在后排。经过后排两人讨论,出租车从大公馆到了沙坪坝双碑,先送妇女回家。妇女下车后,车从双碑回到沙杨路,中年男子准备下车,还对前排的大爷说:“你给钱哟。”“啷个可能,你工资这么高。”两人在车上你一言我一句争执起来,邓先生听得出来,两个人都不愿意给车费。邓先生正准备说话,中年男子出乎意料地打开车门下车,快步消失了。大爷看到朋友走了,也准备夺门而逃,邓先生反锁了车门,直接拉到派出所。邓先生也很着急,等得越久损失越大,但不可能不要这43元。双方僵持时,邓先生一直将车发动着,计价器计算着等时费。民警轮流劝说他 大爷看上去经济条件不错,衬衣扎在西裤里,左手戴着金戒指和手表,黑色皮包挎在身上。

“大爷,你看人家的哥,挣点钱也不容易。”民警劝大爷付清车费,赶快回家。“啷个可能是我付,他肯定和我朋友是熟人。”大爷死咬住邓先生和朋友是熟人,“不然他怎么放我朋友走了。” “大爷,人家的哥是你们在路边招停的,哪个都不认识。”民警知道大爷喝了酒,还是不厌其烦地劝说。“不管不管,哪个有钱哪个给,凭啥子我最后一个下车就该我给钱。”大爷借着酒劲说。此时,已经晚上8点半了,大爷还是满口酒气。“大爷,你叫什么名字呀?”民警试着问,以便找到他家里的联系方式。“我反正不得给钱,不说。”大爷很“执著”,“你们这些年轻人,吃的饭还没得我吃的盐巴多。” 深夜,派出所事情很多,不停有民警出警又回来了,谁有空就换谁来说服大爷,一个多小时过去了,换了三轮民警,大爷依然不给钱。“大爷,你不给钱,反正他的表打在那里,等时费也很贵哟。

” “管他啥子等时费,分钱不给。”大爷说。“大爷,那喊你家人把你接起走怎么样。”民警换了个方法“智取”。“先说,给钱不?”大爷问。“肯定不要你给钱了!”民警依着大爷的话说下去。民警好不容易从大爷口中,套到他儿子的电话号码。晚上9点过,民警联系到他的儿子。老人儿子来解围 晚上10点左右,老人的儿子来到派出所。老人姓朱,74岁。朱先生在派出所看到醉醺醺的父亲,向民警了解情况。“你来干啥子,快点回去。”朱大爷看到儿子来了,很生气,“我占理,就是不给钱,你也不要给钱哟。” 朱先生见父亲还在醉酒中,就拉着的哥邓先生出门商量。朱先生表示,现在就将车费和等时费结算完,但是大家要撒一个谎,“就说我没有给钱,你不要这个钱了。”商量好后,邓先生走进派出所告诉朱大爷,“大爷,我走了哟。

” 朱大爷抓住邓先生,“我不得给你钱,虽然我不缺钱。”“哎呀,我不要了。”听了这话,朱大爷才放开邓先生,让他离开。随后,朱先生将父亲领回家。民警对于这一幕很无奈,“天气热了,喝夜啤酒的多了,每年这个时候,晚上都特别忙。”民警告诫大家,如果酒后不能控制自己的行为,就少喝点。(记者 朱隽 杨帆 摄影报道)。

夫妇 大爷 张某

上一篇: 哈尔滨一辆奔驰轿车与环卫车相撞致3死3伤

下一篇: 广西柳州一企业排放刺鼻废气呛醒居民被责令停产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554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