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繁琐证明的本质是对公民不信任


 发布时间:2021-05-15 15:43:38

全国假日办昨日在人民网等网站公布三套法定节假日调休安排方案,公开征求意见。每个人的需求打算都不一样,各行各业的工作特点也不一样,全国统一的放假安排,要让每一个人都满意,是不可能的。当然,现在能够打开门来征求意见,本身就是一种进步。其实,与其如此纠结,不如在保障公民休假权的同时,让社会、公众自己选择如何放假。政府部门要做的,一是征集民意,确定法定节假日及休假时长;二是通过立法和执法,确保公民的带薪休假能够落实;三是严格保障政府与公共服务部门在法定节假日能够正常运转。而目前放假安排的困境在两个方面,一是关于节假日和放假时长没有采纳足够的民意,二是放假安排除了考虑公民的休假福利之外,更多是考虑了对经济消费的拉动作用,故而习惯调休、拼凑,不够人性化和制度化。

如果实行法定节假日的休假时长必须保障和逢周末顺延补休的制度,人们对休假安排就有了明确预期。如果将《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和《企业职工带薪年休假实施办法》落到实处,也就不会影响节假日发挥对经济消费的带动作用了。而且,保障带薪年假的落实,自然也就形成了错峰休假的格局,避免了集中休假的种种弊端。(郭文婧 全文刊新民网,网址)。

乌鲁木齐市最近出台《义务植树绿化费征收使用管理办法》,明确规定:年度适龄公民义务植树任务量化为每年每个公民3个劳动工日,不参加义务植树,每个工日按15元缴纳绿化费。乌鲁木齐市绿化委员会专职副主任晁慧介绍:义务植树绿化费是指没有履行公民植树义务或以资代劳方式履行植树义务的公民依法缴纳的费用。公民亲自参加义务植树劳动确实有困难的,以资代劳缴费,也是适龄公民履行植树义务的法定有效方式。晁慧说:公民缴纳绿化费,由专业队伍进行造林绿化,可降低成本、提高造林质量;对于确有困难不能亲自参加义务植树的公民来说,缴纳绿化费可以增强他们的绿化意识;对于无故不履行植树义务的公民来讲,缴纳绿化费可以强化他们履行义务的责任。

所收缴的义务绿化费主要用于全市义务植树活动所需苗木等费用的支出。新出台的《义务植树绿化费征收使用管理办法》规定,凡是在乌鲁木齐市居住的18至60周岁的男性公民、18至55周岁的女性公民,包括居住满一年的暂住居民,没有履行公民植树义务的,都应当缴纳绿化费。但农牧民、丧失劳动能力者、残疾人员、在校大中专、高中学生、享受社会低保人员、领取生活补助金的下岗失业人员、驻疆人民解放军指战员、武警部队官兵可免交绿化费。目前,乌鲁木齐市建成区绿地面积已超过一万公顷,城市绿化覆盖率由上世纪80年代的9.6%增加到现在的35.16%,人均公共绿地达到8.55平方米。

(记者张雷 乌鲁木齐台记者张灿)。

本报特约评论员 那些真的贫困生,会在学习生活中表现出来,那些假的贫困生,即便能够提交家庭“贫困”的证明,日常生活也会做出与贫困生身份不符的举动。关键是高校有没有足够的耐心对学生进行长期观察,是不是对每个学生的具体情况了然于心。小刘是西安思源学院的一名大四学生,今年他在陕北老家进行贫困生建档立卡登记后,按规定可以申请6000元助学金生活补助。暑假他持《高等学校建档立卡贫困户子女情况证明表》在老家村里盖了章,回到学校审批时,却被学校以“购买笔记本电脑不算贫困生”为由,不给发补助款。

高校贫困生认定很容易陷入“套路”。西安思源学院以小刘有笔记本电脑为由取消其贫困生资格,就是这样的“套路”——按照学生是否拥有某些物品,对学生的贫困生资格进行认定。如此认定的好处是,标准非常清楚,一目了然,学生有了哪些不该有的东西,就不能享有贫困生资助。但如此认定也容易产生问题,比如小刘的专业学习离不开笔记本电脑,而且他的笔记本价格并不高,仅仅因为有这个笔记本,小刘就失去了贫困生的资格,这样的认定貌似维护了公平公正,其实却损害了个体的权益。这样的“套路”还有很多,比如按照学生提交的家庭收入证明或贫困证明,来评定学生是否是贫困生。

其实,有一些证明并不是真实的,如果学生能够找到人,开一个低收入证明或贫困家庭证明并不难。这就为学校的贫困生评定增加了难度。不少学校的做法是“睁一只眼闭一眼”,默认所有提交的证明都是真实的,并按照这些证明评定贫困生,结果一些并不贫困的学生获得了资助,另一些家庭贫困的学生如实填写了收入,却反而落选。这种不把关的做法虽然有效率,但在一定程度上形成了“逆淘汰”。于是,另一些“套路”应运而生。有的学校以公开演讲的方式来评选贫困生,那些想要获得助学金的学生,必须登台介绍自己的贫困情况,一些隐私性的信息也要公开披露,全班学生根据他/她的演讲进行投票,以票数决定谁是贫困生。

如此评选好像是把权力交给学生,以一种民主的方式进行评定,但其伴随的危险是,伤害了贫困生的自尊,也可能导致投票权的滥用——有的学生未必客观投票,他们可能把票投给关系更近的同学。最终,应该获得补助的学生未必能够如愿,同时却承担了一次裸露隐私的压力。谁能成为助学金的资助对象?在一些高校管理者和教师看来,应该是那些品学兼优的贫困生,他们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但实际上,无论是品学兼优的品质,还是贫困生的身份,抑或是生活的处境,其认定都不应该是一次性的,都不应该是僵化的,而应该有一个评价体系对学生进行长时段的观察,以判定其是否需要获得资助。

那些真的贫困生,会在学习生活中表现出来,前提是高校管理者、教师和同学给予他们足够的关注。那些假的贫困生,即便能够提交家庭“贫困”的证明,他们在日常生活中,也会做出与贫困生身份不符的举动。所有这些的关键是,高校管理者、教师没有足够的耐心对学生进行长期观察,是不是对每个学生的具体情况了然于心。目前,一些高校的管理流于“套路”——虽然也有相应的制度,但对于制度是否存在漏洞以及制度执行是否会走样,一些高校管理者和教师并不很在意。在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思维支配下,认定贫困生就表现为一次性认定,表现为僵化的一刀切——只要拿出相关证明,就可以获得资助,只要违反了相关规定,就必须取消资格。

至于每个个体背后有怎样的不同,以及材料上是否有弄虚作假,一些高校管理者和教师并不关心,也缺乏足够的耐心。这就是高校贫困生认定陷入“套路”的真正原因——管理者没把贫困生当成需要给予人性关怀的具体的个人,而是把贫困生理解成一个抽象的、可以用标准来简单划分的群体。这不是一件小事,而是必须纠正的错误,因为它会影响到学生对公平公正的理解,会影响到贫困生的实际权益。只有以个体思维审视贫困生的评定,才能意识到“套路”的局限和一次性、一刀切评定的弊端,才能把贫困生真正当成需要关注、关心、关照的个体。

证明 公民 承诺制

上一篇: 地铁商铺追求“快节奏” 社区商铺讲究“慢生活”

下一篇: 域名被抢注 知名内衣品牌维密获赔10万(图)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1.770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