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增湘后人"争"万件文物 争议焦点:析产还是继承


 发布时间:2020-09-25 05:27:13

今天上午9时,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的一起析产纠纷案的上诉人、原民国教育总长傅增湘后人傅钰年姐弟委托律师,将5位亲戚告到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并当庭要求分割巨额祖产。令人咋舌的是:其要求分割的祖产竟是上千块古玉及藏书等文物两万余件! 尽管这些贵重物件尚无法用金额来衡量,但是此案一审就直接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进行,而该院目前的立案标准为5000万元。傅增湘是我国历史上著名的藏书家,清代翰林。曾任民国教育总长、故宫博物院图书馆馆长。傅增湘一生共有四位妻子,只有第二位妻子王氏生育了三子二女。其长子、原国家文物局古玉鉴赏专家傅忠谟留下五个子女,三子傅定谟有四个子女。此案的上诉人就是傅增湘三子傅定谟的女儿傅钰年,而被上诉人是其堂兄、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工程院院士傅熹年等人。此案的一审判决书长达80余页。上午,傅熹年一方五人均未出庭,只到了两名代理人。上诉三人中,有两人及其代理人到庭。上诉人傅钰年说:“我父亲傅定谟先于祖父傅增湘离世,我们4个子女都还年幼,无法分家,也与伯父傅忠谟一起生活。1949年祖父去世后遗产一直处于共有状态,由伯父傅忠谟和堂兄傅熹年负责掌管。‘文革’期间,傅家被抄家。

‘文革’后,西城区有关部门对查抄傅家的财产予以清退,仅清退清单上列出的退还古玉就多达900余块,还有藏书、家具、印章等近两万件文物和藏品。” 其代理律师李尧说,1983年这个家族的首次析产案以撤诉了结,因为傅钰年等人从法院得知,还有物件没清退完,等全部清退完后可再起诉。2004年傅钰年偶然发现:瀚海秋季拍卖会上,傅家家藏的红山文化玉龙形钩被以253万元拍出;家藏的红山文化黄玉狩首虫身坠以132万元被拍出!傅钰年等认为,伯父一房的子女隐瞒了包括大量古玉在内的巨额祖产,于是在2005年向市一中院起诉,要求析产并分割祖产。“早在1985年傅熹年曾召集傅增湘孙辈的11名财产共有人中的7人协商祖产分割事项,并签署分割财产的‘协议书’,每人分了百十个物件,当时在外地的傅钰年没接到通知也不知情。而当时不少人可能也以为就只有这些东西。但令傅钰年等人万万没想到的是:后来法院调出的清退清单列出的物件竟达两万余件,且其中大多是贵重文物!” 傅钰年还提出,发还财物中142件有编号无名称的财物,其序列号是玉器的序列号,这142件物品就是价值连城的古玉,应是祖父的遗产。而傅熹年一方则认为这些玉器是其父傅忠谟的财物。

去年市一中院作出一审判决,只认定50余件(包括傅增湘印章40余枚)物品属于傅增湘遗产为其后人共有,驳回了傅钰年的其他诉讼请求。在两次诉讼中,被上诉人傅熹年一方认为,其父傅忠谟和叔叔傅定谟早在1941年就已分家,“文革”后被退还的古玉等财物属于其父傅忠谟。祖产中属于傅增湘的遗产都已捐赠、变卖处理。傅钰年起诉分割的“文革”前及期间的财产或捐赠或已由国家收购,且这部分诉讼请求已超过诉讼时效。至记者截稿前,庭审仍在继续。(记者林靖)。

昨天上午,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一起家庭析产纠纷案,在北京市高院二审如期开庭。民国教育总长傅增湘的9名孙辈后人,围绕包括近千块古玉在内的两万余件文物究竟是傅增湘的遗产还是傅增湘长子傅忠谟所留展开激烈交锋。昨天,被告一方傅增湘长子傅忠谟的5个子女无一人到庭,只有两位代理人坐在被上诉席上。而原告傅钰年一房的四个子女,傅增湘的两个孙子傅嵩年、傅延年亲自到庭参加诉讼,傅钰年由丈夫代其出庭,傅颀年的儿子代其母亲出庭参加诉讼。该析产案出现了泾渭分明的两大利益阵营。被告傅熹年等称,其父亲傅忠谟是我国著名的玉石收藏和鉴赏家,致力收集古玉雕,藏品近千件,著有《佩德斋古玉图录》、《古玉精英》等。“文革”后发还给傅家的近千块古玉,是其父亲傅忠谟的遗产,应归他们这一房的子女继承。而傅钰年等另一房的子女则认为,其祖父傅增湘是清末、民国时期国内著名的收藏家,傅家的收藏在祖父壮年时就已完成,伯父傅忠谟是在研究傅增湘收藏的上千块古玉的基础上,才成为玉石专家。上述古玉等文物无疑是祖父傅增湘的遗产,祖父去世后,应属于傅家后人的共同财产。

李罡。

认为祖传家产被堂兄一家隐匿,原民国教育总长傅增湘后人要求分割的巨额祖产案今天上午在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开庭,案件涉及上千块古玉及藏书等文物共计两万余件。据悉,此案被称为“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析产纠纷”。法庭上,法官带来的案卷资料有三大摞,每摞足有一尺来高。出现在法庭上的除了上诉人聘请的两名律师外,还有3位老人,他们分别是傅嵩年、傅钰年、和傅延年。此案争议的焦点主要是该案是析产案还是继承案、1985年是否有协议分割过家产、该案是否已经超过诉讼时效。上诉方代理人称,傅增湘为大收藏家,收藏颇丰,当初发还财物中仅无编号的财物就有一万多件,而怎么可能只有50多件是祖产。傅熹年一方说其余的物品为他父亲傅忠谟的财物需要证据,而现在根本没有。至于1985年的协议,上诉方代理人根本不知道有这个协议书,要求查清并分割祖父的遗产。2005年傅钰年起诉之后,傅熹年还提出,傅钰年起诉分割的“文革”以前和“文革”期间的财产或捐赠或已经由国家收购,并且这部分诉讼请求已经超过了诉讼时效,请求法院驳回。

由于涉及的证据较多,据说此案要审两天。(记者 洪雪 实习生 胡相宜) 案件回放 傅增湘是我国历史上著名藏书家,清代翰林。曾任民国教育总长、故宫博物院图书馆馆长。该案原告是傅增湘三子傅定谟之女傅钰年,被告是其堂兄傅熹年等。傅钰年起诉称,“文革”期间,傅家被抄家。之后,财产被清退,清单上退还的古玉就900余块。2004 年傅钰年发现,傅家家藏的玉被拍出。傅钰年等认为,伯父一房的子女隐瞒了包括大量古玉在内的巨额祖产,于是在2005年起诉,要求析产并分割祖产。一审判决认定50余件物品属于傅增湘遗产为其后人共有外,驳回了傅钰年要求分割900余块古玉等其他遗产的诉讼请求。

傅钰 傅增湘 祖产

上一篇: 水浒人物穿上“七匹狼” 画家获赔10万元

下一篇: 琼籍台湾诗人罗门逝世 故乡文化界扼腕追思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19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