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忠实评纪实文学《一号文件》:为生民立命


 发布时间:2020-09-28 20:10:31

该不该在圆明园办庙会?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7时48分报道,春节期间,圆明园将举办“首届圆明园皇家庙会”,预计入驻摊位200个左右,届时,每天都会有演员扮演的“皇帝”率领文武大臣沿街进行巡视;另外还特别安排了比武招亲、格格选亲等具有宫廷风格的活动。“体验皇家生活”,这听起来是件有意思的事儿,可是,大家都知道,圆明园遗址是一个记录着民族耻辱的地方,又是我国一个非常重要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究竟该不该举办庙会这样的活动呢?来听今天的《新闻正反方》。

圆明园遗址 正方:中国之声特约观察员张彬 反方:资深军事记者杜献洲 争论一:办庙会是否会影响圆明园的社会教育功能? 张彬:能让圆明园的社会教育功能扩大 圆明园办庙会我觉得不但不会影响到它的社会教育功能,而且反而让它的社会教育功能更扩大到人群当中。因为对于一个像圆明园这样的历史遗迹,它的社会教育功能我觉得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对本身遗迹的认知,另外一个是要有人去,只有有人去了才能了解它的社会教育的功能。杜献洲:对中华民族耻辱之地应该保持应有的肃穆 我觉得会影响。

因为在我国近代史上,有不少外敌入侵的惨剧,我们的首都三度被敌国占领,第一次1860年,英法联军攻破北京,并把那一座被称之东方凡尔赛的圆明园烧成灰烬,我觉得圆明园是中华民族的耻辱之地,在加强保护的基础上应该保持应有的肃穆。争论二:该不该挖掘圆明园的商业价值? 张彬:圆明园走了一条文物保护探索的新路 我觉得文物古迹一个重要的资源就是商业资源,这个商业包含了旅游资源,包含对它的开发保护资源,保证对它的宣教和服务等等很多的内涵,我们知道,目前中国的情况是,长期以来,中国的文物保护或者一些遗址的宣传,一直受到了资金短缺、公众的重视度不高,包括从事文物保护的这些工作人员的薪水太低等很多财政问题的困扰,对于很多国内的文物古迹,我们采取的是提高票价的方式来达到收支的平衡,这时候,往往会忽略了它的文化内涵和它潜在的商业价值。

只会涨门票这是不行的,所以我觉得圆明园走了一条文物保护探索的新路。杜献洲:与圆明园的氛围不协调 我觉得圆明园的商业价值,尽量的用一种更适合圆明园氛围的形式来挖掘,而办庙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形式呢,是200多个摊派,还有吃喝玩乐,对圆明园这种特殊的氛围非常不协调。争论三:对中国传统文化和历史文化遗产的开发要不要有所顾忌? 张彬:保护和利用相结合才能焕发文物古迹的生命活力 我觉得这个所谓的顾忌,其实就是要在文物古迹历史文化遗产开发中要处理好开发和保护文物资源的关系,这个谈不到顾忌,而是我们怎么捋顺这个关系。

实施保护性的开发战略,把文物古迹博大精深的文化底蕴、历史的渊源能够完美地展现出来,这才是我们最需要做的。保护的目的是为了更好的利用,我们中国的文物保护,应该是在保护中发展,在发展中保护,只有把历史文化古迹的保护和合理利用相结合,最终实现促进人和古迹、传统和现代的和谐,这样才能使古迹永远焕发出它的生命活力。杜献洲:不能用伤疤挣钱 我觉得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开发还是应该有所顾忌,应该区别对待,有哪些需要开发,有哪些需要很好的保护。

在开发当中我们要注意它的文化内涵,还有它所承载的历史信息,对着写进行仔细的分析,不能去为了经济利益进行开发。文物古迹、文物遗迹有些是不同的,圆明园这样的地方应该是中华民族的伤疤,不能用伤疤挣钱,这是我的观点。

中国作品对外翻译推广中心启动仪式在中国国际展览中心举办。以“跨越语言障碍,讲述中国故事”为主旨的中国作品对外翻译推广中心,汇聚了政府、作家和翻译家、出版等各方优势资源,以准市场化、公司化的运作,将致力于向海外推广宣传中国优秀当代文学作品、影视作品和其他优秀文化作品。中国作品对外翻译推广中心的翻译推广项目主要来源于国家各种对外翻译推广基金支持项目。目前,已获得的国家项目包括“中国报告”(英文版)第一辑、“大中华文库·金瓶梅”(汉阿对照版)、“中国通史”多媒体版(英文)、“阅读中国·五彩霓裳丛书”(英文版)等丛书。通过中国作品对外翻译推广中心,中国对外翻译出版有限公司还将与俄罗斯《共青团真理报》出版社、美国鼓嘉出版社签订版权输出合同,继续将“中国报告”、“阅读中国”系列翻译成多语种出版,让世界上更多的读者了解中国和中国文化。

由光线传媒倾力巨制的大型纪录片《青春》已于每周六18:00时在深圳卫视隆重开播。《青春》纪录片是为配合整个中国大的青春反思热潮所作,完整记录了具有代表性的、在中国有影响力的、有广泛群众基础的明星名人在这个时代对青春的思考和回看,以此来反映中国大时代的变化和进程。随着《青春》的热播,第四集为大家呈现了青年作家郭敬明的青春故事。童年的郭敬明既不风光,更谈不上奢华,连像个正常孩子那样健康成长都变成了一种奢侈。因罹患重病剥夺了他更多自由,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郭敬明都是在住院的情况下度过的。本应该爱玩爱闹的年纪,郭敬明只能选择用安静的阅读来排解苦闷,却也意外地让他爱上了写作,并在8岁的时候拿到了人生中的第一笔稿费。因为这五块钱稿费,给了病床上的郭敬明极大的信心,并立下了写作的志愿。步入大学生活不久,郭敬明便开始潜心写作,第一部长篇小说《幻城》令他收获了人生的第一桶金。郭敬明把所有收入给了父母之后,做出了人生中一次重要的决定,就是放弃学业与朋友创办文化公司。如今,郭敬明已逐渐在文学界站稳了脚跟,而今年又以导演的身份将自己的系列小说《小时代》搬上大银幕,让人们认识到郭敬明“导演”的这个新身份。

郭敬明说,青春就是面对。就好比扑面而来的争议,郭敬明也首次透过《青春》回应道:“如果纯粹是出于恶意的攻击,那种不需要理睬,比如骂你矮的人,你理这种人干吗呢,我妥协什么,我妥协我就能变高吗,变一米八吗?”质疑声,不会停止,而郭敬明的青春还在继续。

文件 农村 中国

上一篇: 西藏藏戏培训班举行第一期科目汇演

下一篇: 《东北历史地理》出版 填补中国历史地理学基础建设重要空白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46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