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设摸金校尉专司盗墓取财 民国盗墓贼叫土夫子


 发布时间:2020-09-26 15:15:18

中华人民共和国宣告成立了,毛泽东无疑是最大赢家。但胜败乃兵家常事,毛泽东并非“全胜”,他自己也否认“战无不胜”的颂词,说自己多次败走麦城,其中主要的有五次:长沙战役、水口战役、高兴圩战斗、土城战斗、茅台战斗。长沙战役:火牛阵失败 中共1930年夏天提出“会师武汉,饮马长江”的口号,命令各路红军进攻中心城市。在毛泽东和朱德率领的红一军团抵达长沙前,彭德怀指挥的红三军团已进行了第一次长沙战役,那次战役一度从国民党军队手中夺下长沙,但很快又被夺回去,而且红军损失惨重。现在要第二次攻打长沙,更非易事。朱毛两人1930年8月24日下达了红军分三路向长沙推进的命令。进抵长沙近郊后,红军从情报中获悉,长沙国民党守军有六个师一个旅,共31个团,又有坚固的工事,与红军相比,占明显优势。毛泽东本想诱使守军离开工事,再行攻击,但是没有成功。

他遂于9月1日晚发出第二天发动总攻的命令。总攻战斗异常激烈,红军甚至采用了古老的“火牛阵”,驱赶牛群来冲破守军设下的电网障碍,没有奏效。红军多次冲击,损兵折将,都未能突破防线。此时,长沙附近的国民党援兵已到达湘潭一带,红军只好撤退。水口战役:打赢了的败仗 中共临时中央1932年6月命令红军消灭进入江西境内的国民党广东军团(粤军),占领梅岭关,随后再沿江北上。红一军团7月初控制了梅岭关要隘后,粤军即由韶关、信丰兼程赶赴广东南雄,意图与北面国民党军合击红军。毛泽东与红一方面军将领决定集中一、三、五三个军团,同时进攻正在进行南北合围的国民党两路军队。红五军团7月8日凌晨向南雄县境内的水口方向开进,与国民党军两个团开战。次日,粤军八个团的援军抵达水口战场,国民党军力量增至十个团。红军对此却并知晓,红五军团仍按原计划实施攻击,结果伤亡很大,直至红军独立第三、六两师到达,才稳住战局。

红军主力两天后到达水口,国民党军队退入南雄,战役结束。水口战役从最终结局来看,红军是胜利了,但毛泽东认为那是一次“打赢了的败仗”,他说:“我们历来就不欢迎这种胜仗,在某种意义上简直还可以说它是败仗。”。

长沙岳麓山忠烈祠,5位来自南京的抗战老兵向抗战英烈敬礼。通讯员 许宏瑞 摄 核心提示 6月3日,5位来自南京的九旬抗战老兵受邀重返湖南昔日战场,前往岳麓山、天心阁等地,追忆抗战往事,缅怀曾并肩奋战的战友。他们,在曾浴血奋战的沙场寻找自己和战友们留下的足迹。■记者 李琪 实习生 邹莹 “当年来到湖南时,我才21岁,如今已经是要满100岁的老人了。”6月3日,走在岳麓山的青石板上,97岁的李忠保忍不住哽咽起来,这片自己曾经浴血战斗过的土地,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回来看看。6月2日,受某企业发起“抗战老兵重回昔日战场”爱心圆梦活动邀请,李忠保、张修齐、朱亚泉、刘汉、卢华等5位均已90多岁的抗战老兵从南京来到长沙。

3日一早,老兵们在关爱抗战老兵长沙志愿服务队志愿者的陪伴下,登上岳麓山忠烈祠、响鼓岭长沙会战纪念碑、长沙会战阵亡将士名录碑刻等地,重走战场,重温抗战岁月,缅怀战友英魂。【追忆战场】 岳麓山忠烈祠忆战争 老兵泪洒旧沙场 敬礼,献花, 6月3日上午8点30分,长沙市下着瓢泼大雨,五位老兵来到岳麓山脚的忠烈祠。看着展厅内一张张照片,他们都有些激动,向陪伴的志愿者介绍着当年的战况,追忆战争时代的时光。“在大山里面,好几次与敌人交锋……”1941年第二次长沙会战,李忠保在长沙县金井等地方参加战斗。在他的记忆中,当时所在的部队并没有“硬战”,而是配合其他的战友们,把日军“围”到一处,再大举歼灭。“就在这岳麓山,埋下了多少忠魂啊。

”94岁的老兵刘汉参加了三次长沙会战,最让他难以忘怀的,便是1944年在岳麓山上的那场战斗。当时,由于日寇的猛烈攻击,长沙整个城区失守,敌军从岳麓山后山包围过来,将他和战友们困在了山上。“近万名战友被困,没有援军,我们的战备也不如敌军,死伤无数。”突围无数次都失败,刘汉和4名战友从小道侥幸下山,而守在山上的战友们,几乎全部牺牲。说到战争中的惨况,刘汉忍不住哽咽了。【弃笔从戎】 曾决心埋头做学问 后毅然参军保卫长沙 “在山上的日子虽然很平静,心里却时刻担忧着国家。”在第二次会战结束之后,李忠保被安排到了岳麓山上的第九战区干部训练班,在这里度过了三个月的时间。那时的岳麓山,还没有修成现在这样平坦的路,战士们也是“隐居”在山上学习。

三个月后,他便奔赴常德战场,之后又到了广西桂林。“现在还常常想起,当年在长沙吃的钵子饭,还有豆豉、木头熏制的腊肉。”离开长沙已经70多年,在李忠保的心中,这里始终是第二故乡,他耳旁偶尔响起湘音,也忘不了那些湘味。“当年我就是在这里弃笔从戎,奔赴战场,和战友们一起保卫长沙。”94岁的老兵张修齐曾决心埋头学问,可在战火蔓延的年代,他毅然参军。1940年起,他分别参加第二次和第三次长沙会战,滴水井、天心阁、小吴门,到处都留下了他和战友们的身影。“现在的长沙,真的是变化大。”张修齐回忆,当年文夕大火毁了半个长沙,到处都是焚毁的痕迹,萧条得很。如今这样的年代,没有战火,居民安居乐业,在他眼中,自己当年的决定真是万分正确的。

民间志士 “让后人铭记抗战老兵的付出” “李忠保就曾经在我们春华山打仗,如果可以,想请他去看看。”得知抗战老兵重返战场,在长沙县春华山为无名烈士守墓40多年的刘金国赶了过来,他想见见这些老兵们。刘金国是一位老农民,1965年下放农村安家在长沙县。有次他无意中发现春华山的一块“中央阵亡将士”的墓碑。烈士墓碑居然遭人践踏,不忍心的他用土掩埋。2009年,刘金国在自留山种油茶林,又看到一块墓地碑穴,与之前自己掩埋的墓碑宽窄十分吻合。经过多位老居民的回忆佐证,原来这里是抗日中央军烈士墓地。后经政府调查,这里被长沙县文物局认定为“抗日烈士墓”,并委任他为此墓地文物保护员。“没有他们的奋战,国家还不知道会是怎样的局面?我们后辈应该铭记他们的付出。

”刘金国说,自己会继续守墓,对他们为国奋战的行为心怀感激。志愿者许宏瑞说,接下来老兵们会去常德,希望老兵们被更多人关怀尊敬。

夫子 长沙 泥土

上一篇: 泰国白庙主人:新建洗手间对所有国籍游客开放

下一篇: 艺术市场谨防三大新误区:头衔与作品价位不等同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19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