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等五作家提供推荐书目 苏童青睐《复活》


 发布时间:2020-09-27 01:02:33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 记者 宋宇晟 14日,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作家莫言的“墨迹展”在北京正式对公众开放。这被认为是莫言的“首度书法个展”。事实上,自从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莫言的字就时常见于网络,拍卖市场中有时还会拍出高价。但也有声音认为,其“书法”与中国传统书法审美趣味存在差别。作品写成段子 当日一早,北京时间博物馆门前已聚集起等待观展的人群。展厅正中写着“莫言墨迹展”五个大字,两侧分别是莫言为该展写的自序以及策展人张大春对展览的介绍。记者注意到,本次展出的莫言墨迹主要有其抄录前人文字和生活随笔。其中抄录部分既有古代诗人李白、陆游等人的古诗,也有现代的鲁迅、郁达夫等人的文字。而生活随笔则颇具生活气息,且明显带有莫言文章的幽默风格,有些完全可以说是“段子”。比如,他曾在五月写下这样一段文字——“即使圆周率被你算尽我也不会爱你——我听到一个女生怒冲冲地对一个男生说——有文化的人就是不一样”。又比如,还有一段笔记写道:“福建友人送我一块花生大小石头,说是田黄,价胜黄金云云。吾道,那你还是送我一块黄金吧。于是将石头还他。其实黄金也不如一块馒头。” 还有作品写下了他和出租车司机的谈话——“今日搭出租从日坛公园回师大,司机师傅善谈,说他昨夜梦到中国足球队参加世界杯赛, 是一只斑斓猛虎,足球飞来,老虎扑住球嚼吧着吃了”。

他甚至还记录了自己和父亲讨论“书法”的对话——“看了我的书法集,父亲感慨万端地说,儿啊,能把字写得这样难看也真是难为你了。我信心满满地说,爹,您放心我一定继续努力”。有网友评价说:莫言,原来你是这样的人! 此外,现场还展出了不少莫言被翻译成各国语言的书籍、手稿,以及获颁诺奖时的演讲稿。莫言还特意在文稿旁注明,“这是在瑞典学院的演讲稿,写于2012年11月,在故乡翰林苑小区一斗阁上”。自嘲要努力超越假货 对于这些墨迹,有观众驻足欣赏,也有人表示“字很一般”“欣赏不来”。同时记者在网络上也注意到,不少网友对其“书法”也有类似评论。莫言似乎在开展前已预料到此类评价。今年9月,他就在自己的微博中表示,“我的字不是书法,往好里说是用毛笔蘸着墨汁涂鸦留下的痕迹,往坏里就不说了,免得脏了大家的眼睛”。他在本次展览的自序中也写道,我从来不敢把自己的字称为书法,过去不敢,今后更不敢,我涂鸦的这些玩艺儿,充其量也就是用毛笔写的字而已。策展人张大春也在介绍中坦言,莫言所书,笔画大凡是自创自由的,行款也是无拘无束的。“连莫言自己都开玩笑,说:‘外面说是我的字,百分之九十五都是假的,写的都比我好,所以我要努力练,超越假货’”。

不过他认为,这样的玩笑里头有两件事是认真的——即“莫言没有一点把自己当书家的意思,而他确实随时在练着”。自称“耳朵根子软” 莫言此前已表示,“办这个展览有点缺明少智”。“缺的是自知之明,少的是人生智慧。” 但似乎是有人极力劝莫言办一个展览,莫言又自认“耳朵根子软,不经劝,一次不应,两次不应,三次就应了。天下没有卖后悔药的,事已至此,只有硬着头皮走下去”。他自己说,办这个展的目的有三条——一是希望在批评中求进步;二“也有期望着几句哪怕是客套的表扬的虚荣,因为我肯定是错误地感觉到这几年来在网友们的批评下我的字有了一点进步”;第三就是“希望通过办展让大家更多地看到我的字的真模样”。“因为现在坊间和网上流传着一些所谓的‘莫言书法’其实非我所写。有几位朋友摹我的字已经摹得很像,但一不小心,就把他们的书法功底露出来了。那些写得完全不像我的字而又署上了我的名的,写得也都比我好。真是委屈了这些朋友。”莫言说。此外,记者从现场工作人员处了解到,本次展览的莫言墨迹可私洽购买。(完)。

“我的真实生活没多少可隐藏的,基本就一宅男。”昨日下午,作家苏童在武汉天地牙买加咖啡馆,与专家学者和大学生“无主题对话”,回答有关他目前真实生活状态的问题。苏童说,他和妻子住在南京郊外的房子里,一杯茶,一根烟,看书,写作,有时干干农活,基本一个老人的生活。“孩子长大了,不在身边,可我自己觉得还年轻,怎么就成了空巢老人?很奇怪的一种体验。好在写作带给我生活的意义。” 来自武汉高校的十几名大学生和4位专家学者,现场朗读了苏童的部分作品片段。苏童说,朗读的方式好,可以让人静下心来重温文学,在欧洲有过这样的经历,在国内还是头一次,听过后,对自己作品有一些新的发现,发现了一些新的感情。同来参加“无主题对话”的文学评论家谢有顺,提议苏童用苏州话朗读一段。掌声响起,苏童笑得有些为难,他解释要维护一下自己的形象,还是用普通话,之后,他朗读了长篇小说《河岸》的片段。说到自己的作品被改编成影视,苏童讲了一件趣事:《妻妾成群》改编成电影《大红灯笼高高挂》后,许多人提到苏童,就说那是《大红灯笼高高挂》的作者。

“还有人见了我,拉我合影,看了我几眼,说‘错了,你不是张艺谋啊!’” 苏童说,文学是少数人的事业,电影是多数人的事业,他个人一直把电影看作远房亲戚,可近可远,想走动就走动。他坚定地认为,自己作品改编成电影后得到的荣耀不是钻营得来的,那是导演、是电影的舞台创造的,而他的舞台是书房,他的表演通过文字。有一些读者通过作品主观构建对他的印象。有读者看到他本人,发现与想象的不符,非常生气,说你苏童长得虎头虎脑,人模人样的,怎么就写出《妻妾成群》那样变态的作品?! 作家方方和评论家於可训,作为东道主主持了对话会。方方透露,苏童是个顾家的好男人。以前他们去澳门开会,店铺都关门了,只有八佰伴可以逛,苏童跑了三趟,买的是马桶三件套,说家里在装房子。“所以,请在座各位美女不要打这位帅叔的主意,打了也白打!”。

读者 苏童 莫言

上一篇: 青岛建起“新概念”博物馆群 将建成100馆

下一篇: 荷兰研究人员发现 接吻可增强免疫力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19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