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爱玲遗著"少帅"将面世 讲述张学良赵四爱情故事


 发布时间:2020-10-19 23:02:19

1924年底,奉军入关,其司令部设在天津,从此张学良与天津结缘。最初,他住利顺德大饭店,后住京奉铁路宾馆,即现在的河西区台儿庄路51号花园酒店。再后来买下了法租界丰领事路公馆,即现在的赤峰道78号。那时,张作霖居北京西城的顺承郡王王府,张学良经常来往于京津之间。其时摩托车刚传入中国,张学良便喜欢上了这个“洋玩意”,自己也在天津的洋行买了一辆美国产的哈雷牌新型摩托车。1924年,张作霖住进了曹家花园,这个200亩的大花园,张学良开起摩托车痛快多了。张学良不仅在市内骑行,还骑着摩托车“远行”,从天津到北京,再从北京到天津,骑着摩托车在京津两地飞奔。行程中的劳累和长时间的风寒,一度使他患上了重感冒,住进了北京协和医院。1925年,张学良又迷上了开汽车,他的车是美国别克轿车。那时,张学良少年得志,军马倥偬之际,也有些他开车的趣事。

有一次,张学良从北京到通州办事,他让司机坐在后面,而由自己开车。刚走不远,一个官员模样的人带着一个随从拦住了他们的汽车。后面的司机想说话,张学良回头摆手示意不要说。只见那个随从说:“我们乡长要去通州,想搭您的车,行不行?”张学良说“行呀”,这位乡长和他的随从一块上了车。张学良一边开车一边问这位乡长:“你们要去哪儿呀?”乡长说要到警察所长那儿去。说来也巧,这个警察所长正是张学良原来的一个听差的。张学良笑着问:“那儿驻着部队吗?”乡长说有啊,张学良问是谁的部队,乡长说:“是第三、四方面军,是张少帅的部队,他很年轻哩!”张学良接着问:“你见过他吗?”乡长忙说:“我没有见过,那会儿过部队,县长要大家都去迎接,结果我去晚了,部队走了,所以我没有看到。”这时,乡长问张学良:“你是哪里的?”张学良回答:“我是天津龙飞汽车行的。

” 张学良把车开得飞快,当行至一个路口时,汽车慢了下来。有个路口站岗的士兵向车内行礼,因为士兵认识张学良。乡长感到很奇怪,忙问后面坐着的是谁。张学良回答:“我也不知道,反正是个官,官不大,也不小。”接着,张学良反问乡长,你出来没有发差旅费吗?他说,有啊。张学良说,那你揩我油了。汽车开得飞快,不一会儿,通州到了。乡长和他的随从一块下了车,张学良说:“你这人真没礼貌,我问了你的姓名,你连我姓什么也不问。”乡长连称失礼,忙问:“您贵姓?”张学良说:“我就是那个你要见没见过的张少帅呀!”乡长目瞪口呆地愣在那里,张学良一踩油门,汽车飞驰而去。(金彭育)。

于22日在沈阳举行。当日,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国家博物馆、东北大学、辽宁大学、黑龙江社会科学院等机构的近100位专家学者以及东北军后代参加本次会议。据主办方相关负责人介绍,张学良与冯庸是近代东北地区比肩而立的名人。两人同年出生,义结金兰,同称“汉卿”。在当时半殖民地的困苦环境中,张、冯二人深明民族大义,特立独行,行事忠勇豪侠,被誉为引领风潮的“东北两公子”。张学良是著名的爱国者,而冯庸是中国近现代史上一位“为做大事而散尽家财的奇人”,他毁家纾难,创办冯庸大学,不仅培养了一批优秀的人才,还组织义勇军积极奔赴抗日前线。

多年来,张学良的相关研究已取得丰硕成果。2010年,张氏帅府博物馆曾召开过张学良口述历史学术研讨会。2014年当代中国出版社出版了《哥伦比亚大学‘毅荻书斋’存藏:张学良口述历史(访谈实录)》。该书的公开发行,为张学良口述历史的深入研究提供了更广泛的平台。冯庸与冯庸大学研究近年来也越来越受到学术界关注。2016年,张氏帅府博物馆被设立为东北首家“海峡两岸交流基地”,在海峡两岸相关人士的一起努力下,成立了依托于张氏帅府博物馆的沈阳冯庸抗战文化交流中心,致力于弘扬冯庸爱国精神,加强冯庸与冯庸大学相关资料的收集与研究。

为了促进张学良口述历史、冯庸教育救国思想的深入研究,缅怀张学良、冯庸两将军的丰功伟绩,继承他们的爱国主义精神,本次学术研讨会与会专家共向大会提交了近百篇高质量的学术论文,代表了张学良口述历史、冯庸教育救国思想研究的最新成果。在会议期间,与会专家、学者将围绕张学良口述历史的特点、应用与版本比较,张学良口述历史中的近代人物与事件;冯庸创办冯庸大学经过、冯庸大学抗日义勇军、冯庸大学的办学特色与播迁等诸多方面展开研讨。(完)。

张爱玲 张学良 少帅

上一篇: “助力中国梦、携手世博行”启动仪式在京举行

下一篇: 揭秘:周恩来临终前毛泽东为何一直不去探望?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14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