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悲鸿《雄狮》现春拍 画作估价800万(图)


 发布时间:2020-10-29 18:57:11

王学仲是徐悲鸿之弟子,他逝世后,记者在第一时间采访了其恩师徐悲鸿先生的夫人、徐悲鸿纪念馆馆长廖静文。她说,王学仲是一位才思横溢的诗人、画家、书法家。正是他能将三者集于一身,才开辟了现代文化画的蹊径。王学仲生长于诗书之家,幼年即受父亲熏陶,其诗极具才华,自然成章,与他的画一样,含蓄蕴藉。他的书法,功底深厚,徐悲鸿曾谓“其书得有如是造诣,禀赋不凡”。从王学仲年表中,我们可以了解到,他在1949年也即24岁时,考入国立北平艺专(即如今的中央美院)学习,师从徐悲鸿等书画名家,王学仲生前也常常谈及这段不凡的经历,还有他对师长的感恩之情。

对此,廖静文也深有同感。她说,仅从艺术上论,王学仲画,题材广泛,无论是山水、人物还是花卉,均有涉及,并能联系生活,具有生活情趣和时代感,这就打破了传统文人画题材单调的界框。他的作品在造型上采取了多种方法,或夸张,或变异,能驭繁以约,用简练的笔墨,描绘自己的观察所得,并以精心锤炼的手法,表现心中的所感、所思、所示,极富韵味。廖静文说:“王学仲的画,最重要的一点,是具有浓郁的民族特色,在诗情画意中,表现了中华民族的美,也即含蓄、深沉、恬静、简洁。他在《招我画魂》一文中写道:‘我们每写一个字,画一幅画,都应力求体现民族风格的气派。

’这是多么动人的爱国情怀!世界著名童话作家、丹麦的安徒生曾认为,人们赞扬一个艺术家有丹麦精神,是最高的奖赏。当我从外国的观众中,听到他们赞赏徐悲鸿的画作有民族特色和民族气派时,我认为这是最高的荣誉。同样,王学仲也以他对艺术上的个性、气质和民族风格,为我们拓展了一个充满人生哲理、情趣和内涵的诗人意境。我一向说,他是书画界的‘孤种’,如今他去了,让我万分感伤!”(记者 周凡恺)。

享年92岁。今日,记者从廖静文家人处获悉,廖静文追悼会拟定于6月20日周六上午9时在八宝山殡仪馆举办。昨天,记者来到尚处于闭馆状态的徐悲鸿纪念馆,这处廖静文生前倾尽心血的扩建工程还未完工,大门紧锁。廖静文的家人告诉记者,今年是徐悲鸿诞辰120周年,她本来特别希望能够在这个时间节点上举办新馆开馆展,但最终未能如愿等到,算是此生的遗憾。纪念馆侧门的门卫告诉记者,现在场馆还是一具空壳,水电等基础设备都没开始安置。而纪念馆馆员唐培勇则回忆,虽然纪念馆还未竣工,但九旬高龄的廖静文还是每月定期来到空无一人的馆里,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处理工作。唐培勇告诉记者,他上一次见到廖先生是近两周前她来纪念馆开会的时候,“当时她精神很好,风度依旧,没想到会走得这么突然。

” 廖静文辞世后,不少艺术界人士纷纷公开发声,追忆廖静文往事。中央美院在其官网发表悼念文章称,“‘纪念徐悲鸿诞辰120周年座谈会’正在紧锣密鼓的筹备中,廖先生日前还亲自签批了联合主办的函件,并表示要出席,却突然去世。”徐悲鸿弟子杨先让称,几天前还与山东烟台老家的朋友前往廖先生家商量举办《徐悲鸿师生展》的事情,“有说有笑的,怎么就突然走了……”国家博物馆副馆长陈履生发表微博:“廖静文先生积极支持国博的各项工作,为国博西大厅‘愚公移山’巨型浮雕的建设给予支持并提出了宝贵的意见。2014年8月20日,她到国博出席徐悲鸿先生的学生任梦璋的展览开幕式,这也是她最后一次来国博。

” 据了解,今年5月至6月一个多月间,共有三位艺术大师的夫人仙逝,令人叹息。5月4日,李可染的夫人邹佩珠逝世,她生前是著名雕塑家,享年95岁;5月29日,石鲁的夫人闵力生去世,享年94岁,她生前曾将上百件石鲁作品捐献给国家。孙乐琪 J245。

徐悲鸿与廖静文的爱情佳话 “魂已随君去,追随永勿离”(图) “文革”时挨批斗,廖静文宁愿被打得昏迷,也不愿意承认“我是特务,徐悲鸿也是特务”;为了宣传徐悲鸿的艺术成就,她总是亲自护送徐悲鸿的作品在国内外进行展出;面对市面上各种声称是徐悲鸿的作品,只要有人拿来找她鉴定,她都会亲自详细观看……虽然和徐悲鸿的婚姻只有7年,但是作为“一个为徐悲鸿而生、为徐悲鸿而活的女人”,几乎是倾尽一生来延续徐悲鸿艺术生命的廖静文,也为世人留下一段“魂已随君去,追随永勿离”的爱情佳话。和他结婚时连床新被子都没有 1939年,廖静文参加中央美术学院招图书管理员的考试,第一次见到考官徐悲鸿。当上图书管理员后,比她大28岁的徐悲鸿的体贴照顾,让没交过男朋友不到20岁的廖静文十分感动,情愫渐生。在徐悲鸿的鼓励下,廖静文考取了金陵女子大学,但是当时徐悲鸿已经49岁, 看到徐悲鸿写的情诗“灯昏已入夜,无计息相思,魂已随君去,追随永勿离”,虽然廖静文认识的徐悲鸿生病时手头拮据得无钱付医药费,但她还是决定放弃学业,让徐悲鸿有一个温暖的家,“我不仅爱徐悲鸿,也是他的崇拜者。” 1946年1月,廖静文与徐悲鸿在重庆结婚,他们住的房子没有电灯,没有自来水,连一床新被子都没有;吃的是那种配给的发了霉的平价米,喝水只能喝泥塘里的水。

婚后,廖静文担负起了照顾多病的先生的责任,陪伴徐悲鸿度过了最艰难的岁月。徐悲鸿曾对廖静文说:“除了你,没有人会对我有这样的爱情。我要把我最珍爱的东西都送给你。”所以,徐悲鸿晚期作品上常写有“静文妻保存”的字样。他去世后捐出所有画作和收藏 1953年徐悲鸿去世时廖静文只有30岁,儿子徐庆平6岁,女儿徐芳芳5岁。之后,廖静文将徐悲鸿留下的1200余幅作品,徐悲鸿收藏的唐、宋、元、明、清和近代著名书画1000余幅,图书、图片、碑拓资料等万余件捐给国家,并捐出寓所建立徐悲鸿纪念馆。她自己则带着孩子住在故居后面堆杂物的两间厢房里,当时不少好友劝她,应该考虑今后的生活问题,而她是这么想的:“我这样做,也是实现悲鸿生前的意愿。他是人民的艺术家,他的作品和他的收藏都应该属于人民。这些作品和藏品耗尽了悲鸿毕生的心血,凝聚了他对国家和人民深沉的爱。我能据为己有吗?不能,决不能!”1967年因为修地铁,徐悲鸿纪念馆被拆除。为了恢复纪念馆,廖静文开始了长达10年的奔走。1983年,坐落在北京新街口北大街的徐悲鸿纪念馆落成,从此,廖静文每天风雨无阻地来纪念馆上班。“灯昏已入夜,无计息相思。魂已随君去,追随永勿离。”是当年徐悲鸿写给廖静文的情诗,而廖静文何尝不是这样倾尽一生回应的呢?新报记者 仇宇浩。

雄狮 徐悲鸿 画作

上一篇: 浙江严州文化研究会成立 古城修复工程将全面启动

下一篇: 钱江潮、古海塘联袂申遗?古海塘或建遗址博物馆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19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