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箭飞:“黑人文学”未进入美国文学史“中心”


 发布时间:2020-10-20 09:07:36

处于一个正常发展状态的当代文学,为何不断出现质疑和否定的声音?哪些因素影响了人们对当代文学的判断? 只要稍加留意就会发现,几乎每一轮对当代文学的质疑和否定,其立论者大多是将自己的判断建立在一种“比较主义”的逻辑基础之上的。比较的结果是,当代文学既没有李白、杜甫、曹雪芹,也没有鲁迅、老舍、巴金、沈从文,更没有莎士比亚、巴尔扎克、托尔斯泰,于是得出结论:当代文学一片凋零,毫无建树。文学价值的判断当然可以通过横向的或纵向的比较来得出,但是,把中国当代文学与现代文学甚至古典文学、西方文学进行比较,我觉得还是需要持审慎的态度。因为在此过程中极易生成一种不平等或者不匹配的比较。

这种不平等或者不匹配首先在于,古典文学和现代文学是一种精英主义的文学,文学创作只掌握在极少数精英阶层的手中。但是今天文学创作在更多的人手中成为可能。门槛的降低和“准入”机制的取消带来的结果,必然是良莠并存、鱼目混珠。在这种情况下对它们进行笼统的比较,显然没有任何意义。同时,我们今天接触到的古典文学和现代文学已经经过了“历史化”和“经典化”处理,过滤掉平庸之作,同时对保留下来的作品进行不断阐释,提升、放大它的经典品质,远非历史的原貌。而当代文学由于时间切近,显然没有经过或正在这一过程之中。贸然比较,无异于将一块久经打磨、雕琢的美玉与一块刚刚采来的粗矿进行比较,其结果自不待言。

与西方文学的比较同样存在这种危险。我们视域内的西方文学,到底指涉的是哪一部分西方文学?古典的,现代的,抑或当代的?美国的,法国的,抑或英国的?仅就美国当代文学而言,是辛格、赛林格代表的文学,还是谢尔顿、格瑞辛姆代表的文学?抑或是我们根本闻所未闻的作家代表的文学?如果不加细化区分,这种比较同样是一种不平等或不匹配的比较。对当代文学本身而言,我们的“在场者”身份恰恰对我们认识时代的文学构成了某种遮蔽。事实证明,经典往往是时代淘洗的“历史效果”,对当下文学进行整体评价的无力感其实反映了“在场者”“身在此山中”的认识困境。当代文学不断遭遇非议,还与当下的文化语境密切相关。

有人习惯于以文学的社会影响力和读者的数量来判断它的兴衰,慨叹今天的文学“边缘化”了。这其中当然也存在着一个潜在的比较对象,就是上个世纪90年代之前的文学。诚然,我们的文学一度确实万众瞩目、无限荣光。但那种荣耀更多的是被文学之外的其他因素赋予的,也是以牺牲文学的独立性和自主性为代价获取的。当下文学的“式微”、“边缘化”、“没落”不正是文学回归常态的表现与必然结果吗? 上世纪90年代之前,整个社会的价值观和审美观就宏观角度而言还是相对统一的。但是今天,价值观和审美观的多样化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这种多样化作用于文学的直接结果就是,我们对文学的评判标准多样化了。秉持的标准不同,得出的结论必然彼此龃龉。

比如针对新兴的网络文学,有人站在精英主义的立场,痛斥网络文学根本不是文学,“网络让文学变了味”,而另外一些人则站在大众主义的立场,声言“一切终将成为网络文学”。一个标准多元的时代,必然是一个争议不断的时代。这种争议往往又很容易升级为相互指责、彼此非议。当然,包括网络、影视在内的新兴媒介的迅速普及也在客观上分散了文学的“市场份额”。就阅读层面本身而言,在取向上也已经发生了重要的变化。“功利性阅读”取向愈加鲜明,面向精神维度的文学自然难成宠儿。这是一个伟大的时代,当我们在重要的时间节点上对当代文学进行盘点的时候,我们先在地认为当代文学理所当然应该取得前所未有的成就,但遗憾的是,当代文学的现状似乎并没有满足我们这种“伟大”的预期。

当这种预期和希望落空的时候,爱变成了恨,不满和责难随之而来。不管什么时代,大多数作品可能都是一般的,奢望所有的作品都成为“经典”,所有的作家都成为“大师”是根本不现实的。我们可以善意地指出当代文学的病象,使它更加健康地成长,而不是一味地否定和痛斥,这样只能于事无补——何况真实的情况可能并不像有些人描述得那样一团糟糕。杨利景。

开掘自己内心十余年的精神图景,探寻文学世界的‘小众宇宙’。”赴美攻读创意写作的“90后”作家林卓宇通过微信告诉记者,除创意写作外,他同时在攻读英美文学和哲学专业的学士学位,并已着手开始创作自己的第一部长篇小说。林卓宇1995年出生于湖南浏阳。2007年,还是五年级学生的他将儿时的部分作品整理成集,编纂成一部多达30万字的文集《心海潮音》,该书后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初中毕业时,他在《中国少年报》、《创作》等报刊密集发表作品1000余篇,海南出版社还特别推出了5卷本的《林卓宇文集》。2017年,他出版了自己的第15本作品、散文随笔集《目光史——致敬于我们的第二世界》。在刚刚结束的学年中,林卓宇获得了美国亚利桑那大学2016-2017年度最高学术荣誉奖。

相比优异的成绩,他更惊喜有机会跟随“现代语言学之父”乔姆斯基学习。今年1-3月,乔姆斯基在亚利桑那大学开设了一门半学期的政治学课程,林卓宇是这门课程上35个学生中唯一的外国人。“这个机会非常难得。”林卓宇说,在这门课上,老师和同学采取了批判式的视角,讨论资本主义社会体系下的美国。尽管课堂氛围自由、轻灵而非体系化,但依旧给了他一次和乔姆斯基充满智慧的交流体验。今年夏天,林卓宇利用暑假时间留校上课,学习科学哲学、语言心理学、政治与道德哲学史、以色列小说与诗歌、17世纪-19世纪英国文学等课程。“无论对于哲学还是文学来说,要进入具有深度的西方经典文本都是很难的。”林卓宇认为,现在有许多作家,以文化乡愁或身份认同为由抛弃向西方学习,这是一种思想惰性在作怪。

目前,林卓宇正在写作自己的第一部长篇小说,并希望用此探寻文学世界的“小众宇宙”。他说,自己享受充满难度的智性挑战,希望通过自己所学,以更独特的方式认知他对中国文化中所喜爱的部分。(完)。

黑人 文学 美国

上一篇: 金雅琴从生活中来带有烟火气息

下一篇: 于丹:敬老,安心重于安身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49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