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高陵的经济账:当地已花费近2000万元


 发布时间:2020-10-20 19:46:36

“曹操墓”的发现,当然是一大新闻。网络之上,调侃如潮,手机短信里头呢?“曹操答记者问”,也是林林总总。“这是2009年的最后一次娱乐”,甚至有网友这样断言高陵的出土。然而对于安阳来说,这却不是 “一次娱乐”——据说已经估算,曹墓的出土 “最低效益也在4.2个亿”,这还是在“宏观经济低迷”、“游客人数下降”情况下的“保守估算”,于是随着曹墓的出土和修建,已经要开始“征地、修路、通电、通水”,以迎接“越来越多的参观人群”,于是安阳的四乡,已经在摩拳擦掌,准备生产“足够的土产”。这是应当恭喜安阳的。无论如何,这是一个大利好。不但我们要祝贺它,甚至有网友说,连刘备、孙权、司马懿“都要祝贺它”…… 的确,随着曹墓的喧嚣,至少三国时代与曹操“差不多”的头面人物,都将不能寂寞了。

于是从四川的彭山,便传出了刘备墓的“发现”。其实于四川而言,刘备墓究在何处,多年以来,一直争得面红耳赤。先是说在成都,尽管“史志模糊缺失”,但从未松过口。后来郭沫若到了奉节,说了一句“也可能在奉节”,于是“奉节说”便年年坚持。接着又出来一个彭山,已经在修“刘墓”。四川三地,夺刘大战,近邻反目,互不相让,什么道理呢?连彭山的农民都知道——“搞个旅游沾点光嘛”,这是记者访问时,彭山一个大字不识的村民的回答,算得是“说破英雄”。所以刘备墓要争,所以“曹操墓”也要争——安阳曹墓出土之后,亳州不是也在跃跃欲试么? 多少年来一直说,历史是个随意打扮的小姑娘,现在看去,其实不尽然,历史更是一件可以“沾光”的小商品。

因为“在商言商”,所以必须要争。李白的故里,江油、安陆要争;诸葛躬耕之地,襄樊、南阳要争;曹雪芹的祖籍,辽阳、铁岭要争;老子的家乡,卢邑、涡阳要争。这还是真有其人的老祖宗,其实便是传说之中的缥缈人物,不是也争得一塌糊涂么——“七仙女下凡地”呀,“愚公移山之地”呀,以至“炎帝飞天之处”,孙悟空石破天惊的那块石头以及女娲的故里,也成了商家必争之地。争到后来,“正面人物”被抢夺得差不多了,便是名誉不怎么样的,也成了争的对象,一个井底之蛙的夜郎,一个祸水红颜的妲已,乃至那几个祸国殃民的“大帅”,其归属之地,故里之处,都已是硝烟弥漫——说到底,多是为了“搞点旅游沾点光”,多是为了争取那“4.2个亿”,并没有什么看不懂的。

最近的张家界,趁着《阿凡达》的热门,把它的“乾坤柱”改成了“哈利路亚山”。舆论之间,一片骂声,斥其“崇洋媚外”,说它“拜倒洋人膝下”。其实这帽子是大了一点。什么原因呢?因为卡梅隆在北京首映式的时候,说过一句哈利路亚山的原型来自于黄山,所以黄山的官网,便扯出了大幅标语,要“坐实”这件大事。然而张家界却“不认同”,更不买账,便出来争此山的归属,而且“更显高调和激进”,阿凡达主题游综合事务办公室业已成立,张家界“阿凡达之旅”精品线路也已推出……由此看来,“乾坤柱”的改名,并非“媚外”,而是“内战”,并非讨洋人之好,而是针对自己人——已有网友说穿,这其实是又一场“内讧”,又一次“归属之争”。

读者诸君,不知以为然否? 凌河。

魏武王曹操高陵在该省安阳县安丰乡西高穴村被发现,但从那时起便不断遭到质疑。根据有关媒体报道,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副院长袁济喜表示,有关方面公布的“曹操墓在安阳”证据并非第一手材料,都不是很有力的证明。在还没有直接证据的情况下公布相关消息,有悖学术研究的严肃精神。随之很多学者专家均表示了质疑和担忧。孰是孰非现在尚未盖棺定论,从学术角度来说,需要更有力的证据和深入研究。本刊刊发魏晋文学专家、中国政法大学中文系教授黄震云的文章,也使读者能够看到更多的意见。曹操是我国历史上著名的军事家、政治家和文学家,一生充满传奇色彩,历来受到人们关注。传说曹操吸取汉代墓地普遍被盗的教训,宣言自己薄葬,还为自己的墓地设立了72疑冢。唐宋笔记中就记载有很多传闻,或言这是曹操在忽悠,或传有人在水中发现曹操墓地,内设滚刀,随水流运转,因此人不能近。

近年来坊间一直传言或者说酝酿给曹操墓一个说法。中新网2009年12月29日电“发现曹操墓”的消息日前经媒体发布后,引发各界高度关注,认为是20世纪以来最重大的发现之一。地方和媒体认定曹操墓的依据主要有六方面: 一、规模:墓葬规模巨大,与曹操的魏王身份相称。二、年代:墓葬出土遗物具有汉魏特征,年代相符。三、位置:位置与出土鲁潜墓志等记载完全一致。四、装饰:曹操主张薄葬,墓内装饰简单尽显朴实。五、文物:出土刻有“魏武王”铭文的石牌和石枕。六、遗骨:墓室发现男性遗骨与曹操终年66岁相近。六条证据中,第六条不是直接证据,不能说男性尸骨年纪相近就一定是曹操。第三条位置说,也并不确切,报道中已经说明彼此记载差异很大,同时鲁潜的墓志也未必就是真实的记录。

值得注意的是其他的四条证据,规模、年代、出土文物(含装饰)等,很能说明所谓曹操墓遗物真伪。墓地出土(或从盗墓贼处缴获)的石牌和石枕,有关方面认为是根本性的确证。图一中有两块石牌写着魏武王大戟,这是很有意思的,因为我们看到的是石牌不是武器戟本身。牌子是说明实物的,如何根据牌子证明这就是曹操的墓地呢?牌子上面写着魏武王常用格虎大戟,表明这是在说明商品的名称,而不是说这是曹操的遗物。再看图二计21枚牌子,这些牌子上面都有孔,以作悬挂用,上面写的多是物品名数,如胡粉二斤、黄豆二升之类。如果把这些看成是遗物陪葬,那就不免奇怪了。因此这些所谓遗物应该是陈列的商品招牌,那么这几间阴室要么是做过仓库,要么就是堆放过商品。而这些牌子只是为了说明记录这些货物用的。

从称呼上看,曹操生前先封为“魏公”,后赐九锡,进爵为“魏王”,死后谥号为“武王”,其子曹丕称帝后追尊为“武皇帝”,史称“魏武帝”。出土石牌、石枕刻铭称“魏武王”,名称倒是不错,但石枕形貌不是生活中可以适用的物品,应该出自伪造。从物品所刻字体看,刻工水平很差,所以只能是来自民间艺人所作,因为从盗墓人手中获取,也不排除盗墓人游戏之作。至于曹操用什么武器,正史中没有明确记载,小说中虽然有说明,但那是小说。相关的材料有《三国志》“天子命公赞拜不名,入朝不趋,剑履上殿”之说,北宋苏轼说是“横槊赋诗”,说明剑和槊他都用过。并没有什么格虎之戟一说,格虎亦是不经之谈,如此夸张应该是为了推销商品。墓葬中出现的遗物还有画像石(图三),画像石是与厚葬密切相关的一种现象。

这样的图像在汉代并不少见,内容为垓下之战。图四是山东嘉祥出土的汉代画像石。山东嘉祥的汉代画像石内容为垓下之战。画面分为三层。第一层是项羽问路,老农诒曰向左,结果项羽陷大泽中。第二层是在长堤上,长堤就是垓下,项羽将手下分成四队,向四方。最下层是乌江亭长驾驶船请项羽上船,项羽背过身,不肯回江东。洛阳曹操墓出现的这块石头显然是正中间的一部分,这种画不会是孤立的,说明这个石头是从别处抬来的。从已经发现的大量的汉代画像来看,几乎和精美的墓室相一致,就是说汉画像是厚葬的产物。从现在已经拍摄的曹操墓看,设施形制根本没有王侯气派,至多也就是一个太守墓地的水准。无论是刻工水准还是文物级别,都不像官宦富贵气派,很可能就是一个普通的大户墓地,出土的东西又都不是墓葬原件。

从上述我们看出,这个墓葬不是曹操墓,一些文物也不是这个墓原有之物。本来就是这样一个古墓,也值得一看,但把墓主人定位曹操,轰动一时,其最终效果未必好。近年来考古学界常有一些发现,被媒体渲染后呈现奇迹,我们认为还是审慎为好。譬如说多鉴定几次,也许效果会更好一些。有些地方领导还喜欢强行定位定性,那更没有必要。像陶人仪仗,秦俑出土后用兵马俑这样的名字,然后各地把类似的东西都定位为兵马俑,就显得不确当了。黄震云。

高陵 曹操 安阳县

上一篇: 《你所不知道的溥仪》第三集:溥仪称帝后曾找替僧

下一篇: 6岁以下儿童免票旅游 山西多家景区仍不明确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18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