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俑二号坑第二次发掘启动 绿面俑未必代表具体涵义


 发布时间:2020-10-31 00:30:54

以秦始皇帝陵博物院与英国伦敦大学合作研究成果为素材、由著名英国狮子电视台和香港凤凰卫视联合拍摄的电视纪录片《最新探密兵马俑》,近日在大英博物馆举行的颁奖活动中成功获得英国考古协会颁发的“英国最佳公众考古展示奖”。由英国狮子电视台和香港凤凰卫视联合拍摄的电视纪录片《最新探密兵马俑》记录了中英双方合作研究秦兵马俑陪葬坑考古发掘的重大成果,详细地解读了秦代青铜兵器表面加工痕迹、小作坊群组式劳动力组织以及陶俑耳朵建模和制作等西方观众比较感兴趣的细节问题,扫描电镜下观察到的青铜兵器上清晰的錾刻、锉磨和机械加工痕迹。通过对秦兵器的测量数据、X荧光分析和GIS空间分布模式,评估了秦兵马俑坑兵器生产的标准化程度,认为当时是以小作坊群组模式进行生产的;对陶俑造型的研究特别是以陶俑耳朵为例进行的3D建模,分析了当时的艺术塑型和相应的陶俑生产模式;通过模拟形式再现了秦代军队兵器铸造加工技术、兵器使用和秦兵马俑的制作过程,在电视画面里为观众提供了更多综合直观的秦代历史文化信息。

(记者史俊斌 通讯员庞博)。

兵马俑是秦始皇 “地下军团”的说法闻名遐迩,然而地学专家经三十年研究提出新观点认为,兵马俑实际上是用于军事教育、训练的模特儿和推演阵法的教具,秦兵马俑坑是秦国军校遗址,从而再次出现兵马俑“我是谁”的问题。新论 兵马俑坑的性质归属是谁? 秦兵马俑在上世纪七十年代被发现后,经考古、历史等方面研究人员多年努力,逐步探明存在着四个遗址坑(又称秦俑四坑),其中一二三号坑内皆有兵马俑,四号坑空空荡荡地置身于二、三号坑之间,初步形成秦兵马俑坑是秦始皇陵的陪葬坑、秦兵马俑是秦始皇陵的“地下军团”等认知观念,被誉为“世界第八大奇迹”。陕西省地质矿产局研究员孙嘉春30年前开始秦始皇陵地学研究进而衷情于兵马俑。他告诉记者:“兵马俑坑的性质归属是谁?目前学术界普遍认为它是一组陪葬坑,兵马俑就是陪葬品。但显而易见的是兵马俑距离秦始皇陵外城墙有一千多米,俑坑内也没有‘将军’指挥,按照‘事死如事生’制度看,如此状况的‘宿卫军’不是置秦始皇本人于不顾而擅离职守吗? ” 孙嘉春说:“气势恢宏的兵马俑显然具有更现实的功能。

雄才大略的秦始皇及其大臣们建造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兵马俑,必定有着为当时秦国最高的战略利益即统一战争服务的大用途,将兵马俑作为培养虎贲之军的军事学校才是最佳选项。” 孙嘉春的学术观点近期发表在军事学核心期刊《军事历史》的《兵马俑坑:一座为大秦帝国奠基的军校遗址》中,文章主要从俑坑建筑布局与工程结构特征、俑坑创意决策、设计建造以及《尉缭子》军事思想对兵马俑坑建造和秦统一战争的影响等方面,对得出“兵马俑坑是秦国军校遗址”的结论进行了阐述。在以一号俑坑为例的俑坑建筑布局与工程结构特征的分析中,孙嘉春认为俑坑为一半地下室建筑,不具备陪葬坑所必需的隐蔽性,而具备实用的开敞性特点。他分析,俑坑顶部高出原来地面,尤其北壁东段仅高3.0—3.2米,西段甚至低于室内3.2米的空间高度。而秦始皇陵封土周围各陪葬坑多深达8—10米。同时,俑坑面积14260平方米,坑内东、西11条过道与跨越10道隔墙且与南北各五个门道相通的甬道纵横交叉,四周通道多达20个。

他说:“除了通道众多具有明显的开敞性和出入便捷的实用性之外,俑坑空间高度3.2米,比现代的楼房层高还要多出约0.5米,一号坑可谓是一座联排组合式的超级大厅,具有明显的实用功能。” 俑坑 共同构成秦国军事学校有机整体 至于秦俑四个坑的关系问题,他认为四个俑坑构成一个有机整体,三个俑坑呈环抱之势,将未放置俑的四号坑簇拥中间。其中三个放置俑的坑是内涵不同的列兵场,未放置俑的四号坑是操练军队的练兵场和用兵俑、马俑、战车推演阵法的演兵场。此前,兵马俑研究专家王学理认为,一号坑“是一个临战对敌的常阵”,“二号坑是个常驻营地的缩影”,“四号坑是个表现战阵的形式。”三号坑则有军幕和军社之说。孙嘉春认为,俑坑体现了著名军事家、秦国国尉最高军事长官尉缭的思想。至今三个俑坑中没发现级别较高的统率人物将军,这可能是“讲武”者取代了将军位置。正如《尉缭子》所言 “将军受命,君先谋于庙,行令于廷。

”俑坑中是列兵状态,兵俑未戴头盔,将军仍未入营。他说:“作为‘常阵’,兵马俑表现了面向东方虎视眈眈的状态,其以东方六国为假想敌的战略图谋十分明显。而三个俑坑组成一组列兵教兵场,一个未置俑的坑构成演兵练兵场,坑南近侧近2万平方米的‘窝棚’式营房和俑坑前后板瓦覆盖的供管理人员使用的建筑物,共同构成了一个秦国军事学校的有机整体。” 属性 是“军队说”还是“郎及郎系统” 对于秦兵马俑坑与秦始皇陵的关系,孙嘉春认为,修建秦陵成了修建秦俑坑这个军校的障眼法,秦国统一东方志在必得,秦始皇修陵的举措让秦俑坑军校得以隐蔽存在,从而为秦国培养了一批批投身统一战争的军事人才。其实,秦俑的属性是秦俑学研究首先遇到的问题。原秦兵马俑博物馆研究室主任张文立在 《二十五年秦俑研究论评》一文中指出:“秦俑是为何而作的?大部分学者认为秦兵马俑是秦始皇帝的陪葬坑,是中国古代人们观念中‘事死如事生,礼也’,所以要‘葬之以礼,祭之以礼’的思想体现。

兵马俑作为这种礼仪制度的一部分,‘它是秦始皇帝给自己在冥国安排的冥军’”。但是“军队说”近年来受到了兵马俑是“军事机构”“郎及郎系统”等说法的挑战。长期从事秦始皇陵考古发掘与研究的西北大学教授段清波说,兵马俑研究中存在不同形式的军队说,自己的观点仍是帝国体制下军事机构在地下的象征。至于军校说有些超出考古的学术范围,总之仍需要未来的考古发掘工作提供更多的资料来验证诸说,以便给兵马俑“我是谁”以准确答案。据新华社电。

兵马俑 陶俑 秦俑

上一篇: 于丹:敬老,安心重于安身

下一篇: 话剧《推拿》5月南京上演 王一楠担任主演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188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