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春树再度无缘诺奖 铁粉为其惋惜不已


 发布时间:2020-10-27 19:56:12

村上春树(资料片) 对于村上春树来说,每年一次的诺贝尔文学奖公布时刻如同马拉松长跑。但长跑似乎漫漫无尽头,每次他只是优秀的参赛者而不是最终的得冠者。今年诺奖的预测名单中他长时间排位第一,但最终加拿大作家爱丽丝·门罗折冠。本报记者第一时间连线了村上春树的中文“御用翻译”林少华,听他讲述村上与诺奖的因缘和合。山东商报:村上春树几乎每年都能够排在诺奖预测名单的前列,那他的作品有什么独特之处吸引诺奖评委会? 林少华:诺奖最初的颁发被认为是“为个人促进人类进步和福利事业,并以纯粹的理想主义为目的而留给人类的赠礼”。村上春树的作品具备理想主义倾向,另外他对人类社会的终极走向方面的思考表现出的忧患意识也是诺奖评委会考虑其作品的一个因素。他后期作品中表现出的对于人类普世价值的探索,比如尊严、良知、正义,大致都是符合诺奖理想主义这个标准。山东商报:村上春树屡次与诺奖失之交臂,有想过是何原因吗? 林少华:这个原因50年后才能解密,现在我们任何人说都只是猜测。

按照评委会的规定,五十年后诺奖的名单才能公开,名单只是大家预测的。至于他的作品是否含有流行因素不合口味,至少在我看来作品中有某些个流行因素,但不能因此说村上就是流行作家。他的作品并不是以娱乐大众为主要目的,而是有理想主义追求的纯文学。(见习记者杨洁)。

一股冷空气让历史文化名城广西柳州市秋意四起,寒风呼啸。坐落在该市鱼峰区东环路西一巷的“1966我们原创书吧”用满室的书香阻隔了寒风,吧主舍逦泡好茶等着书友的到来。当天,记者来到该书吧,只见摆满了书的书架依靠着四面漆成朱红色的墙,木版画、旧时镂空花窗、刺绣绣片、报纸等装裱后悬挂在书架之上,数十幅鹅卵石画作错落有致的摆放在书架里。最为引人注目的是,一张张记录着“真人图书”故事的报纸,铺满了书吧的一张桌子。“我们书吧于2014年5月免费向公众开放,最大的特色就是‘真人图书’,如今已经‘上架’了约30本,每期都有很多书友前来‘阅读’。

”舍逦表示,“一个人就是一本书”,“真人图书”是一种很有品质的阅读方式;读者与一个活生生的、动态的、立体的“真人图书”进行交谈,会有很多意想不到的收获。“真人图书”并非是“1966我们原创书吧”原创,而是来源于丹麦。读者阅读的方式是与“真人书”进行面对面的双向交谈,通过参与者间的平等对话,实现跨界交流,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目前,在上海、浙江、江苏、四川、湖北等地的部分高校,开设有“真人图书馆”。中国传统插花国家级非遗传承人张超是该书吧最近上架的一本“真人图书”。

10月12日,张超来到书吧与读者分享他的“花事”,现场演绎传统插花,回答读者们“阅读”过程中的各种疑惑。张超只是该书吧30本“真人图书”之一。舍逦介绍,从记者、作家、画家、书法家、摄影师,到商业人士、美食达人、山歌传承人等,“真人图书”涉及各个领域;“他们的个人经历和人生体验,都是独一无二、动态发展的书”。舍逦是柳州一位较有名气的诗人,书吧正是她与作家绿了红了及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国企干部一同创办的。“我们几个人都特别喜欢读书,家里到处都是书。

”舍逦讲起创办书吧的缘由,“当时觉得几个人玩,不如大家一起玩,于是想着开一间书吧”。经过近半年的筹划、装修、硬件设施的准备,最终书吧对外开放了。“一开始就定位为公益阅读、有品质的阅读。”舍逦介绍,创办“真人图书”活动也是绿了红了提出的。除了“真人图书”这一特色外,书吧还组织诗歌朗诵会、七天阅读挑战赛、读书分享等活动,平时不少人到书吧进行阅读,也收获了很多忠实的“粉丝”。在柳州当地一家报社供职的朱英玉自称是书吧成长的“见证者”。“这里摆放的一本本书,每一本都包含着一颗热乎乎的心,散发着温度。

”朱英玉介绍,书吧吧主们义务投入到普及阅读、传递阅读的行为让人欣赏,也感染了很多人。“许多人参加活动后,都不要报酬,主动参与到一个个公益活动中,把自己的时间交付给书吧”。“书吧的开办绝不只是我们三个人的功劳。”舍逦介绍,一名七旬老人主动上门,愿意将个人藏书都捐给书吧;有段时间因为投入很大,没钱支付书吧租金和水电费,朋友得知后立即伸出援手;书吧还聚集了二三十名柳州青年作家,自愿给书吧提供帮助;“这些都成为我们坚持办书吧的动力,书吧也会持续举行‘真人图书’等活动,给书友提供更多的个性化阅读空间”。

(完)。

瑞典学院宣布2013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为加拿大作家艾丽斯·芒罗(A1i““M″″“°)。日本作家村上春树连续几届成为诺奖的热门人选,而后连续几届陪太子读书,称之为诺贝尔文学奖最悲壮入围者不为过。在这种境地下,作者即使不悲壮甚至不悲伤也被大众以为他此时是失落的。村上春树的作品在世界知名度很大,最为知名的莫过于《挪威的森林》,从各个角度来说他都应该得到诺贝尔文学奖,不然也不会连续几年位居博彩公司的赔率榜首。那么村上春树为什么不能获此殊荣? 有人说村上春树的作品社会性不足,是捧不起诺奖的原因。2012年获奖的中国作家莫言,其作品《蛙》反映了社会问题,又带上一顶魔幻现实主义的帽子,符合诺奖的要求。那么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艾丽斯·芒罗一生专注女人话题,这自然贴上女权的标签,可村上春树的作品就是风花雪月吗? 村上春树被称作第一个纯正的“二战后作家”,并被誉为日本上世纪80年代的文学旗手,在获得耶路撒冷文学奖时的那篇《鸡蛋与石头》的演讲更是广为人知。《挪威的森林》讲述的是一个阴郁的恋爱故事,里面有抑郁症、自杀以及复杂的恋爱关系。《海边的卡夫卡》也比较阴郁,却能将紧张状态化为安心和松弛的阅读体验。

再来看村上的《1Q84》,描述发生在1984年的一系列诡异情节,同时有一些玄幻色彩。这些作品的格局不够大吗?没有时代背景吗? 文学之所以是艺术范畴,就应该显得纯粹一些,而不是一定要把文学跟时政、跟时代与民族牵连上关系不可。诺贝尔文学奖说他们的评奖原则是“在文学方面创作出具有理想倾向的最佳作品的人”,不知为何近几年评出的作家大多重政治、重思想,而似乎忽略了文字本身。时代与民族应当留给历史学者去完善与记录,文学要回归更加纯粹的文字。如果写小说写诗的皆努力成为时代的记录者,那么史书又该放在什么位置?村上春树得不得诺奖没关系,他在《且听风吟》里说“不存在十全十美的文章,如同不存在彻头彻尾的绝望”。但愿更多人看书写作时钟情和关注文字本身的魅力。(杨不坏)。

书吧 村上春树 铁粉

上一篇: 耐德曼的萨吾尔登非遗“传承梦”(图)

下一篇: 评论:赏石需要文化更需要引导(图)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0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