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里哀名剧《屈打成医》演出加座


 发布时间:2020-11-23 09:48:39

浙话艺术剧院连演两日的话剧《女人初老》受到追捧,上座率达百分之九十。近年来,不少重量级的话剧也相继登陆杭城,杭州的话剧市场似乎越来越景气了。7月31日,被誉为中国戏剧演出市场“最具票房号召力”导演、有“戏剧导演中的‘冯小刚’”之称的李伯男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剧场是杭州这一大都市所不可缺少的。剧场应当推出自己的原创戏剧,打造自己的话剧明星,培养自己的观众。李伯男表示,近年来,浙话艺术剧院逐渐被越来越多的观众所熟悉,场子越来越热。一开始观众可能对话剧的概念不熟悉,但现在已经愈发主动地去接受戏剧了。“之前我们话剧推得少,让观众误以为杭州没有话剧,而跑上海去看。”浙江话剧团有限公司艺术总监宋迎秋表示,以前很多人不会走进剧场,不知道话剧是什么。但随着现在大量剧目的推出,观众开始慢慢回归,一些演员甚至有了自己的粉丝。

“一个城市如果没有剧场和书店,那么这个城市是没有味道的,而杭州这个城市一定缺不了这两样东西。”李伯男认为,不同于北京、上海等地剧场的火热场面,杭州仍处于慢慢培养的状态。在这个过程中,浙话艺术剧院要不断地做贴近生活、现实、内心的好剧,培养今天杭州的观众。黄磊、孙莉演绎新版话剧《暗恋桃花源》,黄渤、袁泉主演话剧《活着》....。如今,越来越多的影视明星开始回归话剧的舞台,明星的号召力也在极大程度上拉动了票房。那么,对于“浙话新势力”来说,如何才能在话剧行业站住脚? 宋迎秋表示,明星有一个号召力,但是未必就是最好的,明星和艺术家还有距离的。“‘浙话新势力’整齐靓丽,一批人个个都精彩,除演员外,整个舞美、营销等都呈现一个全新的面貌,这就是我们的优势。” “明星是跟不住戏的,明星是不能跟着你培养观众的。

”李伯男认为,我们的城市、我们的剧场,需要我们自己的演员、自己的观众、自己的明星,做自己原创的戏剧,而不是靠明星去拉动票房,有的时候可能会揠苗助长。李伯男认为,话剧有别于电影,它有一种更直接的审美感受、更内在的精神需求,同时也能满足浅层次的娱乐要求,变成一种很时尚的都市文化。杭州作为一个大都市,它的戏剧文明、舞台文化会呈现一种繁荣的趋势。(完)。

国外奇特婚俗大观 几千年来,非洲和大洋洲的一些部族中,新人在结婚时一直沿袭一些奇怪、有时还相当残酷的习俗:婚前必需得经受一系列的考验。经受过这些考验的新人婚后通常都很和睦。尼日利亚东部一些地区,新娘的所有亲戚都会在结婚典礼上用棍棒痛打新郎,看他是否准备好承受家庭生活的所有艰难险阻。也门也时兴与此相同的习俗,不同的是得当着新娘的面打新郎。大西洋赫布里底群岛的男子婚前得整夜站在高高的悬崖峭壁上,稍稍动弹就有可能掉入无底深谷。岛上对再婚次数没有限制,但每次结婚前都得经受这种考验,所以岛上几乎没人离婚再婚。非洲赞比西河岸上的巴尼阿部落规定,婚前新郎得到新娘家去当一段时间苦力,如果当腻了也可以一走了之。不过得交给未婚妻相当大的一笔补偿损失费。一般来说,不贞的行为是要被谴责的。太平洋马里亚纳群岛上的不贞女要被逐出家门,并没收所有财产,还要杀死奸夫。加纳阿散蒂部落中,失贞的妻子会被丈夫咬鼻子。还有在马里亚纳群岛,不贞的丈夫也同样受惩罚。

当地的所有女人都会来揍他。(摘自《世界新闻报》6.9)。

I don't know what s/he can be good for。他说,孔子的这句话其实就是强调“诚信”(Trustworthiness),即值得信赖的意思。心声 “没有妻子就没有我的今天” 远在美国,严文强想念家乡,最思念在重庆的妻儿。每场讲座结尾,他都不忘向听众推介美丽的家乡重庆。严文强哽咽着说,“我能走到今天,牺牲最大的是妻子,最感激和最愧对的人也是妻子。没有她,就没有我的今天。” 他仍清楚地记得,刚结婚的那年寒假,身怀六甲的妻子,挺着大肚子四处“化缘”,帮他联系参加英语补习的学生,筹集到北京外经贸大学学英语的路费。

“临行那天,她将400元路费交到我手中,家里没留一分钱。”严文强回忆当初的情形,不住地流泪,“她还给我做了可口的饭菜,让我在火车上用开水烫热吃。” 如今在哈佛校园,每当夜深人静,看到妻子在他出国前给他准备的衣裤、袜子、刮须刀、铁观音、指甲刀和辣椒等物品时,他禁不住热泪盈眶。他说,他想给妻儿带东西,但国际邮费太贵,他便含泪请求前去旅游的国内游客帮忙带回国,再从国内快递到重庆。故事 曾搭煤车进城找老外练口语 严文强在美国能用流利的英语传授《论语》,那么他的英语口语当初又是如何练成的呢? 妻子范晓莉透露,丈夫曾搭煤车到成都找老外练口语。

当年严文强从成都师专英语系毕业后,分配到江油厚坝小学教书。回忆搭煤车练口语的经历,他坦然地说,那时周六晚上10时有经厚坝去成都的拉煤车,每次他都会先买一包“天下秀”香烟,递给守门人疏通“关系”,进站后他悄悄搭上最后一节车厢,蜷缩在里面。车厢里腾起的煤灰,将他的脸部覆上厚厚的灰尘。次日凌晨1时到达成都火车北站,他到候车室等天亮,掏出袖珍英汉词典开始背单词,饿了就吃随身带的干粮,困了就到厕所冲一把冷水脸。天亮后,他就到锦江宾馆找老外练口语。他说,每当看到一名老外,他就大胆走上前去与对方打招呼聊天,“看口型,听发音,记用法。

” 幕后 从寒门学子到学者 严文强老家在成都新津县龙马乡,父母是农民,家境贫寒。他在江油厚坝小学的同事安余琪介绍,当年别人都在休闲,他却在努力钻研业务。他的英语口语和教学能力,很快被重庆二外前校长敬东看中。1998年2月,他和同是英语教师的妻子调入该校,次年他拿到西政函授本科文凭。2000年初,他考上西政硕士研究生,2003年毕业留校任教。2008年,他法学博士毕业,开始申请哈佛大学访问学者。2011年4月,申请成功,并获国家奖学金。同年8月22日,他辗转来到向往已久的哈佛校园。谈及丈夫,妻子用“勤奋好学,毅志坚韧”八字评价。

妻子范晓莉回忆,当年在西政读研的丈夫因生活所迫,为挣20多元收入,每天课余到三角碑发药品传单。“有段时间,我们很穷,还因交不起赞助费,儿子被学校赶出来。”妻子噙泪说,面对这种情况,有一天半夜,丈夫起床到外面走,她悄悄跟了出去。蓦然,她看到丈夫突然跪在地上,泪流满面地失声痛哭,她赶紧跑过去紧紧抱着他,两人的泪水交织在一起。本组稿件由首席记者 黄平 采写。

莫里哀 丈夫 话剧

上一篇: 达芬奇油画《救世主》售出7500多万美元(图)

下一篇: 德国作家彼得·库采克去世 遗作回顾德国变迁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40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