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民国史》全三十六册出版 共约2000余万字


 发布时间:2020-12-04 12:25:06

在文化上的民国热中,我们看多了张爱玲穿旗袍的不可睥睨,林徽因的才貌双绝,民国“四大美男子”的气度,清华国学四导师的异彩……可在当时的普通百姓看来,民国留给他们的,更多是战乱和贫穷。民国范儿?1932年出生的山东大学附属中学退休高级教师章宏礼却陌生于这个词语,因为在他的童年里,到处是动乱和烽火。小时候他住在浙江三门县,日本人经过时,他随堂哥逃到乡下去避难,从此居无定所。“我今天在这里呆两天,过几天又逃到另外一个地方,就是这样过来的。连生命都保证不了,哪谈得上教育!”他记得邻居在上海一家味精厂当职员,厂是外国人开的,不是日本人的,就因为这个,日本人就把他的宅子全烧光了。71岁的王云记得,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街上很乱,到处都是打仗的,普通百姓不敢出门,飞机在头顶上轰鸣,就把床支高一点,全家躲在床底下。

后来战争越来越激烈,只好躲到地窖里面。“真像电影里演的那样。”王云那时候才5岁,经常看到有胆大的人跑到街上抢面粉,因为很饿,连危险都顾不上了。“当时物资非常短缺,我们院里有个蔡老师,是小学的教员,他把书都撕掉当柴火,在院子里偷偷烙饼,实在是太饿了。后来,家里实在呆不下去了,爸妈就领着我们挑着担子往姥姥家走,像逃难一样,很多人都扔掉了不需要的东西,路上乱七八糟的,也没人捡,命是最重要的,东西都不重要了。”王云说。“农村没地的,就在秋收的时候拾粮食去。村里有个人,一直到18岁,连衣服都没有,夏天就赤身露体。”80岁的山东警察学院退休教授张复天回忆,那个年代,贫穷和灾难剥夺了人的尊严。山东水利勘测设计院退休高级工程师黄贻生出生于湖北省石门县,当时县里只有两所中学。

公立的学校只招收两个班,一共120人,非常难考。“我没有考上公立学校,就读私立的,可是私立学校的学费贵一倍。”黄贻生记得,那时候不交钱,交实物,两担稻子,四个箩筐,有二百多斤,一般家庭完全负担不起。“那时候能学完高小已经是很有文化的人了。”80多岁的赵黎平说,当时上学用的是国民党自编的国家标准课程课本,分为初小和高小,初小就是一年级到四年级,一共学八册书,高小是五年级到六年级,学第九到十二册书,一个镇上就一所高小。“高小不好考,你要是考不上还可以到初小再上学,然后接着考,很多人都留级五六年才考上。”章宏礼初中毕业,已经是名副其实的“文化人”,他说,现在所津津乐道的民国学校生活,他从来没有经历过。

“1949年冬天,我在三门中学初中毕业,那是县里唯一的中学。你想象不到那时的中学条件有多差,初中毕业的时候,还不知道什么是烧杯、什么是试管、什么是显微镜。”章宏礼说,球场是在竹林里开出来的一片场地,有松树,篮球架就是利用南北两棵松树做的,在松树上面拴上一个铁圈。“那时候我没有听说过现在所说的民国大师,大学离我们太遥远,更何况是他们,我们过的只是普通的生活。” 据《齐鲁晚报》。

《徐悲鸿书札》中的徐悲鸿致舒新城手札 (记者 乐梦融 实习生 徐康欐)百年局庆之际,中华书局将其珍藏的徐悲鸿信札首次结集出版,《中华书局藏徐悲鸿书札》共收录200多通书札。昨日,顾青、陈子善等学者在上海书展分会场——上海图书馆共谈徐悲鸿与民国文化圈。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徐悲鸿先生先后在中华书局出版《悲鸿画集》《悲鸿描集》等作品集,并推荐出版齐白石画集、左恩(初伦)画集、《八十七神仙卷》等作品。与中华书局负责人舒新城、吴廉铭等有大量往来信函,这些信函完整无缺地保存在中华书局档案中,其中舒新城与徐悲鸿是相识25年的好朋友,据《徐悲鸿年谱长编》编者王震回忆,舒新城家藏徐悲鸿真迹51幅。中华书局所藏徐悲鸿书札,起于1930年,止于1952年,其中蕴含丰富的内容。徐悲鸿交友广泛,尤以文化界人士居多,故经常向中华书局推荐书稿、画作、文章。在中华书局藏徐悲鸿书札中就有齐白石、杨大金、蒋丹麟、杨度、周涤钦等人。齐白石的成名,就是得益于徐悲鸿的慧识与提携。

徐悲鸿除在人前称赞齐白石,为其举办画展,亲自上门拜访外,还把齐白石的画作推荐给中华书局,寻求出版,1931年前后,在徐悲鸿致舒新城的信中,有十余通是有关齐白石画集之事的。

中华民国 民国 中华书局

上一篇: 英考古学家发现3个埃及法老墓 称宝藏不计其数

下一篇: 河南南召现古树群落 千年古树被尊为神木祭拜(图)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9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