炸鞭频致停电 供电部门呼吁元宵炸鞭远离电线


 发布时间:2020-12-01 22:53:16

右图:左师傅在修伞。记者胡伟鸣 摄 71岁的孝感伞匠左义贵,33年在武汉为市民修伞20多万把。昨天,老人表示,再干3年就退休,回老家享福。前天一早,左师傅就挑着修伞工具,来到常阳永清城小区门口摆摊修伞。接过一名中年妇女递过的坏伞,他说:“你这把伞骨是被门夹断的吧?”中年妇女惊奇地问:“您怎么知道?”“这种纤维玻璃钢伞骨很结实,用手折不断,十有八九是被门夹断的。” 市民李女士一次拿来5把伞让他修。她不解地问:“现在的伞为什么这么容易坏?”左师傅说,很多人喜欢买几元、十几元一把的便宜伞,厂家也大量生产这种低档伞。

这些伞使用的材质较差,很容易坏。买几十、上百元一把高档伞的大多是女性,但这种伞因为结构复杂,也比较容易坏。很多家庭伞用坏了舍不得丢,又找不到人修,只好又买新的。这样一来,家中的坏伞越积越多。1981年,左师傅开始来武汉修伞,每年至少要在武汉呆10个月。以平均每天修伞20把计算,33年来,他已为武汉人修伞20多万把。当年与他一起来汉修伞的很多伞匠,嫌赚钱少早就放弃了。去年,他也曾萌生退意,但刚回到老家,每天不断接到武汉人打来的电话。

盛情难却,他只好重新出山。不过,毕竟年事已高,他想再干3年就彻底退休。左师傅最遗憾的,是至今没有收到一个徒弟。现在的年轻人看不起修伞这一行,已经没人愿意学了。(记者明眺生)。

前天,“中国人民的儿子——纪念邓小平诞辰110周年展”在武汉博物馆开展,该展览通过200余幅珍贵的历史图片,再现邓小平同志波澜壮阔、光辉战斗的一生。该展览从邓小平幼年求学的人生历程开始,展示了他赴法勤工俭学,参加“八七会议”,到建国后他进军大西南、参加领导西藏和平解放、主政西南,再到粉碎“四人帮”后他复出成为第二代中央领导集体的核心,展示邓小平不平凡的一生。邓小平一生中多次莅临江城,与武汉结下了深厚的情缘,从挽救中国革命具有特殊意义的“八七会议”,到1958年建国后第一次回到武汉参加党的八届六中全会,再到1992年视察中国南方首站武汉时重要谈话。

建国后,他高度关注武汉建设,多次视察武钢、武重等大型工业企业。该展览中,有20多幅邓小平在武汉的图片,见证了他在江城这片热土留下的光辉足迹。该展览展出至9月10日,观众可免费参观。

闻一多教授曾说:“前回我骂一个学生为恋爱问题读书不努力,今天才知道我自己也一样。” 闻教授为何到“今天”才晓得“自己也一样”呢?那是因为闻师母不在身边,让他无限相思:“亲爱的妻:这时他们都出去了,我一个人在屋里,静极了,静极了,我在想你,我亲爱的妻。我不晓得我是这样一个无用的人,你一去了,我就同落了魂一样。我什么也不能做。” 1937年6月,闻夫人高孝真(后改名为高真)回湖北探亲,谁想不及一月,七七事变惹烽烟四起,闻夫人向闻教授发电报,一封接一封催回武汉。闻一多回了武汉,未料由清华、北大与南开组成的西南联大,又要从长沙转昆明,他应校长梅贻琦之邀随校南渡。而恰在这时,闻夫人已在武汉给闻教授找到战时教育问题研究委员会的工作,闻一多爱的是传道授业,不喜欢做机关官僚,乃听校长的话,不听老婆的话。闻夫人怄气,不跟老公走。闻一多便向闻夫人接二连三写情书,硬是肉麻麻的:“亲爱的,我不怕死,只要我俩死在一起。我的心肝,我亲爱的妹妹,你在哪里?从此我再不放你离开我一天。我的肉,我的心肝!你一哥在想你,想得要死!” 情那般深那般真,可是你知不知道,闻一多曾是包办婚姻。1912年,14岁的闻一多考上清华学校,母亲给他定了一门亲,还是远房姨表亲。

几年后,闻一多要去美国留学,母亲便催他回家完婚,闻一多心中不爽,却母命难违。蜜月里他不入洞房,只入书房,写了两万余字的《律诗的研究》。且逢人便诉苦:“家庭是一把铁链,捆着我的手,捆着我的脚,捆着我的喉咙,还捆着我的脑筋;我不把它摆脱了,撞碎了,我将永远没有自由,永远没有生命!” 原先是“恨你恨得要死”,如今是“想你想得要死”。缘故在:有爱。老公没太多爱好,爱喝点茶,抽点烟,闻夫人每逢农村赶集,买些嫩烟叶,喷上酒和糖水,切成烟丝,再滴几滴香油,温火中耐心干炒,制成专供烟丝;老公上课回来,闻夫人早早把家务安排好,饭菜准备好,然后带着孩子们一同去接——男人碰到这般女人,哪有不生爱的?而闻一多无他长,却会写缠绵绵的情诗,会写火辣辣的情书。闻夫人读了闻教授的家信,载欣载奔,奔她一哥来了。闻一多与夫人开始并无共同语言,后来却培养了深挚的情感。刘诚龙。

电线 武汉 故障

上一篇: 北京隆重纪念京剧大师马连良从艺100周年(图)

下一篇: 海内外李氏宗亲团圆甘肃“李家龙宫”祭祖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35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