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屈祠终建成 屈子魂落凤凰山


 发布时间:2021-01-15 03:59:12

日前,潮州市摄影爱好者陈锡荣在凤凰山顶露营5天拍摄美景,第三天清晨拍摄到罕见的布罗肯幻象(Brocken Spectre)(如上图,陈锡荣摄)。初秋时节是拍摄潮州凤凰山的好季节。为了拍摄美景,陈锡荣准备在山上待5天。没想到,第三天清晨6时许,凤凰山上云雾升腾,陈锡荣看到浓雾中出现了布罗肯幻象。这是发生在山顶的一种罕见的大气光学晕圈现象,是从背后射来的阳光被云或者雾衍射后,在人影的周围形成彩虹一样的光环。(记者/苏仕日 廖奕文)。

畲族文化受到诸多因素的影响而陷入失传危机。近日,记者走进潮州凤凰山畲族村,发现畲族传统文化正受到严峻考验——畲族人不会讲畲语。潮州凤凰山是中国七十多万畲族同胞世代相传的始祖开基地、民族发祥地,但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目前凤凰山畲族人口只剩两千多人。位于潮州市凤凰山脚下的李工坑村与福建接壤,村里有三百多人口,是凤凰山区畲族人最为集中的地方。畲族文化日渐消失,这是记者走访李工坑村的最大感受。在采访中,记者碰到的大多数畲族村民都不会唱山歌,他们穿的不是本民族的服装,说的是潮汕话,从外表上看与别的民族没有什么区别。畲族是中国人口较少的民族之一,“畲”字来历甚古。在《诗》、《易》等经书中就已出现。南宋末年,史书上开始出现“畲民”和“拳民”的族称。

“畲”(She),意为刀耕火种。畲族以农业生产为主、狩猎经济为辅。早在公元七世纪,畲族先民就以自己辛勤的劳动开辟了闽、粤、赣三省交界的山区。当时畲族先民的农业生产主要是“耕火田”,即“刀耕火种”,所耕之地多属于缺乏水源的旱地。由于耕作粗放,生产力水平低下,农作物产量很低,加上长期居住在深山老林、野兽出没之地,所以狩猎经济一直比较发达。“农耕”与“狩猎”是畲族早期的生产特点。为何当地的畲族文化会处于濒危状态?该村一畲民告诉记者,随着公路的修建,原本闭塞的畲族小山村与外界有了沟通,畲民谋生方式、生活习俗以及居住环境不断发生变化,有的外出求学,有的外出打工,一拨拨的年轻人离开家乡,畲族村的传统文化传承便受到严峻的考验。他说,在日常生活方面,如今的凤凰山畲民,已与本地的其他民族差别甚少,不要说小孩子,连现在女孩子出嫁的嫁衣都是现代化的。

曾几何时,畲歌在畲族人的生活中是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但是随着社会的发展,畲歌慢慢退出人们的生活圈子。“畲族没有自己的文字,千百年来靠歌记述历史,教育后人。但现在迁入城镇的年轻人,大多连畲语都不会说了,更别提唱畲歌。”这位畲民告诉记者,如今整个凤凰山区能编唱畲族山歌的只剩下李工坑村的一位老人,年轻人能哼唱几句畲歌的都很少见。(完)。

三峡库区内大量文物得到保护。然而随着江水多年冲刷,库区消落带内时有文物被发现,这些文物被盗新闻屡见报章。如何让其得到有效保护和利用,成为今后一段时期三峡库区保护和管理一道绕不开的难题。重庆市文物局的数据显示,在三峡库区文物抢救性发掘中,由于人力、资金不足等问题,消落带范围内的重点文物发掘面积不到总体文物埋藏面积的7%。随着当地考古研究的深入,大量墓葬群和遗址被发现,盗墓犯罪屡见报章。频繁的盗墓活动已成为重庆文物保护面临的困难之一。三峡库区消落带是指防汛期内由145米至175米的水位涨落而形成的30米水位回落区。重庆市政协委员、重庆万州区文化执法支队督查室主任李晓明说,三峡水库防汛期间,消落带内的古遗址、古墓葬文物点露出水面,给一些盗墓分子可乘之机,库区不少墓群发现了被盗痕迹。

库区消落带内文物安全现状堪忧,亟需建立库区消落带文物保护长效机制。这一现象亦得到重庆警方的印证。重庆警方近两年已打掉多个盗墓团伙,仅在2016年年底,重庆忠县警方捣毁的一个专门盗窃三峡古墓团伙就作案130余起。该团伙在重庆忠县、云阳、奉节、巫山等库区区县古墓葬群大肆盗掘作案,包括汉代青铜镜等一批文物被其贩卖。谈及这一问题,重庆市政协委员、市文化遗产研究院院长邹后曦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时说,三峡文物在长江145米水位线以下的保护基本完成,目前出现保护不力或者被盗掘的文物大多处在消落带内。“消落带内文物挖掘和保护需要长时间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邹后曦说,由于库区雨热同季,每年给文物保护工作者进行消落带内文物挖掘的时间最少时只有两个月。

一些遗址或墓葬刚挖掘出来,长江水位就到了上升时期,队员们不得不撤离现场。除此之外,由于消落带文物挖掘保护的专业性要求,需从全国范围内调配技术人员,人员不足也导致挖掘保护工作进展缓慢。消落带附近现在几乎都是无人区,自然条件艰苦,劳动力不足,致使不少消落带内文物挖掘保护工作无法展开。近几年三峡库区消落带已露出不少文物,地方文物部门也采取有效措施实施抢救性保护。“这些只是应急性的保护,最有效的保护是主动进行考古勘探和考古发掘,建立巡查和应急机制,”李晓明说,进入“后三峡”时期,三峡库区文物保护工仍然不能松懈。在邹后曦看来,除了消落带内文物保护外,“后三峡”时期大遗址保护工作也须快速推进;出土文物修复和研究还有漫长的路要走;博物馆建设和地面文物维修及开放展示,以及对整个三峡文物的研究、出版和宣传仍是一项长期久远的工作。

他希望文物保护工作者能早日将长江文明最华彩乐章的内涵向海内外展示。(完)。

屈原祠 凤凰山 三峡库区

上一篇: 南京东汉晚期古墓墓主应为贵族 墓门券顶有3层

下一篇: 三峡库区夷陵打造民族歌剧礼赞“大爱慈母”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145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