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退票说缘起影城促销广告 圈内人士嗤之以鼻


 发布时间:2021-01-15 04:03:19

过节看展要“打卡”更要“走心” 刚刚过去的春节假期,各种展览备受关注,“观展宝典”“全球春节看展指南”在微信刷屏,连朋友圈晒的也是各种观展照片,回老家的、外地游的、留守的、出国的,似乎都在看展。其实,这一现象并非春节独有。最近几年,看展成了国民新时尚。去博物馆、美术馆看展览,也正在成为许多人假期活动的“标配”。与此同时,看展排队也成为一种“常态”,某个展览排长队的“火爆”场面屡见报道。“故宫跑”这一形容“井喷式”热情的专用名词也应运而生。

回顾过去的一年,观众跑的又何止故宫。不论展览的内容是中国还是西方,只要是精品或“网红”,观众就会像潮水一样涌来涌去。毫无疑问,排队看展是个好现象。它反映了国人文化生活的丰富和审美诉求的提升,表明走出了物质匮乏时代的中国社会,正在涌现一股改变精神文化匮乏的动力。这恰是推动社会发展和文明进步最重要的条件之一。而且,好多人看展带着下一代,文化生活浸润对于少年人格养成的熏陶,更是润物无声、泽被深远。这就无怪乎有的媒体发文说,排长队看展是民族崛起的象征。

不过,为过节看展叫好的同时,也不应把它无限拔高。文化热情是民族崛起的必要条件却非充分条件。更何况,排队看展本身也可作些细致分析。乌泱乌泱的人群大体上是橄榄型结构:处于两端的,一是对展品充满“真爱”的人,一是纯粹跟风或看热闹的,这两部分人都不是很多;对前者而言,看展是一种文化刚需,对后者而言,看展是满足无聊心态的“刚需”。处于中间的大多数,则是“打卡”看展者。有的人打的是“旅游”之卡,到北京了,故宫博物院、国家博物馆在打卡的名单上,烤鸭、炒肝也在同一份卡单上。

有的人打的是“网红”之卡,互联网传播的力量在制造脏脏包等食品网红的同时,也在制造文化网红,诉诸视觉感官的各类展览天然地就是“美图”,有变成网红得天独厚的条件。还有的人打的是其他的“卡”。不论哪一种,本质上都是“认同”之卡。文化或艺术在某种意义上都是阶层或人群认同的手段,看展很多时候就是为了达成一种认同,你看过这个展,我也看过这个展,我们就有了共同话题;某名人、某专家、某领导在为这个展点赞,我也为这个展点赞,我与名人就建立了某种联系。

这些都会给人带来心理满足感。必须指出的是,这并非“好面子”“虚荣心”那么简单。事实上,它本就是文化、艺术的社会功用之一。我们每个人都需要这样的心理感受,它让生活更有意义和趣味;社会需要这样的心理机制,它增进了个体间的组织度和凝聚力。正因为这样,看展应获得更深刻的意义,简言之,不但要“打卡”而且要“走心”。如果说,“打卡”表示了观众对艺术展览的态度,那么,“走心”要求的是欣赏艺术的能力。态度的获得或许可以依样学样,能力提升却非一日之功、一人之力可以实现。

它既需要欣赏主体也就是观众自己提高素养,做足功课,更需要欣赏条件的改善也是展览举办方的努力。博物馆、艺术馆或展览举办方在抢抓、推动甚或制造过节看展这股文化“商机”的同时,还应提升策展理念和能力,改进展陈条件,让展览方式和观展手段更加友好。比如,为排在队伍中焦急等待的观众准备一些宣传、讲解,或者组织一些互动活动,让排队本身也成为看展的一部分。又如,给展览搭配一些艺术欣赏讲座,等等。在我们这样一个幅员辽阔、人口众多,而且众多人口的文化热情正在全国各地多点“井喷”的国度,有关政府和行业主管部门还应加强对展览活动的顶层规划、统筹安排,让观展的人潮流动地更加错落有序,使喷薄的文化热情变成真实的文化力量。

创作数万字手写剧本,在海拔3800米的青藏高原完成拍摄,这不仅在中国电影史堪称壮举,在世界上也难以找到第二例。23日,暌违公众视野许久的中国著名电影表演艺术家秦怡做客“海上电影论坛”,在新落成的上海市文联活动中心讲述她编剧并主演电影《青海湖畔》的心路历程。《青海湖畔》以修建青藏铁路为背景,聚焦一群为铁路通车攻克冻土层难题的气象专家和工程技术人员,讴歌了他们献身中国建设事业的无私奉献精神。当天观看完首映,秦怡十分激动:“今天看了自己的电影后,觉得这都是真事。” 拍电影的念头,在秦怡的脑海里已经百转千回。真正动手,却和她深爱的儿子于2007年离世有关。“我自己生活了九十几年,每一次都先考虑家人,再考虑自己,总觉得应该先把他们安排好了,自己才能有幸福。”儿子去世后,秦怡决定放手去圆自己的梦,做她始终放不下电影。《青海湖畔》的故事灵感来自修建青藏铁路的真实故事。经过反复斟酌,秦怡以女工程师梅欣怡作为主角,通过她的回忆串起长达30年的铁路建设历程。

这个历经人生坎坷却不改对国家和事业执着的知识女性形象,未尝不是秦怡自己的人生写照。影片中有位外国科学家,夫人遭遇车祸过世。秦怡说,她写这个人物的情感,就从自己的体会里写。为了写好剧本,秦怡到青海实地考察、体验生活,挖掘了更多感人的细节,她把所有的感情倾泻于笔端,有次一晚上竟写了3800字。“我感受到他们的那种互爱互帮,能够在工作上贡献自己的力量。如果(失去所爱)痛哭流涕,再也不能工作下去,我以前的爱人也一定会痛苦。” 除了创作剧本,秦怡还为影片能顺利开拍四处奔走。她深知这部电影不迎合市场口味,筹资困难,作为影片编剧和主演,她硬是不拿一分酬金,但这部影片仍多次面临资金危机,开机停机多次。演员佟瑞欣透露,汶川大地震期间,秦怡把自己20多万元人民币的所有存款都捐赠了,这次为了这部影片,她甚至把资产拿去抵押。在海拔近3800米的拍摄地,秦怡精神矍铄,全无高原反应。近一个月的时间,每天清晨5时就要起床拍摄,来回六个小时的车程,秦怡在路上也忙着看剧本。

由于海拔高气候寒冷,煮饭无法全熟,吃的东西放在保温盒里带到片场也变冷了。秦怡却一一克服了这些困难,她甚至要求自己出演翻跟斗等高难度动作,经过剧组成员苦劝才作罢。“支持她的不是身体,是信念,对电影的梦想和驱动。”佟瑞欣说。影片杀青后,秦怡返回上海参加上影厂演员朋友赵静的画展时,突然一条腿不听使唤,经大家反复劝说,秦怡才去医院,经诊断为腔梗,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行动较以前终究迟缓了。上影集团总裁任仲伦在论坛上对秦怡满怀敬意和歉意。因为担心秦怡的身体,他曾四五次提出反对,希望只是在上海为秦怡拍摄一部纪录片,以圆她的念想。同样的话不少人都对秦怡说过,但是秦怡执着的精神力量战胜了所有。她的魅力不仅在形象,更在心灵,为她一生忠诚热爱的事业去努力完成梦想。(完)。

电影 观众 影片

上一篇: 第五届“农民文学奖”长沙颁奖 浙江农民工获奖

下一篇: 端午节的八种文化传统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39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