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南充国际木偶艺术周启幕 川北上演木偶大戏


 发布时间:2021-01-15 01:55:49

擅长山水、花鸟、动物、人物。画风醇厚、豪放、大气,融岭南画派、西洋印象画派和海派精髓于一体,独具风格。以创作笑面大佛弥勒作品著称,作品多次获国内外大奖。受邀中央电视台大型励志谈话栏目《奋斗》录制,讲述这位艺术家的故事,2013年3~5月在法进行巡回展获得轰动。举办方负责人庞明辉先生透露,该艺术机构已与吴暑中签约,在深圳创立“吴暑中工作室”。让吴暑中的绘画艺术在鹏城发扬光大。该艺术机构并推出保本保值方式,让广大艺术爱好者收藏吴暑中的作品,做到欣赏,收藏、艺术品增值两不误。画展将展出15天,欢迎大家参观指导。(记者 孙波)。

活跃着一支传承近千年历史的提线木偶戏班。只见木偶在施展绝技的艺人手下被赋予了生命,活灵活现地演绎了一段段古今传奇的木偶戏。年过六旬艺人福鼎提线木偶戏传承人黄学仁师傅告诉记者,四月底福鼎白茶将晋京参加“二00九年北京马连道国际茶文化节”。为配合这件盛事,他将带领福鼎市白琳镇翁江村提线木偶戏班的艺人们晋京表演。言辞间流露出兴奋之情和满满的喜悦,黄师傅说木偶戏班的艺人们将带着精心制作的百来个木偶“角儿”,以及为展现福鼎白茶文化而反复修改的新编剧本,让来自世界各地的嘉宾们感受白茶的飘香,同时也领略到中国传统戏剧舞台上的一朵奇葩——木偶戏。这百余个木偶“角儿”中最特别的是一个约九十厘米高、戴大红色“武丑帽”、披大红色对襟戏服、着红裤、踏红鞋的木偶,“这个人物是这个行业的‘祖师爷’———‘田都元帅’,相传是唐玄宗时宫廷里的一名乐师,后来中国戏曲界都供奉他为保护神,所以还有个尊称叫‘喜乐神’。” 在福鼎提线木偶戏中,这位“喜乐神”的作用非同小可,无论哪出剧目,都少不了他的出场,据黄师傅说,演出进行中,“喜乐神”负责实时向观众们介绍剧情,表现十分滑稽,常常是边说边唱,并且全身都不停地摇来晃去,有点“嬉皮士”风格。

当地还有个关于“喜乐神”的有趣传说,演完戏收木偶时不能将“他”放在箱底,如果不懂规矩的把“他”放箱底了,“他”也会自己爬到上面。福鼎提线木偶戏还有一令人叫绝的特色,川剧特有的“变脸”绝活,黄师傅制作的木偶也能做到。在他的操纵下,一个木偶花旦的脸像陀螺似的转了一圈,瞬间变成了青面獠牙的“白骨精”,这也是黄师傅独树一帜的创意。福鼎提线木偶戏从南宋开始,浙南的木偶艺人在闽浙边界一带演出,并逐渐传入福鼎。清末至民国年间,福鼎提线木偶戏曾达到顶峰,据旧福鼎县志记载,在全福鼎曾有大小十余个提线木偶戏班。随后近一个多世纪以来,福鼎木偶戏传承发展历经几起几落。“现在没有什么人愿意学这门手艺,不仅因为投入较大收益微薄,还需要足够的恒心和耐性。”言语间,黄师傅颇有些落寞。目前,福鼎提线木偶已成为濒危的传统剧种,由于独具地方特色,今年四月一日,其被列入第三批福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推荐项目名单。福鼎的木偶戏班人数一般十人左右,演出时,台前一至二人操作,连说带唱,后台三五人分担拉琴、吹奏、打击乐伴奏。唱腔有京调、闽调、畲歌。说白有汉语、畲语、闽南话、浙南腔。操作木偶者还根据剧中人物分别乔装男女老幼角色。腔调、说唱,一身多能。传统剧目有《水浒传》、《西游记》、《陈靖姑》、《目莲救母》、《二十四孝》等二十四本。

(完)。

在面积很小的舞台上,由一名表演者操纵木偶,运用口技等表现手法,独立完成所有故事情节的表演。这种艺术形式手口相传,如今,却由于学习难度大,收入不高等原因,面临着后继无人,即将失传的局面。张学林老人是河南省周口太康人,年逾古稀的他是布袋木偶戏的第六代传人,如今,他的工作是每天在开封市的清明上河园里为游客表演布袋木偶戏。在一米见方的戏台的上方,搭着简单的布景,布景下是一道布围子,宽度仅容一人,演出的时候表演者就藏身其中,用双手分别控制一个或几个布袋木偶,将他们伸到搭建的布景之中,通过手部灵活的操控表现人物的情绪和肢体,人物的声音则由表演者通过口技表现。在口技中运用的一种特殊道具叫“错子”,是由两片三厘米左右的铜片捆绑而成,中间留出缝隙,表演的时候将“错子”放到喉咙的位置,通过声带和气流的震动发出特殊的声音,具有浓郁的民间色彩。

张学林每天在清明上河园表演五场,每场十分钟,目前演出的剧目是《王小砍柴》。9月6日上午,记者现场观看了这种面临失传的表演。逗笑的剧情,生动的表演,俏皮的方言,吸引了不少游客前来观看,也引发了大家一阵阵的欢笑声。表演的最后,张学林有个从布围子里钻出来的亮相,那一刻,他脸上的笑意十分真切,有着被认可的成就感。据张学林回忆,他从15岁开始跟着叔叔学布袋木偶戏表演,共掌握了五出木偶戏。木偶戏对表演者要求很高,除了手部动作和口技之外,还要学会自己制作木偶,即一个人要掌握唱、做、吹、打的全部手艺。年轻时候的张学林,在农闲时候就挑着木偶戏道具四处表演,维持生计,受过很多苦,收入也极不稳定。而他在清明上河园里安定下来之后,又面临了手艺后继无人的现状。张学林告诉记者,现在他没什么徒弟,两个儿子中也只有一个愿意学木偶戏的表演,学成可以上台表演,却又不会制作木偶。

“现在年轻人不愿意学木偶戏了,一是因为年轻人没耐心去学,没有持之以恒的信心;最重要的原因是经济收入太低,现在生活条件好了,受那么多罪,学一门不赚钱的手艺,谁不愿意。不像过去,如果不学会这个表演的手艺,就生活不下去了。”说到这里,张学林重重叹了一口气。他表示,即使以后年纪大了,不能在清明上河园里演出了,但只要还能走动,他会一直免费把木偶戏给大家表演下去。在清明上河园里,张学林有个小搭档王坤杰,负责在一旁解说。王坤杰今年17岁,跟张学林久了,开始对木偶戏有了兴趣。他很想学会木偶戏表演,现在已经学了四年,但还仍然不能独自表演,也不会制作木偶。王坤杰对记者说,学习木偶戏表演有难度,在学习口技的时候,他不太敢把铜“错子”吞的太深,一旦吞了下去,就十分危险;制作木偶的手艺也很难,现在用于表演《王小砍柴》的四个木偶,张学林就花费了将近半年的时间去制作,从雕刻脸部,到给人物制作衣服,都得自己完成。

“每一出剧里木偶的角色是固定的,每一出剧都有特定的几个木偶,无法重复,很难。” “在现在信息化时代,在网络、时尚文化流行的这样一个时代,这种民间的文化艺术在渐渐地淡化。应该把它弘扬一下,历久弥新才对。”来自浙江绍兴的游客何建平看了张学林的表演后,由衷地说道。木偶在旧时称为“傀儡”。木偶戏表演历史悠久,在《东京梦华录》的“京瓦伎艺”中就有过关于杖头傀儡,悬发傀儡,药发傀儡等表演“不以风雨寒暑。诸棚看人,日日如是”的记载。(完)。

木偶 艺术 川北

上一篇: 华语世界首套诗体"莎士比亚全集"出版 共39部莎剧

下一篇: 日本首次利用太空精子培育出“太空鼠”(图)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1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