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大黑洞被发现 每个质量约为太阳的100亿倍


 发布时间:2021-01-24 01:20:20

■本报记者 沈湫莎 公众心目中最熟悉的物理学家斯蒂芬·霍金,不久前在瑞典皇家理工学院的一场学术会议上带来了有关黑洞的“最新”理论--黑洞并不是不可逃脱的“永恒监狱”,如果你身处一个黑洞当中,别放弃,还是有办法出来的。这几乎颠覆了大多数人对黑洞的认识。传统理论认为,黑洞由质量巨大的恒星在燃料耗尽时引发的引力坍缩形成,质量极其密集,引力异常强大,包括光在内的任何物质都无法从中逃脱。“新理论”早有原作者 我们关于黑洞的大部分知识都来自霍金,这位明星科学家只要说点啥,都会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

这次也不例外,霍金“一开口”,黑洞就从吞噬一切的怪兽变成了温情的存在。不过,不少物理学家却表示这个“新理论”看起来相当“眼熟”,上海师大天体物理研究中心主任李新洲教授就表示,早在20多年前,荷兰物理学家赫拉德·特霍夫特就提出物质掉入黑洞后信息并不会丢失,而会在视界边界上形成全息图像。假如你看过《星际穿越》,那么你就知道视界指的是不可返回点的边界,一旦跨过这条边界,你就会永远坠入黑洞无穷无尽的黑暗之中。霍金此次提出的说法与此相当类似,他说:“我认为,信息并不像我们以前设想的那样存储在黑洞里面,而是在它的边界,即事件视界上。

” “如果你对黑洞研究史有所了解,你应该知道这是霍金愿赌服输。”李新洲说。关于黑洞有四次著名的“赌局”,霍金参与了其中三次,皆败。距今最近的一次发生在1997年,霍金与美国物理学家基普·索恩(《星际穿越》的科学顾问)和约翰·普雷斯基尔打赌,物质掉入黑洞后信息是否会丢失,霍金当时认为跌入黑洞物质所携带的信息会从宇宙消失掉,另外两位大师则认为信息不可能丢失。早在2004年,霍金就已经认输,他在柏林举行的第十七届国际广义相对论和万有引力大会上表示,信息进入黑洞并不会被破坏掉,只不过它已经被撕裂,不再被我们所轻易辨识。

10多年后,他的演讲再次向萨斯坎德“致敬”,李新洲表示,并没有什么新内容。烧成灰的概念极其荒唐 为了解释信息在黑洞中发生了什么,霍金用了“灰烬”的概念。他表示逃离黑洞的信息会以一种混乱无用的形式回到宇宙,失去了原先的价值。就像一本被烧掉的百科全书,即便留下了所有的灰烬,你也很难从中查到美国明尼苏达州的首府是哪个城市。不过李新洲并不认同这一概念,反而认为这样的科普是误人子弟,会使人更糊涂。黑洞信息丢失问题只是广义相对论与量子理论相冲突的一个典型例子,在黑洞这一极端条件下研究信息是物理学家常用的手段。

李新洲告诉记者,信息不同于能量、动量,各个领域的科学家对此有不同解释,物理学家要从最基础的尺度上解释这个问题。尽管没有统一认识,但大多数物理学家对信息基于这样一种认识:任何东西的基础只有是和否两种状态,比如无数个最小单位的是与否组成了《亮剑》中的李云龙的信息,目前组成物质的最小单位是夸克,但关于小的探索永无止境。“信息是状态的数目。”李新洲说,即使把李云龙烧成灰,这些最小单位的是与否仍然存在。在保存信息完整性上,全息原理提供了一种出路。

该原理认为,世界上每一比特的信息都存储在这个宇宙的边界上,边界就像全息图一样记载了全空间的所有信息,包括所有的物质组成,所有的相互作用。最重要的是,物质落入黑洞的过程完全可以用边界上的量子理论来描述,所有过程都是既不违反量子力学、也不违反引力理论。“霍金原先认为量子力学不适用于黑洞,不过全息原理捍卫了量子力学的基础,也让霍金先生改变了看法。”李新洲说。

“无错不成书”,这条潜规则长期以来被出版界“默认”着,读者也习惯性地“忍受”着。根据国家有关规定,出版物的差错率在万分之一以内才算合格。可面对每万字五六个,甚至更高的错别字和标点符号的随意使用,甚至一些显而易见的语法差错,我们还能熟视无睹吗? 五花八门的错误和不规范 2012年是“出版物质量规范年”,新闻出版总署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对科技类图书和文史类图书的专项质量检查活动。专项质检活动结果表明,在抽查的1579种图书中,编校质量合格的有1522种,不合格的有57种,总合格率为96.07%。其中,文史类图书合格率为96.11%,科技类图书合格率为96.77%,其他类图书合格率为94.42%。新闻出版总署出版产品质量监督检测中心主任齐相潼表示,绝大多数图书质量合格,许多图书呈现出较好的质量水平,导向正确,内容翔实,具有丰富的知识性、科学性、常识性,编辑校对质量上乘。

但是,也有少部分图书内容质量、编校和设计质量粗劣,属于不合格产品。在科技类图书中,常见的质量问题是科技名词术语、法定计量单位使用不规范。质检中心工作人员张艳介绍说,这种情况主要表现在有的因袭惯有称谓,如“酒精—乙醇”、“电机—电动机”、“粘合剂—黏合剂”等等;有的使用学科不当,如将航天科技领域的“热传递系数”错用于酒类生产图书中;还有的在法定计量单位使用上依旧沿用旧称,如“亩”、“斤”等在一些科普图书中还存在。图书差错多原因何在 面对出版物出现的诸多质量问题,齐相潼分析说,国家有关部门对图书质量保障体系建设的要求已提出很多年,但仍有部分出版单位未能形成有效的出版质量保障体系。一些关键的质量管理环节责任不明确,工作落实不到位,质量管理流于形式,特别是在编校工作中以审代编、以校代编、草率审读、压缩“三审三校”等现象时常发生。

关键质量关口缺乏有效工作规范,委托甚至主要依靠社会上的文化公司代为编校,依靠作者或校对软件进行校对等现象均有存在。碍于发展任务重、生存压力大,少部分出版单位没有将质量提升到法律要求、社会责任和企业发展生命力的高度来认识,使“质量给数量让步”,“质量给速度让步”。齐相潼说:“跨学科跨领域出版,忽视专业资质,也给图书质量带来隐患。”有些出版企业把生存和发展的目光盯在畅销书上,不顾自身条件和所具备的专业资质及业务能力,盲目扩大选题范围,出版自己不熟悉、不擅长的图书,致使图书无法保证质量。据业内人士介绍,随着出版规模的扩张,各出版企业新进人员不断增加,具备资质条件的人员比例却在下降,编校人员基本功参差不齐。加之对人员培训不及时和培训内容的针对性不强,不少编校人员的知识未能得到及时更新,没有准确把握各项质量标准要求,结果出现了很多不符合相关规定与标准的差错。

此外,部分编校人员职业精神的缺乏,也导致了出版质量的下滑。在某些单位的编辑出版环节出现了怪现象:作者依靠编辑把关,编辑依靠校对把关;反过来,校对依靠编辑把关,编辑依靠作者把关。在这种相互依赖的循环中,导致图书错误百出。要在“三审三校”上严防死守 怎样加强出版物质量管理与规范工作?齐相潼开出了几剂“药方”: 首先,各级出版行政和主管部门应结合当前出版形势,在选题论证和审批制度、稿件“三审”制度、重大选题备案制度、责任编辑制度、校对责任制度等方面,适时充实新的管理内容,不断完善出版物质量的预报机制、引导机制、约束机制、监督机制、奖惩机制、责任机制,保障出版物质量水平不断提高。其次,出版单位要围绕“三审三校”这一保证质量的根本环节,充分认识到编辑和校对是保证质量的两个根本支撑点,对各岗位人员的知识素质和业务技能严格要求,保证“专业的事由专业的人来做”。

第三,出版业的核心竞争优势在于拥有一支整体知识水平高、综合素质强的人才队伍。出版单位应根据图书出版发展情况分层次、有重点地设计培训内容,开展专业培训,着重在出版及质量管理法律法规、编辑工作规范、编校质量管理、出版标准规范等方面,提高编校和出版人员的质量意识;在编校加工技巧、文字语言使用规范、专业知识等方面,提高编校人员的业务技能;在出版工作社会责任、出版工作规律等方面,提高编校人员的职业意识和严谨、敬业的职业品格;鼓励“走出去”,支持编校人员多参加各种业务培训、学术研讨、知识讲座等活动。本报记者 刘 彬。

黑洞 质量 马中佩

上一篇: 南京东汉晚期古墓墓主应为贵族 墓门券顶有3层

下一篇: 贵阳的哥为山区孩子“讨书”7年 捐书十万余册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3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