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表明瞳孔透露性取向:放大程度表明欣赏程度


 发布时间:2021-02-23 00:42:11

德国有科学家针对大脑收藏信息及讯息的部位做测试,发现时常上网看色情照片的男性,大脑记忆力较差。研究人员表示,因看色情照片所引发的性冲动,会影响人类的认知过程,进而影响记忆力。此项研究针对了28位、平均年龄为26岁的德国异性恋男性进行测试。他们让受测试的男性使用电脑,分别观看色情照片与一般生活照,再回答目前所看的照片与前面几张是否相同,以测试其记忆力。结果,看生活照的男性有80%能答对,但看色情照片的男性回答准确率仅60%。研究人员强调,平时上网看色情照片及影片成瘾的人,通常还会出现工作态度较怠惰的情况,且人缘会较差。此项研究结果将有助于心理学家了解其中原因。

最近有媒体载文说,民国时期的男性作家发表文章常用女士名字署名。如郭沫若刊文用“安娜”,茅盾发表小说用“冬芬”,甚至老诗人柳亚子也争相追求时尚,发表诗作用“松陵女士”的别称,如此等等,不一而足。其实,用异性名字为作品题款,这在上一世纪陪都时期的重庆文坛就不乏其人其事。譬如,冰心当年迁来陪都重庆,住在沙坪坝歌乐山的潜庐,为重庆一家叫《星期评论》的刊物闭门创作关于女人的系列散文,发表时均署名为“男士”。后来被慧眼识珠的名家叶圣陶发现,将其中名为《我的同班》那篇,选登在他主编并在重庆出版的《国文杂志》上。该文描写作者的同班同学L女士走向社会后成了一个妇产科医生,虽然她为他人迎来了许多宝贵的生命,但当自己的北方住地被日寇铁蹄践踏后,她觉得在这儿过亡国奴的生活没有一点意思,于是,毅然来到陪都重庆,并穿上戎装,跨进战地医院,实现了一个时代新女性乐为民族解放献身的愿望…… 叶圣陶在重刊此文时,特意加了一段按语:“‘男士’当然是笔名,究竟是谁,无法考察。但据文坛消息家说,作者便是大家熟悉的冰心女士。从题取笔名的心理着想,也许是真的。

现在假定他真,那么,冰心女士的作风改变了,她已经舍弃她的柔细清丽,走向着苍劲朴茂。” 从叶圣陶的评论可以看出,冰心之所以对此文署名为“男士”,主要在于《我的同班》改变了作者原有“柔细清丽”的创作风格而为“苍劲朴茂”。文中女主人公如此豪迈英武,她的个性显露,使得女作者的艺术风格,也从柔弱变得更加刚强了。当然,除此之外,冰心散文署名男士的缘由,还有另外两点也是值得注意的,那就是: 首先,《我的同班》是总题为《关于女人》系列散文中的一篇,署名男士则更能引起读者从男性眼光来观察和思考女人,况且报刊的读者大多数是男性,所以用男性视角署名更能吸引读者眼球。其次,冰心在这儿也有一点儿赌气。在她看来,既然男性作者可以署女名,女性作者为啥不能够署男名呢?所以,具有五四时代敢作敢为反抗性格的冰心,便对天下男性作家来了个反其道而行之,于是大大方方在自己文章题目下面署了个“男士”的笔名。(彭斯远)。

2009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已经“名奖有主”,三位科学家分获殊荣,其中两位是女性。这种单兵突进式的现象,也许是女性慢慢在科学上崛起的标志。不过,如果从诺贝尔奖官方网站发布的统计资料分析,一个明显的事实是,尽管女性已经更多地进入诺奖的行列,但与男性相比,她们前进的道路依然艰难。不计今年的诺奖获得者,从1901年到2008年,已经有816位个人和组织(793人、23个组织)获奖。其中,女性获奖次数为36次(居里夫人两次),但获奖的女性仅有35人。

如果以个人统计,则获奖女性只占4.4%。从生理学或医学奖单项看,迄今有192人获奖,但女性只有8位,占医学奖的4.17%。如果加上今年获奖的两人,则比例为5.15%。不过,如果从获奖次数看,女性离诺贝尔奖的距离则大大跨进了一步。历史上获得过两次诺贝尔奖的有4人,分别是居里夫人、约翰·巴丁、莱纳斯·鲍林、弗雷得里克·桑格。以两次获奖衡量,则女性占25%。当然,获奖最多的是国际红十字会,共3次,还有另一个组织联合国难民署也得奖两次。然而,诺奖如此低的女性获奖人数,又与今天从事科学研究的女性人数不成比例,尤其是在发达国家,例如美国。

今天,在兽医学和药学方面获得硕士学位的人中,女性超过了男性,占2/3。在法律方面女性则与男性等量齐观,获硕士学位者占约50%,医学超过40%,牙医超过1/3。在商学院中获得硕士学位的女性,也从1970年的3.6%上升到2002年的41.1%。中国女性投身科学研究的同样不少。截至2007年年底,中国科技人力资源中,女性占科技人力资源总量的38%。然而,科技高层人才中女性却极度匮乏。在两院院士中,女性所占比例只有5%;973国家重点基础研究发展计划的175位首席科学家中,女性只有8人,占4.6%;“长江学者”中,女性占3.9%;中国青年科技奖获奖者中,女性占8.4%。

美国和中国的女性投身科研有一个共性,即高端人才较少,从而拉大了女性与诺奖的距离。而高端女性科研人员匮乏的原因中外也有共性,即在事业和家庭上很难两全。困扰女性事业的因素依次是:子女教育、事业发展和经济收入。美国的调查也表明,女性投入科学研究要面临家庭和事业的挑战。此外,在多数国家,女性要从事科学研究仍然有很大的困难,包括传统的偏见和性别歧视。所以,尽管今年的诺奖体现了女性增加的亮色,但全面地看,女性仍难和男性在诺奖上平分秋色。不过,从另一个方面看,只要女性全身心投入科学研究,她们甚至可能比男性更能获得成果。

因为,女科学家是培养出来的,而不是天生的。□张田勘(学者)。

瞳孔 程度 男性

上一篇: 《百年天演——〈天演论〉研究经纬》出版

下一篇: 太原80岁专列车厢将搬家 曾运送毛泽东等领导人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16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