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漳州书画纪念弘一法师圆寂70周年


 发布时间:2021-02-23 00:42:07

年画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春节将至,一个木版年画展就在福州登场,并将持续整个新春佳节期间,助推木版年画的抢救与回归。作为福建漳州颜氏木版年画的第六代传人,颜仕国专擅印刷,已被列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他在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表示,计划招募弟子传习技艺,与高校及研究机构合作引入文创力量,“把已经从厅堂走下来的木版年画,重新带到世俗生活中来。” 漳州木版年画,起于宋,兴于明清,曾占据缅甸、新加坡等地华人圈的年画市场。即使在木版印刷式微的当代,它仍与天津杨柳青、江苏桃花坞、四川绵阳等地共享“中国民间四大木版年画”的盛名,入选为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在福州的木版年画展上,漳州木版年画的绝大多数来自于颜氏家族的收藏。其中,狮头衔剑、文武门神、老鼠嫁女等,充满中国民间艺术的张力和诙谐。“漳州年画的特殊年味,在于它勾连闽台两岸乡愁,也成为海外侨胞对乡土故园的寄托。”策展人、福建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王晓戈告诉记者,随着大批闽南人迁居台湾,带去方言信俗之外,漳泉木版年画传入台湾,其中台南即为最大年画集散地;过去,漳州年画也行销海外。在一幅“招财王”前,王晓戈解读道:财神骑狮子,一手持蕉叶,一手握铜钱,身旁侍立两个“憨番”外国人。

“‘蕉’,闽南话谐音‘招’;‘憨番’则表现万国来朝,可见闽南长期依托海外商贾形成的开放型海洋文化特色。” “漳州、泉州、台南同属闽南文化圈,年画大同小异,年味大致相同,共同勾勒出闽南木版年画的完整艺术风貌。”王晓戈说,闽台民间信奉的神祇众多,两地年画中即存有古老的神话元素,“这些本土文化、民俗文化才是中华民族文化自信的根源脉络。” 随着社会的变革与发展,如今,颜氏木版年画传承人颜仕国掌握的只是印刷工艺,颜仕国的堂哥颜志仁则是目前会雕版的唯一艺人。因为年画市场衰弱,他也很多年没有刻版了。近年来,沉寂20多年的颜志仁感到“中国越来越注重‘土’的老东西”。他重新拿起刻刀,出山之作即是海外华人圈最为热衷的“关帝”像和民众讨喜的“魁星踢斗”像。“做版就像做人,不是木头越硬越好,过硬则纹路容易磨平,梨木细腻柔软反而最好,横刻竖刻纹理都细,吸水性好,拓印画质润泽。”他说,颜氏珍藏的旧版已不及鼎盛时期的三成,现在他正寻找木料开发新版。古法中草本汁液加上白土灰在纸面上营造出的凹凸感,让颜仕国着迷。他的工作台就如同实验场,不同的草本药材浸泡出深深浅浅的黄色,“父辈用的一味药材已经很稀少,要找到替代品。

”令他更忧虑的是,漳州年画最为独特的黑底功德纸,因丧事仪式简化、黑纸无人生产而绝迹。重振木版年画辉煌之路还很漫长,但颜仕国“不舍就此断流”。5年前,他与当地人一起一起开办漳州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馆,专门展示颜氏木版年画,并现场演示年画的印制。而且,每年春节他都要指挥儿孙晚辈将传统年画贴到老宅大门上。“漳州木版年画匠心独运,体现了闽南文化积淀和传统民俗的审美情趣。”漳州科技学院艺术设计学院院长许宪生说,作为闽南文化圈的奇葩,漳州、泉州和台南的木版年画以其独特的艺术文化美学价值在学界掀起热潮,其间不乏闽台专家联手返本开新。福建省图书馆副馆长陈顺认为,木版年画保护应与数字艺术跨界融合,“我国文博系统进入了传统艺术对接文化创意的活跃期,这为木版年画带来好契机。” 福建省漳州文化产业发展促进会会长严永德正在进行民间艺术的活化尝试,他从漳州年画提取闽南民俗文化元素,开发伴手礼、邮票、画册等文创产品,“市场将瞄准东南亚有故土情怀的人群。” 在严永德创办的漳州永润文化中心的木版年画展厅里,古老的雕版和传统的年画令人叹为观止。严永德说,“有些东南亚回来的侨胞,到我这里来买年画,买的是一种记忆和情怀。

” 王晓戈则对一幅香港藏家收藏的“武门神”年画印象深刻,“相较于泉州、台南年画的风格多样、样式丰富,漳州年画过去缺少变体,如今何不尝试些流变,重返世俗?”(完)。

田沁鑫的新戏《聆听弘一》用众人七嘴八舌拼凑出来的弘一法师,渐次成为丰富而立体的传奇,希望与现场观众达至灵魂的交流。4日晚在保利剧院上演的话剧《聆听弘一》极具装置感的舞台空间层次分明。后方明亮现代的矩形播音间内,网络播客“坏蛋调频”的主持人伍叁伍伍与“萝卜电台”的主理人萝卜大叔,正在直播一档“寻找民国坏蛋”的节目。两位现代DJ透过“窗口”,发现一群活色生香的民国广播人,“穿越时空”参与他们的生活。一众角色在错落展开的当下与民国两个时空跳进跳出,猜测与史实相伴相生,民国人七嘴八舌拼凑出来的弘一法师,渐次成为丰富而立体的传奇。而观众借由台上众人之口“聆听”到的,正是李叔同曾经的“发声”:关于艺术、爱情、文化、自觉、出世与入世等等跨时空的话题。这台戏里,没有一代高僧的训诫。李叔同或弘一法师,虽在青春靓丽、衣着时髦的民国广播人口中不断被提及,并被剧中虚构的民国电影明星以“戏中戏”的方式装扮演绎,但他的具体形象,始终未在舞台上出现,仅以修行的剪影或肖像,在颇具先锋气质的多媒体影像构建的一个个场景中,与观众谋面。

该剧志在用匪夷所思的创意,发现弘一法师精神的当下意义,并由他带出“自觉”和“自控”的概念。“在这样一个互联网时代,一切都被碎片化,比如我自己,就老刷手机,很难控制,更不要说心性了,全是虚妄的念头,这部戏的现实意义,就是以戒为师。”田沁鑫说。在她看来,李叔同和弘一法师根本就是两个人。李叔同是民国时期的艺术天才,多情多思,敏感热烈。弘一法师“以戒为师”,无上清凉。“小时候害怕看弘一法师圆寂时候,躺在床上的那张照片,配有他圆寂前写的四个字:悲欣交集。上了戏剧学院才知道中国的第一部话剧叫《茶花女》,其中玛格丽特的扮演者是照片上的这位和尚,他是中国话剧创始人。也是中国第一个开设裸体课堂的画家,也是中国流行歌曲的开创者。” 坚持在剧中不让“弘一法师”出场,田沁鑫坦言是不希望把戏做成传记,所以采用“聆听”的方式——由广播剧演员带出弘一法师的诗、与亲友的书信、朋友回忆他的话,以及他的佛法主张。

“除此此外,我实在不知道他跟媳妇怎么说话,跟同事们怎么说话。我只能看到一些回忆录,还有他自己留下的六卷文集。我想让剧中人说的都是他说过的话,这样大家不会妄言法师,或者我打妄语去编撰法师。” 《弘一法师》由杭州文广集团杭州话剧艺术中心、上海觉群文教基金会、北京清心文化联合出品,将在北京连演五场。(完)。

弘一法师 漳州 法师

上一篇: 川端康成罕见晚年影像被发现 极为珍贵少见(图)

下一篇: 专家谈民间藏宝拍卖会:勿跟风追求高回报(图)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0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