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3年宋教仁被刺杀事件漫画等将在北京展出


 发布时间:2021-02-23 00:58:27

昨天上午,100余名志士后裔齐聚长乐园辛亥革命百年纪念墙前,缅怀先烈,追忆逝者。上午11点,长乐园辛亥革命百年纪念墙,2839个辛亥革命志士的名字在阳光下闪闪发光。100余名志士后裔来到纪念墙前,缅怀先烈,畅谈当下。78岁的李遵厚爹爹已是多次来长乐园了,他一眼就从纪念墙上找到了父亲李威的名字。“他当时是陆军第三中学的学生,20岁就参加了革命,响应起义参与学生军,守卫武汉城……”李爹爹告诉记者,虽然父亲英年早逝,但他的事迹在家里依然口口相传。64岁的熊永铸是武汉辛亥首义研究会的会长,也是此次活动的组织策划者。

之前,他还联合了志士后裔们先后走访了辛亥首义烈士陵园、扁担山辛亥铁血将士公墓等多处陵园。此次活动中,第二代、第三代志士后裔大多已经六七十岁,第五代后裔,3岁的小女孩馨馨,无疑给大家带来了更多的欢乐和希望。馨馨的外婆沈梅娣是第三代后裔,其祖父和外祖父都参加过辛亥革命首义,为了让革命精神后继有人,每次活动,她都会带着馨馨参与。记者李元 通讯员阎明凤。

摄影/本报记者 王晓溪 剧中从喜剧到悲剧的过渡往往只需要一句话,所以很多观众是笑着哭的,因为这个戏触到了他们的青春之痛、职场之痒甚至成长之惑。正如主题曲《最后》中的歌词“谁会笑到最后,谁被记住最久,谁不怕一个人走……” 已经携四大名著系列舞台剧之一的《三国》走过广州、重庆、杭州三座城市的林奕华,昨天与剧中刘备、诸葛亮、周瑜、司马懿及历史老师的扮演者亮相京城,明晚该剧将在保利剧院拉开此次五城巡演北京站演出的帷幕。林奕华的名著系列,承袭着用经典索引时代命题的理念,此次《三国》演出票的正面赫然用英文写着“何为成功”,这无疑也成了全剧用“桃园三结义”、“三顾茅庐”、“三气周瑜”等12段节选故事,寻找历史人物孤独一面后所要探讨的终极命题。从现场播放的一个个视频片段不难看出,12位女演员扮演的学习历史的学生,在一间教室中与三个男老师一道,带着女性的身份模拟着小说《三国演义》中的英雄人物和典故。之所以没有选择明星,林奕华称,“《三国》的戏不是集中在一个人身上,而是要看一个整体。” 剧中,“桃园结义”被搬进了台北桃园机场;曹操用赤兔马和“安琪拉宝贝(Angelababy)”诱惑关羽;汉献帝的“衣带诏”一计完全是因为QQ被盗、微博没人关注才不得已而为之;而诸葛亮东吴借兵,七步成歌《春天里》……每段经典传说皆是以现代人的思维去质问历史,改编人物。

此外,剧中搞笑台词也比比皆是,比如饰演刘备的演员说“换作是我,可就要三揍茅庐,见他一次揍一次”,而曹操则感慨道:“陈宫、关羽相继离我而去,难道是因为我不够sexy吗?”不过在林奕华看来,“剧中从喜剧到悲剧的过渡往往只需要一句话,所以很多观众是笑着哭的,因为这个戏触到了他们的青春之痛、职场之痒甚至成长之惑。正如主题曲《最后》中的歌词‘谁会笑到最后,谁被记住最久,谁不怕一个人走……’剧中抛出的问题——谁有真正的朋友?谋略一路到底是成是败?这个时代是不是悲观的?历史与现实往往有共通的地方。” 一位比北京观众率先看过这出戏的历史系学生发微博说:“看书时觉得三国里没有‘人’,只有故事和人物,热热闹闹起起伏伏,无聊。但今天,周瑜没有朋友,孔明没有知音,献帝错付终生,陈宫无所依附……感谢林导,把人当人看,生命才万万千千。”(郭佳)。

“农民工”,作为新时期进城务工农民的特殊称谓,有它的时代性和现实局限性。中国13亿人口中,农民工到底有多少?据国家统计局监测调查结果显示,2011年,全国农民工总数已达到2.4亿人。浩浩荡荡2亿多农民工大军,他们有着怎样的人生传奇?又有着怎样的拼搏和梦想? 笔者曾经在乡村生活,但那时农民都还守在乡村,没有外出务工这一说,也就没有农民工这一称谓。而后来跟农民工的接触,虽不算太多,却也一直没有间断。每年春节回乡探亲,或下乡采访,经常在火车逼仄的车厢通道里和他们相遇。他们疲惫的身体和眼神,流露着返乡时的巨大惊喜。特别是在热闹非凡的春节里,那些游走五湖四海大江南北、经风雨见世面的返乡农民工成了乡村的一道盛景。他们带回的城市见闻,也成了乡村年夜饭桌上的丰富谈资,甚至走村访友时的骄傲。乡村因他们的回归而喧闹多彩,老人因他们的回归而安心满足,留守的妇女儿童因他们的回归而欣喜幸福。散出最好的烟给打工返乡的同伴抽,穿上最好的衣服走在村道上,讲述打工生涯中最体面光鲜的经历。报喜不报忧,这是农民工不约而同的选择;不让自己在城里遇到的不堪让他人知晓,这是他们维护自尊的底线。

当然,在返乡的浩浩大军中,不仅仅有背着行囊艰辛往返的,还有一批衣着得体、开着车的事业有成者,他们的举止打扮完全被城市同化了,身份也有了华丽的转变,由农民工蜕变而成新型市民,他们对自己的人生又有着怎样的定位呢? 想知道他们的故事——这些到都市找活路的农民们,在城市里会有什么样的遭遇、收获和抉择?这便是我们写作长篇小说《农民工》(黄山书社出版)的初衷。店员、保洁工、传菜员、送水工、快递送货工、保安、迎宾员等这些被认为低档的工种,是年轻农民工挥洒青春、维持最低生存水平的选择;而建筑施工、通下水道、擦洗抽油烟机、修屋补漏、蜘蛛人、收破烂等等更苦更累的一些工种,则是农民工密度最大的地方。当然,也有挤进了高层写字楼,做着收入一般的电脑程序员、保险业务推销员等稍显文化特征的农民工。城市给他们带来物质收获的同时,也带来了压抑、打击和伤害,这些苦难的碎片最终铸造了他们,这就是《农民工》所要表达的一个主题。另一个重要的主题则是“返乡”,这是经历了城市之后一种有意识的回归,不再是单一的回到故土、守护家园、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而是有了一定见识和物质、经验、技术积累后的“现代”农民,在自己的家园里重新创业,使曾经感觉“卑微”的灵魂得以大放光彩,使自己的“野心”和理想在“自家”的土地上坚挺地站立起来。

在《农民工》的写作中,我们力图在小说的历史语境和文学叙事的开掘上,有一些突破和超越,充分利用了长篇小说时空广阔的优势,全景而多维地凸现农民工现象的历史根源——从农业文明向现代文明的过渡,必然会催生新一代农民的出现,从而使这部小说的文本叙事与历史真实融合在一起。在这样特定的历史场景中,完整地写出人物的性格成长史,写出他们情感的流程与精神的升华,并以此来观照农民工们整体的物质生态与精神生态的演变,尽最大可能地使这部作品达到长篇小说文体应有的史诗品格。同时,我们还努力在小说创作中体现出一定的历史理性与现实批判的锋芒,塑造一批血肉比较丰满的人物形象,使之构成《农民工》的内在活力与审美意蕴。小说还着力通过农民工外出创业、而后“凤还巢”回到家乡投资的故事,提出一向为人忽略的农民工的文化资本向经济资本的转换问题。农民工问题及其解决已经成为整个社会的热点和着力点,我们有理由期待,农民工这一城乡二元结构的特有产物,会在一个看得见的时间里成为历史,农民和工人不再是混为一体的农民工,而是让农民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产业工人。

但愿《农民工》里记录的农民工的悲喜生活,将成为中国的永不重复的历史。许 辉 苗秀侠。

漫画 历史 辛亥革命

上一篇: 海派“互联网+中医”健康服务亮相米兰世博受热捧

下一篇: 纪录片《我的人生我的课》元旦将开播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9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