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作家白先勇:写作时心中默念的是桂林话


 发布时间:2021-02-23 01:23:35

记者在关公研究会获悉,台湾首座关公夫人庙主体日前建成,填补了台湾关公夫人庙的空白。据关公文化专业委员会、关公研究会副会长孟海生介绍,在关公故乡运城一带传说中,关夫人是一位很有文化素养、医术精湛、极受尊重的乡间医生,也被百姓拜为医药与赐子之神。据孟海生介绍,在历史上关于关夫人的史料记载非常稀缺,甚至连《三国志》《三国演义》这样的史籍小说中,都没有提到过关夫人,更没有一部系统的关于关夫人的专著。虽然目前关公崇拜热已波及全球206个国家和地区,中国内地曾有超过30万之数的关帝庙,仅有两三座供奉关夫人;台湾地区1.6万多座寺庙中,有1.5万多座单供或合供着关公,却无一供奉关夫人。2006年9月份,台湾关帝联谊会、弘道协会15人专程赶到运城,特邀关公研究会搜集、整理、考证有关关公夫人的史料,经过3年多的史料收集以及对传说的考证和严密推理,2009年一部系统介绍关公夫人生平的专著——《关公夫人索解》呈现于世。2011年,台湾地区以此书为理论基础,开始在台湾“敕建礁溪协天庙”建造高规格的关夫人庙。日前,关夫人庙主体已经落成,定名“圣后殿”,该殿目前正在进行外修内饰等后期工作,大约一年以后向世人开放。

(王荔)。

台湾“70后”写给13亿大陆同胞的一封家书—— 台湾70后青年廖信忠从台北到上海工作已近两年,他发现身边的很多大陆朋友“对真正的台湾其实并不了解,台湾对他们而言往往只是个空洞的政治概念”。于是,廖信忠怀着一种神圣而朴实的使命感,决定以自己在台湾30多年的成长经历为线索,向大陆同胞讲述《我们台湾这些年》,把过去30年来“台湾老百姓自己的故事”告诉13亿大陆同胞。-先网络后出版引起关注 廖信忠最初将《我们台湾这些年》发表于天涯杂谈和凤凰网,因为“读起来真实”,立即引发百万网友热议,随后被北京读客图书有限公司重金签下,并与重庆出版社合作出版,首印30万册。在《我们台湾这些年》里,廖信忠从自己出生的1977年写起,他以一个台湾平民的视角,细述30多年来台湾的大事件和自己成长的小故事。1975年蒋介石逝世后,台湾局势骤然微妙;蒋经国于70年代末力排众议,强力发动台湾社会变革,直接推动了台湾的经济腾飞;接下来的几十年,李登辉、陈水扁、马英九等政治人物粉墨登场,台湾社会风起云涌,每一个最普通的台湾人,都卷入其中,日常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30多年的社会巨变,也给廖信忠和他的家人,留下了许许多多令人难忘的欢笑与泪水,廖信忠以温暖而诚恳的文字,将30年来台湾老百姓最真实的日常生活和悲喜人生,生动地呈现在读者面前。

随意翻看书的某一页,貌似风趣甚至有点无厘头的叙述,让人在忍俊不禁之际,也真实地触摸到了“大历史”下的小人物的命运。1987年以前,台湾学校都会有些“反共爱国”教育课程,在这类课程作文末尾都会来一句“拯救水深火热大陆同胞”之类制式的片尾。一次课上,作者竟然举手问了老师这样一个问题:既然大陆的武器这么烂,那为什么我们还不快‘反攻大陆’呢?那一定会成功的啊!”老师想了片刻,回答道,“呃……因为我们都是同胞,所以不能用武器攻打他们,这样会伤害到同胞啊……” -上世纪80年代台湾民众 才开始走出阴影 小学时作者和所有的台湾小学生一起背诵“蒋公遗嘱”,音乐课也要唱“蒋公纪念歌”。比如小学二年级课本中收录的《蒋公的故事》是这样写的,“蒋公从小不怕劳苦。他每天都要洒水扫地,帮着母亲到园里去种菜。母亲织布的时候,他在旁边读书。有一天,他到河边去玩,看见河里有许多小鱼,向水的上游游。因为水太急,几次都被冲下来。但是鱼还是用力向上游。蒋公看了,心里想,小鱼都有这样大的勇气,我们做人,能不如小鱼吗?” 在作者的记忆中,“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台湾的民众都被教育着共产党要‘血洗台湾’,因此从小开始我就有这种阴影。

一直到20世纪80年代开始,台湾一般民众才慢慢从阴影中走出。”随着台湾社会逐渐走向开放,作者也开始走出台湾,接触到了大陆人,“他们说话的方式以及用词与我们有很大的不同,虽然都是说中文。”第一次来到北京,正宗的京腔走下屏幕就在耳边,文化冲击让他久久难以忘怀。-呈现对政治和娱乐的关注 对于台湾政治事件的关注似乎从作者出生时就与他如影追随,1977年作者出生在被赶出联合国后风雨飘摇的台湾。从1978年的蒋经国继任,到1987年台湾宣布“反攻大陆”无望,再到2006年“红衫军”倒扁,作者用接近全书一半的篇幅,叙述了各种政治事件对台湾社会、家庭以及对他个人的影响。另一方面,在以编年体为写作形式的框架下,他一边记录政治、描绘社会,一边叙述自己的成长。对于台湾娱乐文化记忆的回顾作者也着墨颇多,琼瑶剧播出、小虎队走红、《泰坦尼克号》上映等重大娱乐事件的描绘,相信会引起不少读者的共鸣。金庸的小说曾经就在台湾被禁。比如《射雕英雄传》在台湾叫《大漠英雄传》,原因在于“射雕”两字出于毛泽东诗词,所以被迫改了,更早以前的“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因为“东邪”二字,在东方的桃花岛上,有暗喻台湾的意思,所以也被禁了。

罗皓菱。

白先勇 桂林 台湾

上一篇: 追寻远古记忆 蒙古族剪纸艺术展亮相重庆

下一篇: 国际艺术教育交流与合作论坛举行 助力人文交流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187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