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臂将军晏福生出身拳师世家 曾经历土地改革(图)


 发布时间:2021-02-23 00:42:23

1995年出生的湖南作家林卓宇入列其中,成为中国作协当前最年轻的会员。有着“中国90后作家掌门人”之称的林卓宇出生于湖南浏阳,5岁就写下首篇作品,11岁出版首部30万字文集,15岁成为湖南作协作代会最年轻的代表,16岁荣膺全国史上最年轻的作协理事,同年推出个人系列文集,获北京大学校长周其凤亲笔题词祝福。17岁囊括“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冰心文学奖、鲁迅青少年文学奖在内的300项中国青少年文学赛事首奖。林卓宇的创作涉及面很广,但他说自己最开始接触的还是小说。

从当年的童话《海底狂欢》到如今的小说《摩登少女》,期间经历的变化令人欣喜。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曹文轩曾指出,林卓宇在小说中体现的叙事技巧是不容小觑的,而他对人性的体悟,尤其是对女性心理的描摹更令人“不可思议”。林卓宇的散文集《那曲年月》、诗集《仙境的节奏》等作品也曾打动千万青少年,在新生代文坛深具影响力。曹文轩曾评价道,林卓宇对散文的写作也是驾轻就熟,从容、老辣,如若隐去那些可以暴露他年龄特征的信息,则可称是完全成人化的文字。

已故老诗人雷抒雁则对林卓宇创作的“不凡功力”啧啧称奇,著名诗人汪国真更是对其诗句体现的艺术表现力大加赞赏。当前,刚结束高中学业的林卓宇,已出版了13本书,即将进入中国人民大学学习。谈及此次以最年轻者的身份加入中国作协,他仍旧保持着平日特有的清秀笑容,他称自己会珍惜机遇,但日后必然会有更多挑战,因而保持“写的姿态”很重要。褪去“90后文学领军人物”、“美少年作家”这一系列光环,林卓宇说自己本质上就是个小城少年,闲时他喜欢在浏阳河畔信步,观察小城百态,其余时间则给报纸写写专栏。

他认为自己是一个普通的“织梦者”,其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自己的作品能让读者心中最隐秘、最孤独的部分,得到深刻的鼓励和认同。

昨日,漳州市南靖县山城镇雁塔村,延续200多年的保生大帝巡安庆新春民俗活动再度上演。8时许,伴随着鞭炮齐鸣,锣鼓笙笛,保生大帝和“牵马将军”以及其他神明雕像与香炉,在众人的簇拥下沿着村内大街小巷行进。值得一提的是,“牵马将军”坐在尪桥上面,马像高36厘米、宽56厘米,牵马将军高36厘米、头戴将帽、左手持马缰、右手按马头,栩栩如生。所到之处,村民们点香敬拜,燃放烟花爆竹,祈求合家平安。据了解,该村供奉保生大帝的寺庙为真圣宫,保生大帝俗称大道公、吴真人,本名吴夲(公元979—1036),字华基,北宋泉州府同安县明盛乡积善里人(今漳州台商投资区角美镇),其为民间医生,精通医术,治病不分贵贱,医德仁心高尚,深受人们敬仰。

(徐东升 林晓琪 文/图)。

一步一步迁升到总司令的高位,冯玉祥是我国近代史上一位伟大的爱国主义者。冯玉祥晚年在美国,他无数次地公开讲演,谴责美国政府援助蒋介石打内战的错误政策。他毅然决定回祖国来参加建设新中国的大业,归途中却在黑海遇难。究竟是谁谋害了一代爱国名将? 近日出版的《传奇将军冯玉祥》一书由冯玉祥儿媳余华心女士撰写。作者在书中首次公开了冯玉祥遇难的详情。在该书出版后,本报记者对余华心女士进行了专访,她首次向本报独家披露了大量将军遇害的细节。余华心女士告诉记者,她从二十多年前开始着手写介绍冯玉祥的文字,总计已写了60余万字。

冯玉祥生前著述很多,他的前半生在他的《我的生活》中有详细的记述,但是他晚年这一段历史的空白,是由她在多年前填补完成的。1948年7月31日,冯玉祥一家冲破了国民党特务的重重围困和迫害,在纽约登上了“胜利”号回国准备参加政治协商会议。夜幕渐渐降临,“胜利”号驶进茫茫夜色笼罩的黑海。冯玉祥将军格外兴奋,因为他偕妻子、儿女返回祖国的日子越来越近了。冯将军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半倚在床上,向女儿讲述着他1926年去苏联时的情景。突然,老将军打住了话头,感觉到舱房内有一股异样的气味,回过头来一看,只见一丝黑烟正从紧闭的门缝中涌进包间。

由于大火首先烧毁了无线电报务室,报务员连拍发“SOS”的时间也没有得到。因此,外界对“胜利”号大火一无所知,也没有外人前来救助。“胜利”号上烈焰冲天,浓烟滚滚。船上的大火只能任其自生自灭了。冯将军和他的小女儿,3名苏共中央委员以及200多名乘客遇难。冯将军的骨灰盒于1948年11月回到祖国。余华心告诉记者,对冯玉祥将军之死,当时的美国国务院拒绝评论,只是不着边际地宣称:“蒋总统因冯玉祥之不忠行为,已于本年1月间撤销其政府职务。” 传奇将军 黑海罹难 余华心透露,根据苏联的调查报告—— 轮船油漆混有烈性炸药 应是特务策划谋害将军 广州日报记者:您与丈夫结婚是1958年,那已经是将军遇难的第10个年头,之前见过您的公公吗? 余华心:1935年,当冯玉祥将军组织领导的抗日同盟军被迫解散,他满怀忧愤二次隐居泰山时,在同盟军中任总务处长的父亲余心清,带着母亲和一岁多的我,也上山居住,那时见过。

1943年春节,母亲带着九岁的我去给将军拜年,他穿着北方农民那种半截子粗布棉袍,和我们面对面站定,互行三鞠躬。留饭后,他把我们领到书房,给我们母女俩每人画了一幅蔬菜水彩画,给母亲画上的题词是:“一个大白菜,味是真正美,大家常常吃,打得倭寇必败北”;给我画上的题词是:“红萝卜,紫茄子,味都好,味都香,大家多吃些,一定打过鸭绿江。”。

晏福生 将军 湖南

上一篇: 悬疑小说家李西闽新书致歉女性:每个男人都是凶手

下一篇: 北京方言里的“猴”:毛猴儿 猴儿拉稀 猴儿顶灯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54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