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陵近90岁核桃树死亡 系"绿化之父"傅焕光栽种


 发布时间:2021-02-23 00:42:48

昨天,记者从江苏人民出版社获悉,该社新近推出了一本《小难民自述》,说的是在抗日战争爆发之初,“小岵”与全家人在外公的带领下,从南京辗转经安徽、湖北、湖南、贵州,终于逃到了云南昆明。记者了解到,作者本名吴大年,她的父亲吴鼎是中国新闻界知名前辈,她的儿子则是历史学家钱乘旦。这本她13岁时写成的书,被称作为东方版的《安妮日记》。书中细节披露—— 抗日战争中的小难民, 从南京到昆明 昨天,该书编辑卞清波告诉记者,“小岵”的本名叫吴大年。吴大年的父亲吴鼎(定九),祖籍江苏常州,是中国新闻界的知名前辈。南京沦陷的十天前,吴大年的外公带领这一家九口,踏上了逃难的漫漫征程。在《小难民自述》里,吴大年记下了惊心动魄的遭遇。一个晴朗的早晨,她和妹妹出门买早点,忽见“居民们非常惊慌,有背着铺盖卷儿的,有夹着小包儿,挽着小皮箱的,形形色色,匆匆忙忙,向城外跑去”。一打听,才知道日军来袭,一家人赶紧准备逃难。一开始慌张到了什么地步?她舅母竟把小儿子头朝下、倒背在了身后。当年出版的幕后—— 顾颉刚和冰心助书出版 卞清波告诉记者,其实这本书在上世纪40年代,曾经由商务印书馆在香港出版。而记者了解到,这本书当年能够出版,也有一番故事。吴大年写了这本书的消息,传到了她所在学校的两位老师耳朵里。

这两位老师同时也是记者,因为吴大年所在的“益世补习学校”,是“益世报社”的创办人雷鸣远办的。雷鸣远本是比利时人,因热爱中国于1928年加入中国籍。了解到吴大年写书消息的那两个记者,一个叫李南江,一个叫方豪。他们看了吴大年的书稿,就热情地替她联系出版。为了增加这本书的“力度”,他们先是请雷鸣远先生题了字,随后请历史学家顾颉刚先生题写书名,还请冰心先生给全书作序。冰心先生在序中称赞作者:“小小的十三岁年纪,能够清晰不紊地追写她的沿途印象和感受,写至数万字之多,无论从哪方面看来,都是难能可贵的。”1940年3月,“小岵女士”所作的《小难民自述》由商务印书馆在香港出版。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再版—— 90多岁吴大年现居南京 那么,对于这本书到底如何再浮出水面,卞清波告诉记者,原来,该社与历史学家钱乘旦多有合作,在与其平日聊天中,得知其母亲曾经在13岁时写过这么一本书,“当时在钱教授家中,只有上世纪40年代出版的薄薄两本了。几乎找不到其他的了,简直就要成孤本了。我们觉得太可惜了,决定再版《小难民自述》。” 钱乘旦还从一个历史学家的角度,为新版《小难民自述》写了1000多字的“题记”。记者了解到,吴大年女士在新中国成立后又回到了南京,并且一直在江苏教育界任职,最后是从江苏教育厅退休的。

记者 仲敏。

这棵薄壳山核桃树死了 市民在树上用竹竿敲山核桃 中山陵民国邮局门口一棵薄壳山核桃树死了。这几天,过往的游人都很惋惜。昨天,现代快报记者看到,这棵薄壳山核桃树足有5层楼高,树干非常粗。虽然已经没有了生命迹象,但看起来仍然很壮观。中山陵园管理局巡视员余金保告诉记者,这棵薄壳山核桃树和身旁的几十个“同伴”,都是当年南京的“绿化之父”傅焕光亲手栽种的。但令人惋惜的是,仍有不少市民在敲打、捡拾这些山核桃树的果实。现代快报记者 余乐/文 现代快报记者 赵杰/摄 现场 叶子掉光了,树上一颗山核桃都没有 这棵薄壳山核桃树就位于古色古香的民国邮局侧门旁,身旁还有几棵和它一样身材高大的“同伴”。

快报记者绕树走了一圈,发现这棵树直径至少有50厘米,粗壮的树干需要两个人合抱。和周围其他树木不同,这棵老树的叶子全掉光了,浑身上下黑黢黢的。正是果实成熟的季节,可树上却没有一颗山核桃。“这棵树死了好几个月了。”市民方先生家住下马坊附近,每天早晨健身都会经过这里,他为老树的死感到惋惜,“夏天时,这里在复建民国老邮局,会不会损伤了这棵树?” 昨天,现代快报记者致电中山陵园管理局,一位园林处的负责人解释,这些核桃树每年结果的时候都有市民用竹竿打,对树的长势造成了破坏,“原本体质就弱,今年复建民国邮局时又伤到了树根,这棵老树的死已经无法挽回了。

” 可惜 不远处,还有人上树敲山核桃 现代快报记者注意到,老树身旁有四棵和它年纪相仿的薄壳山核桃树,但它们都硕果累累。在民国邮局西侧,一大片榉树旁,也有几十棵身材高大的薄壳山核桃树。市民告诉记者,这里以前是通往陵园新村的一条路,路两旁全种植着薄壳山核桃做行道树。“现在这片树林缺乏管养,又有市民打树上的核桃,它们的健康情况并不好。” 顺着市民指的方向往前走,记者老远就听到竹竿的敲打声。旁边的矮灌木上,还放着不少脱下来的衣物。一位市民挽着衣袖和裤腿,蹲在一条较为粗壮的枝干上,手持竹竿敲打山核桃。

树下,四五个年轻人正拿着塑料袋,捡山核桃,有的手里还拿着小树枝,拨拉着在落叶丛中寻找。中山陵园管理局的负责人表示,他看到后也很痛心,但不少市民非常熟悉中山陵的地形,工作人员赶到现场时,他们往往已经躲起来了。历史 近90岁的山核桃树是“绿化之父”傅焕光栽下的 第一批山核桃树在南京“安家”,与“绿化之父”傅焕光有很深的渊源。上世纪20年代,傅焕光去美国留学,看到这种植物觉得特别好。傅焕光把掉在地上的种子放在空心的拐杖里带回国,并在中山陵的石象路、苜蓿园的家中试种起来。这几十棵山核桃树,看起来有些年头了,会不会和傅焕光有关?昨天,现代快报记者致电中山陵园管理局的一位老专家。

他向记者证实,这些树的确是傅焕光栽种的。最初中山陵并没有山核桃树。后来,傅焕光和他的远亲侄子亲手在中山陵的斜对面栽种了几十棵,包括当年的石象路、民国邮局。“后来,种子萌发了,这种树的生命力又极为顽强,便借助风力和其他外力,在中山陵繁衍生长。” 快报记者随后致电傅焕光侄女傅华,她也证实了这一说法。照这样推算,这些老山核桃树已近90岁了。

山核桃树 记者 傅焕光

上一篇: 广东东莞展团文博会揽近9亿元订单

下一篇: 雍正第十代孙传承康熙"福"字 混搭青瓷创新艺术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19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