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慕蓉首次参加成吉思汗查干苏鲁克公祭仪式(图)


 发布时间:2021-02-23 00:42:42

会上中国著名历史学家、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蔡美彪先生首发50年前书稿《成吉思汗小传》。《成吉思汗小传》原是蔡美彪多年前应中华书局原总编辑金灿然先生的邀约所作。1962年蔡美彪与金灿然一同参加纪念成吉思汗诞生800年学术讨论会,期间金灿然对蔡美彪说,现在国内外对成吉思汗众说纷纭,需要有一本客观平实地叙述成吉思汗生平事迹的简明读本供大家参考。蔡美彪应约后用两年时间完成了初稿,但是金灿然已经病重不能审阅,后来再无人过问书稿情况。近年来蔡美彪整理旧稿,对原稿进行了校订,由中华书局重新出版。蔡美彪毕业于南开大学、北京大学,曾协助、接替史学名家范文澜先生编著12卷本《中国通史》,专精于辽、金、元历史,研究涉及契丹、女真、蒙古、八思巴等古文字学和民族学等领域,对蒙元史研究具有开拓性的贡献。当日,元史学界以学术研讨的形式为蔡美彪庆寿。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北京大学、南开大学、南京大学、韩国庆北大学、中华书局等高校和单位的专家学者对元代历史文献的整理与出版状况进行了研讨。南开大学校长龚克向蔡美彪表示祝贺与敬意,并感谢他不久前为南开捐款百万设立助学金。

他说,大学一方面要对所有学生进行历史教育,一方面要培养研究历史的新一代学者。我们要以蔡先生为代表的一批老一辈历史学人为榜样,学习他们实事求是研究历史的精神,认真做好承载着我们价值观的历史教育。蔡美彪向中华书局、南开大学和与会人员表示感谢。他说,听完各位学者关于元史文献整理情况的介绍后感到工程浩大,如果能够顺利完成,将会使元史研究进一步开阔,建议“大家吸取前人经验,别着急”,以高质量完成文献整理工作,“使历史研究踏踏实实地进步”。(完)。

人们对羊的感情,其实是复杂的。有一种观点认为,羊是软弱、胆小、受欺的代名词,最常说的是“替罪羊”。“替罪羊”一说是怎么来的?据《孟子·梁惠王上》所记,有这么一种说法,有一次,梁惠王坐在大堂上,有人牵牛从堂前过去。梁惠王看见了,便问牵这牛做什么,被告知“将以衅钟”。所谓“衅钟”,是新钟铸成,宰杀牲畜,取血涂钟的一种带有巫术性质的仪式。梁惠王听后便让人放了牛,说是不忍心看到牛可怜的样子,让无罪的牛去死。身边人说,那就废了“衅钟”仪式。梁惠王反问为什么要废除呢,指示“以羊易之”。替罪羊产生的源头,应该始于上古时期的献祭仪式。献祭时使用的祭品称为“牺牲”,有“三牲”、“五牲”的区别。三牲指猪、羊、牛三种家畜。羊是小牲口,用之祭祀为“少牢”,牛是大牲口,重要仪式才使用,称为“太牢”。

虽然羊是小牲口,但也不能随便使用,《礼制·王制》中称“大夫无故不杀羊”。只有必须时才杀羊献祭,让羊给人类“替罪”,但这仍不应是替罪羊的最早由来。在殷商时期,有用奴隶献祭的恶俗即所谓“人祭”,这在河南安阳殷墟考古中有大量发现。在当年,特别是殷人的敌人——以羊为图腾的羌人,被殷人大量捕获用于杀祭。后来随着文明的进步、羌人的反抗,人祭被严格控制使用,便用羌人的图腾羊来替代,这也许才是“替罪羊”的真正开始。从考古发现来看,在殷商时期,羊是被使用最多的牺牲,确实是可怜的“替罪羊”。如在殷墟一座宫殿的置础仪式上,一次就埋了101只羊。而从殷墟出土的甲骨卜辞上看,用羊来祭祀的记载特别多,几乎是祭必用羊。需要补充的是,用羊献替罪并非中国独有,如古代犹太教祭礼上,便常用羊来替人承担罪过。

替罪羊现在看是一个贬义词汇,是羊的一种悲剧,实际当初并无此义,替人担罪的羊是神圣的。替罪羊是“代人受过”、“代人赴死”,这种“奉献精神”是羊身上的又一闪光之处。或许正缘于此,董仲舒在《春秋繁露·执贽》中对羊在临死时的表现才大加赞叹:“执之不鸣,杀之不谛,类死义者。”。

秋雨绵绵。曲阜明故城大成桥畔、万仞宫墙前,孔庙杏坛之上、大成殿内……乐舞翩翩、琴瑟齐鸣,钟鼓馔玉尽显赤诚。28日上午,山东省各界公祭孔子大典仪式在曲阜孔庙隆重举行。公祭仪式,音乐声中,乐舞生就位,拨开历史沧桑,将民众带回到2562年前的那个秋天,那个万世师表孔子诞生的时刻。“儒济天下、和宁四方” “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公祭仪式从曲阜明故城南门众人齐声诵读《论语》开始。秋雨不停落下,但见万头攒动却不闻一丝杂音,淡淡乐声伴伴随着诵读之音穿透时空。从官员到海外友人,再到孔子后裔,浩瀚队伍将祭孔的路线进一步延长。

曲阜明故城南门外的神道上,不时传来“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已所不欲勿施于人”、“人无远虑必有近忧”等孔子名言颂唱声,踏着歌者的虔诚,祭祀人员缓步来到万仞宫墙下。揭开了由鲜花做成的醒目大字:“儒济天下、和宁四方”,这是2011中国曲阜国际孔子文化节主题之所在。千年礼乐归东鲁,万古衣冠拜素王 “叩拜”结束,各界人士穿仰圣门,经金声玉振坊入大中门、过同文门、奎文阁……大成门前古琴声悄然响起,两名演奏者仿佛自远古缓缓走来,牵引着祭祀者迈入遥远而神秘的另一个时空。

目光流转间,大成殿前的古装祭祀舞者已是隐约可见,承载着千古中华历史文明的礼乐声中,刹那间古今两个时空完美交融。钟鼓声歇,身披黄色绶带的朝圣者们庄严步入属于先哲的历史时空,在杏坛与大成殿间缓缓止步。巍然耸立的大成殿如至圣先师俯视大地,威严而又慈祥地静候众生。山东省政府副省长黄胜主持了公祭大典,在身着明代祭祀礼服的舞者簇拥下,省政协副主席乔延春,国务院参事、科技部原副部长刘燕华,国家旅游局港澳台司司长李世宏,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代表、孔子教育奖获奖代表等朝圣者分别向先师孔子敬献花篮。

九州重光 与时偕行 “辉煌中华,郁郁文明。唐虞稽古,夏商又宁。文武周公,天下景从……”。山东省委副书记、省政协主席刘伟宣读了辛卯年祭孔大典祭文。“九州重光 与时偕行”的儒学精髓贯穿于整个祭文之中。600余字的祭文洋洋洒洒,如泼墨山水,层层展开,芳香犹在,一改之前的骈文文体,以古体散文的形式表达对至圣先师孔子的景仰之情。在《天下大同》乐舞声中,己丑年公祭孔子大典完美落幕。来自韩国、美国、刚果、香港、台湾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2000余名朝圣者参加了公祭大典。公祭仪式结束后,还举行了孔子后裔家祭仪式。

300余名孔子后裔采用了释奠中最为隆重和最高级别的八佾乐舞、太牢、三献礼等形式,共同冒雨家祭大成至圣先师先祖孔子,表达了对先祖的缅怀和纪念。据悉,目前孔子后裔有300多万人,繁衍至80多代,其中在曲阜的孔子后裔近13万人。(完)。

成吉思汗 苏鲁克 仪式

上一篇: 人民日报海外版:西湖“限客”莫如“疏客”

下一篇: “朱自清散文奖”颁奖会举行 马未都等获奖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10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