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梁专家茅以升旧居变身西餐厅 专家吁合理利用


 发布时间:2021-02-23 00:36:03

想必您也和我一样,看到“饭店”就会想到“吃”。令人困惑的是为何今日众多以“饭店”命名的场所却并非以“吃”为主呢?原来,饭店绝非“吃”那么简单。“饭店”一词,有两种解释。一是能提供食宿的场所。如《儒林外史》第十七回写到“那日没有便船,只得到饭店权宿”。另一为只提供饮食的场所。《水浒传》第四三回描述“(李逵)走到巳牌时分,肚里又饥又渴,四下里都是山径小路,不见有一个酒店、饭店”。或许,按照第一种解释,我们更能追溯出饭店的历史由来,也能更好地理解现代饭店既含吃又含住,甚至含众多娱乐设施的现状。饭店历史源远流长,至今已有几千年之久。我国远在殷商时期就出现了最古老的官办住宿设施——“驿站”。周代,在交通要道处修筑了供客人投宿的“客舍”,便于诸侯国向王家纳贡和朝见。战国时期,民间的客店业初步形成并不断发展和完善,当时的客店规模一般较小,设备简易,仅提供客房、简单酒菜饭食。这些民间客店(或客栈)可以说是饭店的雏形。此后,民间客店规模逐渐扩大,种类不断增多。随着经济和旅行业的发展,大型豪华饭店开始出现。

欧洲许多国家掀起修造豪华饭店之风,它们不只为旅行者提供食宿,而更多的是提供奢侈享受。为了适应大众消费需求,当今饭店开始发展洗衣、送报等服务。不一味追求豪华与奢侈,而是采用统一标准管理,注重服务水平。现代新型饭店是在满足人们多样化旅游需求的条件下应运而生的。其类型多种多样,服务对象逐渐细分化,度假饭店、观光饭店、汽车饭店、商务饭店等让人目不暇接。

观澜碉楼刘深 摄 深圳地区的古碉楼文化似乎从来没有真正进入过公众视野,这是一件很令人心痛的事情。无论在旧村落的包围中,还是荒僻的山野里,遗世独立的碉楼为人们视而不见,不珍惜这些历史留存,说明我们没有珍惜历史沧桑。深圳现存500多座碉楼 说起碉楼,最出名的要数粤西开平,还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世界文化遗产”。然而,碉楼作为古代至现代的民间防御工事,遍布神州大地,岭南山高皇帝远,更是土匪出没的地方,碉楼就起着看家护院的作用。

在冷兵器时代,中国人最早的防御工程就是修筑长城,在秦始皇之前的战国时期就开始建长城了。对于平民百姓来说,修个篱笆墙也就算了,挡君子不挡小人,能拦住野猪之类的已经很不错了。但对于富裕的家族来说,能高枕无忧地睡个安稳觉是头等大事,所以,盖房子先考虑建碉楼。岭南客家的围屋就是堡垒似的建筑物,除了建围屋,碉楼则是守卫大宅的门岗,一般建在四角。碉楼一般都是全封闭的非常坚固的建筑,深圳地区的碉楼一般都是一个长方体,修建楼层越高,越便于瞭望;而且体积越大,里面的功能越齐全,不仅能够储藏一些生活必需品,甚至可以躲进去住。

碉楼上没有窗户,四面都有枪眼兼瞭望孔,攻守兼备,碉楼里面的楼板都是木质的。据考古工作者张一兵先生的调查,深圳的碉楼在改革开放前还留有上千座,现存的有500多座。据考证,本地年代最久的碉楼建于清朝嘉庆年间,最晚的建于上个世纪三十年代。深圳历史上曾有1500多个自然村,绝大部分村庄都有碉楼,张先生称中国有条“炮楼文化走廊”,深圳地处这个“文化走廊” 的东南端,其数量仅次于开平。保存最好碉楼群在观澜 即便是到了冷兵器向火枪过渡的年代,碉楼依然是有效的防御手段,至少可以挡挡土匪劫财劫色。

深圳的碉楼绝大多数是夯土而制,就是本地人盖房子那种方法,用三合土加砂石和生石灰夯筑而成,而且还要浇一些红糖水,据说是起到黏合的作用;也有少量碉楼是混凝土制成的,这些往往是西洋式建筑,甚至还有花纹图案。和开平碉楼相比,深圳碉楼出现的历史要早一些,因为自汉代以来,尤其是东晋以后,本地成为盐业生产重地和海防前线,是本地人的防御观念和生活必需所致。深圳碉楼的建筑特点大体可以分成双坡顶式和天台式等几种,主要是3种建筑样式:独立式、组合式和庭院式。

组合式的就是炮楼与住宅相连,而独立式的则是孤零零的没有依附。要论深圳本土碉楼,从西边的西乡和沙井,直到东部的大鹏半岛都可见到,而规模最大、保存最为完好的碉楼群在观澜,至今尚有114座清代至民国时期的碉楼。其中一座8层近30米高的碉楼“成昌楼”,在层数和高度上都堪称深圳碉楼之最,为两百多年前一个陈姓大户人家所建。而一般小康之家,能建三四层高的碉楼就很不错了。就观澜的碉楼而言,当年是村村都有,那是“镇村压寨”必不可少的。

有碉楼在,对土匪还是很有威慑力的,毕竟是易守难攻,能给百姓带来一方平安。但是,在日本侵略者占领期间,碉楼也无济于事了,龙岗一座客家屋围的碉楼,就曾被日军炮火击中。现存的碉楼大都已废弃 到了和平时期,尤其是像观澜那样一个热闹的圩镇,碉楼作为瞭望和防御的意义就渐渐减弱了,有的甚至成了住宅或者商铺。为了便于日常生活,碉楼的下半部分被开了窗户,只是在楼顶留有枪眼,碉楼成了特殊的民宅。到了民国初年的时候,建碉楼已成为当地人的一种风俗,大量华侨衣锦还乡,在家乡大兴土木,建碉楼成了一种身份的炫耀,所以,大家互相攀比,碉楼越建越高,而且越建越豪华和精致,不是过去土围子的概念了。

如今深圳土地上留存的碉楼都已废弃,而且很少还有能够供人进去看个究竟的。一些碉楼被当做仓库,有的甚至被拆除,让人看着很痛心。这些默默伫立数百年的碉楼已经被人遗忘和冷落,它所承载的历史已经凝固。可悲的是人们往往只是顾着盖房收租的既得利益,而将珍贵的历史见证弃之如敝履,其价值观的颠覆愧对子孙后代。

建筑 旧居 历史

上一篇: 多国纪念奥斯威辛集中营解放70周年(图)

下一篇: “艺海融通”打造综合性理财型艺术珍品交易平台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6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