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中国.天下黄河”中国旅游之夜在悉尼举行


 发布时间:2021-02-23 00:27:50

农村的现状靠城市的现代化覆盖不住,必须靠农村建设本身来解决。缺省农村建设议题的经济增长,忽视农村现实的发展规划,忽略农村社会结构的社会治理,其结果都必然是退回到原点的折腾式前行。春节假期,一些返乡见闻在网络间传播,这其中尤以《一位博士生的春节返乡笔记》传播最广。这篇字数不多的返乡笔记,以作者上大学后返乡时观察到的乡村变化,尤其是最近两年农村的变化,展示了青壮劳动力流失后乡村的现实图景。这样的图景,虽有不同的表现形式,在有些地方甚至是以物质极大繁荣的方式表现出来,但仍难以消弭中国农村社会结构以及乡村治理结构的趋同问题。在最近几十年的大部分时间里,正是中国经济快速成长期。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得益于中国在世界产业链中的比较优势。奠定这个比较优势的基础,就是相对廉价的劳动力资源。而大量且供给相对稳定的劳动力资源的出处,主要分布在农村,特别是分布在那些人多地少、穷山恶水的农村。

从这个意义上讲,如果没有农民工,就没有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但是,有所谓比较优势,也就有“比较劣势”。由20世纪50年代工业化进程所强化的城乡二元结构,具体到农业上,就是计划经济的“剪刀差”结构以及由此所形成的一系列后遗症;具体到农村建设上,就是公共财政支出以及公共产品供给的不足;具体到农民权益上,就是各种权利以及国民待遇上的非平等性。也正是由于这些在短期内难以消除的“比较劣势”,中国经济增长的成果,很难被回馈传递到那些输出了大量廉价劳动力的乡村。从某种角度讲,问题正在于比较优势与“比较劣势”之间大致对应的正比例关系。比较优势强,则“比较劣势”也强,反之亦然。于是,许多地方在获得财富的冲动之下,为了经济增长,而有意识地通过强化“比较劣势”而增强比较优势。而比较优势和“比较劣势”在经济增长背景下的同时走强,正是城市愈益现代化而乡村日趋衰落破败的根本原因之一。

而问题更在于,乡土农村这一块,曾经是、现在仍是中国人和中国文明的根系深扎之地,搬不走、抹不掉,永远是中国的一部分,在未来可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也必然是中国发展进程中回避不了的议题。农村的现状,靠城市的现代化覆盖不住,甚至靠城镇化也消除不了,而必须靠农村建设本身来解决。缺省农村建设议题的经济增长,忽视农村现实的发展规划,忽略农村社会结构的社会治理,其结果都必然是退回到原点的事倍功半的折腾式前行。关键在于,农村建设不只是一个需要投入的地方,更是可以产出的地方。依现在国力,我们完全可以把财力更多地用于农村建设,补偿农民、农村、农业为工业化、城市现代化和“中国经济奇迹”所作出的牺牲,由此促进公民权利平等、社会平等,促进社会的公平正义。如此,中国经济也会在内涵式发展的合理基础上,在所有民众真正受益于发展的平等基础上,更加持久健康地发展。

因此,无论从哪个角度讲,农村建设都必须提速。作者:严元。

民众对该片的亢奋表现表明,中国人自我膨胀的心态愈来愈厉害。亦有人指出,这种亢奋只是“民众朴素的情感”,影片本身与政治也没有联系。据香港《大公报》报道,总投资逾两亿美元的美式灾难片《2012末日预言》(下简称《2012》)目前正在热映中。影片中所描述的“中国拯救世界”的片段,令一些中国观众大呼过瘾,更有甚者直接在影片放映期间鼓掌叫好。这部源自美国的灾难片,对于中国作用的正面肯定,在其他好莱坞电影中并不多见,而中国政府亦非常罕见地未删剪任何镜头。

报道中称,虽然西方影评对《2012》嗤之以鼻,并将其批评为一部“没有主题,没有哲学视角,没有宗教上对灾难看法”的电影,但这部电影却在中国获得了截然相反的评价。影评:消除国家之间隔阂 坊间有影评称,作为灾难片,《2012》带来的不仅是技术的新标杆,同时在视角和世界观上也是一大突破,它站在全球视角进行的俯瞰,消除了国家与国家之间的隔阂与偏见,并让外界了解了中国的大国形象,这种全局眼光符合世界发展的潮流,同时其前瞻性又未脱离现实。影迷夏子康在观影后认为,《2012》中对“中国元素”的运用恰到好处,虽然看到中国军人拯救地球有些自我膨胀,但亢奋之余却不会自我迷失,“以前的美国大片都刻意歪曲中国,罕有对中国的正面宣传,这部电影却截然相反,其情节、视觉技术等都非常符合中国人的口味,相信其他中国人在看过电影后也不会迷失自己,相反更希望祖国能在国际事务中担负起应有的重担”。

学者:似有商业考虑 对于民众的亢奋表现,北京学者司马瀚指出,随着中国的强大,中国人自我膨胀的心态愈来愈厉害,“国人只听赞美、顺耳的声音。影片如此吹捧中国政府,也反映了美国电影工作者,已掌握了在中国的生存之道,票房一定卖座。” 上海大学社会学教授顾俊在接受记者访问时将此间观众亢奋的心态,理解为“民众朴素的情感”。他直言,这部被北京学者贴上所谓“吹捧中国政府”的电影,其实与中华民族自我膨胀,及中国政府等完全扯不上关系,“西方电影要进军中国,必须瞄准中国人的口味,这与政治完全没有联系。

难道学者们就看不得民众高兴一点,为什么他们总和老百姓过不去”。顾俊指出,中国有“中央之国”的美誉,中华民族不仅有过值得骄傲的历史,同样也出现过令国人感到屈辱的时代,当中国重新崛起,民众压抑的心态得到放松。他解释说:“国庆阅兵期间,民众同样非常亢奋,他们的亢奋都源自朴素的情感,现在的关键是民众亢奋的背后,是否有实质的内容支撑。”。

中国 澳大利亚 黄河

上一篇: 北京方言里的“猴”:毛猴儿 猴儿拉稀 猴儿顶灯

下一篇: 台湾戏剧导演丁乃筝天津“弹琴说爱” 忆赖声川影响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478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