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片《第三极》多伦多首映 加国会原参议员剪彩


 发布时间:2021-02-23 03:29:06

第二届“和美西藏”美术作品大赛金奖作品《扎西德勒》与其作者,画家郑美秋 “西藏充满了正能量,我希望可以通过画笔把西藏的正能量传递给大家。”身着草绿色唐装、手戴藏式戒指,一身民族风打扮的郑美秋这样说道。郑美秋,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首都师范大学艺术硕士、本溪画院专业画家、西藏自治区文化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中央美院重彩画高研班班主任。其工笔重彩中国画《扎西德勒》在第二届“和美西藏”美术作品大赛中荣获金奖。这位70后满族女画家郑美秋,谈起西藏便沉醉于自己的回忆中,谈笑间洋溢着对西藏题材工笔重彩绘画创作的热情与喜悦。她说:“我今后的梦想就是继续创作西藏题材的工笔重彩中国画。我的一切艺术灵感都来自西藏,所以我要用画笔回报西藏和西藏人。” 西藏就是一个“和”与“美”的地方 在郑美秋的眼里,西藏就是一个“和”与“美”的地方。

她看到的是信仰藏传佛教的高原人民对自然充满了敬畏,每个人都在跟自己的心灵对话,而人与人之间,人与自然之间都是和谐的。“人们不是在田间地头劳动,就是到寺庙里朝拜,除此之外,便围坐在一起,喝着酥油茶、青稞酒,唱歌跳舞,而年轻的人们谈着情说着爱,总是那么悠闲、欢乐、自在,幸福得让内地来的人们羡慕不已。”她说。她的作品《扎西德勒》描绘了三位端庄的藏族女性,构图延续了其虚化背景突出人物主体形象的方式,色彩采用了天然矿物色和植物颜料相结合的方法。而石青、石绿、朱砂等丰富的色彩使画面呈现宝石的光泽,完美程度无不彰显郑美秋对工笔重彩画技法的娴熟掌握与独到的个性处理。“画中这三位女性的服饰是美丽的,而中间这位女性是安详、温和的,这不就是对‘和美西藏’最好的阐释嘛。

”郑美秋指着自己的画微笑着告诉记者。把西藏的正能量传递给人们 “西藏充满了正能量,我希望可以通过画笔把西藏的正能量传递给大家。”郑美秋说。2007年,郑美秋在北京一位好友的画展上第一次看到了身着藏装从拉萨到来的藏族女性,便被她们艳丽脱俗的服饰、首饰所吸引。于是便开始了“吉祥仙女”系列藏族女性人物的组画创作。而每一幅西藏题材的作品都能给人一种“吉祥如意”的感受。《扎西德勒》便是其中的一幅。这幅画近一米长两米高。她用了半年多的时间从勾勒、构图、白描到分层着色一步步精心创作出来。近年来,郑美秋深入藏地体验生活并创作以藏族人物为题材的作品。著名画家蒋采苹评价她说:“她(郑美秋)的实践过程是一个从猎奇——思考——自觉的逐步成熟的过程。” 她认为西藏之所以神秘,就在于内地的人们对于西藏人们的生活的欣羡和向往,只有到了西藏才能感受得到,而一旦离开就又魂牵梦绕,所以总想着、念着、研究着,因为不能长久拥有,所以总回味着。

于是西藏就成了梦,也就有了“西藏情结”。从北京到拉萨,从拉萨到山南、那曲、阿里,再到甘肃、青海等地的藏区,自2005年第一次到藏地以来,郑美秋的足迹几乎踏遍了西藏的每一个地区。虽然每次都会有不同程度的高原反应,但是对西藏的痴迷和对高原人民和美生活的欣羡之情,只增不减。用她自己的话说:“我是因为艺术认识了西藏,一个充满宗教氛围的地域,而西藏‘天人合一’的祥和美丽又成就了我的艺术创作。” “我们生活在内地都市的人们,走得太快了。物质是无止境的。在西藏,你能看到人们放牧,牧民朋友告诉我一头牦牛价值几万元,所以他们物质上并不贫穷。放着牛羊,唱着牧歌,烧牛粪取暖或者烤肉,喝着酥油茶,闲时念经拜佛,精神富足,生活惬意。那样回归自然的和谐状态,才叫生活。

”郑美秋回忆起西藏采风的经历。郑美秋接下来的心愿便是将这些和美的西藏触动画成画,作为对西藏和西藏人民最好的回报,同时也希望可以将这样的正能量传递给更多的人们。

中国的楼盘广告遍地是“罗马风情”、“加州小镇”,中国的电影节要冠以“东方奥斯卡”,中国的快餐自主品牌也要与西方挂钩“加州牛肉面”,中国的婚纱影楼都取名“米兰”、“纽约”……如此见怪不怪的现象背后是:西方文化大量涌入极大改变了中国的文化生态,与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相比较,中国文化的发展仍然相对滞后。正因如此,北京师范大学资深教授黄会林近日提出了一个“第三极”的概念,引起了文艺界的极大反响。北京大学教授张颐武从中看到了许多新的思考“生长点”,看到了“中国梦”实现的希望;电影导演霍建起、苏小卫看到了“第三极电影文化”将成为创作的自觉追求;著名影视理论家仲呈祥从中看到了“科学精神与人文关怀结缘”的出发点。一种并不成熟的文艺理论的提出,在当下能引起这样的热议实属罕见。对于中国文化能否构成“第三极”的质疑,黄会林举出了两个现代化进程中司空见惯的例子:亿万中国农民工拿着美国和欧洲发达国家工人几十分之一的薪水,每天完成几倍于他们的工作量,“如果没有中国人的坚韧、勤劳和奉献精神,谈什么中国崛起”;美国人挣钱主要给自己花,甚至提前花未来的钱,而绝大多数中国人挣钱不是为了给自己花,而是为了赡养父母和抚养子女,“这不是简单的消费观和家庭观的差异,我们从中看到中国文化所蕴含的奉献精神”。

而这都是“第三极文化”的精髓。传统思维将世界文化版图划分为二元格局“东方文化”与“西方文化”,西方被看作是现代和进步的象征,东方则成为一种充满东方学偏见的想象性图景。因此,黄会林说,“‘第三极文化’的概念就是尝试对东西这一传统思维模式进行反思和修正”。“第三极”能否帮助中国实现“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的美好世界,尚需时日检验;而“第三极”能否进入西方的学术主流、甚至能否为国内学术界完全认可也不得而知,但这种中国学术界建立自己话语表达体系的努力还是得到了回应。福建师范大学传播学院教授颜纯钧撰文说,“文化‘第三极’的提出,不是为了自我陶醉,不是为了妄自尊大,而是为了更清晰地刻画现实与目标之距离,是从文化发展战略的高度来提出问题。” 黄会林自己说,提出“第三极文化”就是要重视中国文化传播,重视中国价值、伦理、思维方式和文化产品的输出,让中国不仅为世界物质文明、同时也为世界精神文明发展做出贡献。(完)。

西藏 纪录片 第三极

上一篇: 59部戏将亮相北京青年戏剧节 包括41部话剧

下一篇: 山西长子文化产业渐成规模 鼓书说唱年入900万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47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