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剧《刘海砍樵》杀青 宋祖英胞妹出演女一号


 发布时间:2021-04-10 06:31:58

26年前,姜文、巩俐主演的电影《红高粱》成为一代经典。26年后,剧版《红高粱》将首度搬上荧屏,日前剧组在京召开座谈会,作者莫言坦承,希望改编后能吸引现在的观众,“我本人也曾尝试改编,但我发现,放下来以后,好久都没有接触,当时一些想法也忘记了。我想改编的难度真是挺大的。” 剧版《红高粱》版权被悬十余载 在香港《亚洲周刊》与来自全球各地的学者、作家联合评选的“二十世纪中文小说一百强”中,莫言的《红高粱》位列第18位。电视剧版《红高粱》能否如莫言的小说一般,被60后到90后不同年龄段的观众追捧?这是莫言在电视剧《红高粱》座谈会上最先提出的问题。

当年张艺谋将电影《红高粱》推向国际市场,反而让《红高粱》电视剧版权被悬十余载,作者莫言也连连感叹,“不容易,围绕着《红高粱》改编电视剧这件事,有十几年的历史了,一直拖到现在。我觉得这也是好事,如果前几年匆匆忙忙把它拍了,没准拍成像过去重拍红色经典的《小兵张嘎》《烈火金刚》这类剧,那也很遗憾。”莫言也期待电视剧《红高粱》能有些与时俱进,有些“黑色幽默”,“这两年抗战戏搞得乱七八糟,现在的观众口味也确实挺难揣摩。我在想,是不是我们这个戏不要一味地国恨家仇,是不是有一种‘黑色幽默’。

我记得当时姜文演《红高粱》的时候,加了很多他个性化的东西进去,那种痞气、油滑的东西,就使这个人物显得具体。” 郑晓龙:是压力也是借力 接拍电视剧《红高粱》对任何一位导演来说都是巨大的挑战,而曾执导过《渴望》《北京人在纽约》《金婚》《甄嬛传》等经典电视剧的导演郑晓龙接下了这副“重担”。座谈会上,郑晓龙表示“压力山大”,“珠玉在前,小说和电影的影响非常大,电视剧改编需要下一番功夫。一开始说的时候,我就不敢答应,我也知道,当初电影(很火),另外也担心莫言先生的小说能不能改成长篇电视剧。

后来看了改写完成的电视剧故事大纲之后,我才觉得这事,成!我觉得这很难得,莫言先生小说的基础在这放着。一方面对我们来讲,是压力,另一方面来讲,又是借力。小说在这放着,电影在这放着,观众要看到底你拍得怎么样?你要做不好,自然就是挨骂。” 郑晓龙自言其实和莫言还有些缘分,“我媳妇(原人民出版社编辑)认识你,我来之前,她说‘你放心吧,莫言不是一个特较真的人,他不会跟你说这个不成那个不成,他会放开手脚让你做’。我觉得,她的这个话,所言不虚。”提到经典作品翻拍电视剧,郑晓龙感慨万千,“电视剧是影像艺术,有时候影像很重要,为什么张艺谋要到银川去拍?因为影像有层次。

原著是你的,将来你再说这个不能、那个不成,我就觉得很害怕了,你给松开绑,我们的创作就特别舒服。” 电视剧《红高粱》男女主角正在甄选阶段,导演郑晓龙将在近期确定剧组主创。新报北京电 记者 张侠。

姜昆和李谷一扮演“刘海哥”和“胡大姐”共同演绎了花鼓戏《刘海砍樵》中的“比古调”唱段,使湖南这一地方曲种名噪一时,《刘海砍樵》也成为湖南花鼓戏的代名词。如今流行元素的融入,让这部花鼓戏再度“火”起来。4月27日晚,总投资3000万人民币的新版《刘海砍樵》舞台音乐剧在湖南省花鼓戏剧院正式开演。新《刘海砍樵》编剧之一的银铮铮介绍说,新版一改旧版的表现形式,华丽转型为魔幻音乐剧,集结国内精英艺术家创作之大成,把湖南山水的清雅俊秀与湖湘民间文化的魔幻传奇完美融合,将民族性、科幻性、艺术性及震撼性相结合,具有独具浓郁的湖湘文化魅力。在演唱方面,不仅融合了通俗、民族、摇滚、RAP等形式,亦保留了原汁原味的花鼓调;在肢体表现方面,也融入了街舞、踢踏舞等时尚舞种等。

当晚的演出现场,唱摇滚的弥勒佛,跳踢踏舞的“蛤蟆精”,跳爵士舞的“狐狸精”,情意绵绵唱着情歌的刘海,敢爱敢恨、让人难以忘怀的胡秀英等纷纷亮相。这些生动新鲜的人物形象、绚丽魔幻的舞美灯光、华丽鲜艳的服装造型让台下的观众仿若身临其境。观看完该剧的观众给出了不同的看法。“一开始真的有点接受不了,原本的花鼓调我找不到,看到的全是些华丽的舞蹈,直到看见老版的‘比古调’唱段的出现,才找到了当初的感觉。”一位正在观看演出的张女士笑着说。而另外一位挥舞着双手跟着“蛤蟆精”跳踢踏舞的年轻小伙却兴奋喊到:“舞台太美了,音乐棒极了,故事太感人了。” 据悉,新版《刘海砍樵》将每晚8时28分在湖南省花鼓戏剧院驻场演出。

完。

全书包含了爱孤云(君爱闲花我爱松)、八声甘州(有情缘送岁岁相逢)等刘海彬创作的数百首词作。刘海彬在企事业、日报社、出版社、国家机关工作多年,著有《北窗集》《东西南北集》《西溪集》等多部诗词集。诗词有对乡野的讴歌、对亲情友情的吟唱、友人间的唱和,也有对社会问题的思考。新书取名《南山牧夫词三百首》,则有“牧马南山”之意。当天傍晚,一场名为“刘词·钟注·谢书·王画·雅唱——刘海彬《南山牧夫词三百首》赏析会”的雅集在思南文学之家拉开帷幕,诗词研讨、书画展览、昆曲表演先后上演。“读海彬的诗词集每每有所触动:写山水的,读之会以为宋人遗作;感怀今天的,读之始明白作者是今人,于是问道,‘君乃宋人穿越而来者乎?’”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原主任赵启正感慨,刘海彬以旧国学为基础,发展了新的诗词,诗词中对当今社会的探讨、对“中国梦”的向往已言。“如何用旧体诗如何反映当下生活”成为了现场文人学者关注的焦点之一。

“如今,很多诗词创作没有解决现代化的问题,很多人作诗是‘古气充盈,新意不足’。”上海诗词学会会长褚水敖说,“刘海彬的诗词‘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汲取了许多中国传统诗词的精髓,既俯瞰生活,又深入生活。” 当天雅集的总策划、知名艺术评论家谢春彦与刘海彬是多年的朋友。在谢春彦看来,刘海彬的诗词写出了肝胆男儿、有家国情怀,“诗在中国是一个很平常的东西,但却又高不可及。尽管如今科技发展迅速,但我依旧相信只要有人在,世上还有感情在,有分离聚合,诗依然会打动我们。”(完)。

刘海 电视剧 杀青

上一篇: 评论:“最牛违建”不只北京才有

下一篇: 清华发布G20非物质经济指数排名 英美德居前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350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