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中寺非法鸟市占道致堵被整治 摊主定时交摊位费


 发布时间:2021-04-11 12:49:16

昨天,圆明园皇家庙会开幕,11名大学生在“宫廷买卖街”免费摆摊儿。早上8时许,“宫廷买卖街”234号摊位第一个出摊。摊主李臣是北京经济职业管理学院的一名大一学生。“我家住在东城,比较远,所以早上6点多就带着货出来了。”李臣一边布置一边介绍。他的摊位上,摆着十五六种商品,兔儿爷、泥老虎、风车、巧克力……可能是第一天出摊,加上天冷的缘故,他10时以后才真正开张。自1月中旬组委会向在校大学生推出“免费摊位”,想在圆明园皇家庙会免费摆摊儿的大学生共有40多名,最终确定了9个摊位。圆明园管理处副主任马晓林介绍,入选的大学生从大一到大三都有,学生们的经营也各有特色,比如蔚县剪纸、四川烤鱼、宫廷风筝、台湾小吃、江南竹杯等。据了解,学生们摊位上的货大都是从小商品市场趸来的,除个别商品外,他们卖的几乎都是成本价。“没想过能赚多少钱,只想通过这种方式锻炼自己,多积累一些社会经验。”李臣说。昨天,北京经济职业管理学院的大一学生李臣(右)和同学刘子蝉第一次在圆明园皇家庙会上练摊,叫卖自己参与设计并获专利的插纸工艺品。

(记者 贾晓燕)。

只开到初五 庙会提前降价 兔儿爷等“非遗”商品坚挺不掉价 因为今年庙会只开到初五,昨天庙会上就有商家早早开始“挥卖”,不仅是年货降价,就连羊肉串、茶汤等小吃也低价销售,一些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摊位却依旧价格坚挺“不跌价”。“大圣”发饰 一天卖上百个 昨天下午3点多已接近闭园时间,地坛庙会内仍满是摩肩接踵。道路一侧的商店被游人围得里三层外三层,“大糖葫芦10块一串!”“最后两小时甩货,抓紧时间了啊!”摊主们拿着出售的商品,卖力地吆喝着,减价声此起彼伏。北京晨报记者注意到,摊位上都挂着用纸板写的“降价”标示,更有店员举着甩卖的招牌吸引游客。在出售小商品的摊位上,上午还售价50元的毛绒帽子已经降到35元,齐天大圣的发饰头箍也从80元降到65元,鸡年毛绒玩具更是“大跳水”,20多元只是之前的一半。一摊主告诉记者,有关生肖的物件只有春节期间才有销路,而且“今年庙会时间短,我们得在这两天可劲儿卖,不然堆在最后一天更是要不上价儿。” 不仅是年货,特色小吃也开始甩卖,食品街里挤满游客,头两天售价15元一串的大羊肉串、鸡肉串已经卖到10元。

大兔儿爷 800元一个不砍价 不过在一片甩卖声中,记者发现一些出售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摊位却价格坚挺。一个摆出软陶兔儿爷的摊位上,小“兔儿爷”200元,大“兔儿爷”800元,任凭游客怎么砍价,卖家就是一句话,“一口价,咱这东西值这个数,这是老北京特色,过年请兔儿爷回家是有讲究的。我们希望游客不仅仅是来娱乐,也能感受老北京精神。”津门贡掸摊位上,小的200元,大的要三四千元,始终未降价。而在一家出售老北京传统手工风车的摊位前,记者发现这里的老板竟然已经准备提前收摊回家。“今天我带了100多个来卖,很快就被抢光,大风车卖100多块钱,小风车五六十块,下午还有人来找可惜没货了,只能请他们明天再来。”摊主称,这些手工风车都是他们节前赶制的,每个都是手工制作上色,十分费工夫也见功夫,“说实话,真没想到卖这么好,明天我再多拿些来。” 北京晨报现场新闻 记者 张静雅 线索:吴女士。

贺双生制作的“马踏祥云”。陆有文摊位前的白马灯。曹真荣制作的“马踏飞燕”。春节期间的夫子庙,花灯市场不可不去。琳琅满目、五彩缤纷的花灯之间,不知您是否留意过,每位有些“来头”的花灯艺人摊位前,都有一件只赏不售的“镇摊之宝”。“这匹白马真不错,多少钱啊?”在江苏省非遗代表性传承人陆有文的摊位前,不少顾客对摊位前一匹有着异域风情的白马很是青睐,但守着摊位的陆有文家人却笑着说,“实在对不住,这匹马我们家老爷子今年只做了一件,只展示不销售,欢迎看看其他品种啊。

” 同为江苏省非遗代表性传承人曹真荣的摊位前,也有一件只赏不售的“镇摊之宝”——马踏飞燕。“我这件马踏祥云是为自己做的,只看不售。”在秦淮花灯艺人贺双生的摊位前,贺双生捧着自己的“马踏祥云”很是得意,“你看看我这马,马尾、马鬃全部立体,每个关节、肌理都动感十足。”贺双生笑着说,花灯艺人平时都是你看不上我,我也不服你,较量手艺的最好方式还是“东西出来说话”。记者 薛玲 文/摄。

潘家园旧货市场书画长廊内,看画、询价的人来来往往。本报记者 陈涛摄 本报记者 陈涛 昨天上午10时,走在潘家园旧货市场的书画长廊,如同赶集一般,差不多每家摊位前都围着人在看画、询价。这些摊位整齐划一,也就两平方米一个摊位,只是一买一卖两个人,就已让摊位显得有些局促了。“现在人气的确比前些年高多了,要是赶上周末,就得侧身错开走了。”四十岁上下的李仙山尽管一再念叨,“这两年摊位费可没少涨”,可还是经营着两个摊位,其中一个最近才入手。不过,这里最大的变化是,曾经随处可见打着“齐白石”“张大千”“史国良”等名号的画作,已经完全看不到了。在书画长廊出入口处,一条横幅分外显眼,上面写着“严禁商户售卖仿冒名家画作”。不少画作涨幅近三成 与别的商户不同,李仙山不仅卖画,自个儿也画画,其中一个摊位几乎就是他的“个展”专区,有山水、花鸟。

依据尺幅和耗时不同,这些画作的售价在400元至800元不等,而且,还有商量的空间。“相比去年这个时候,涨幅大约在三成。”据他介绍,他在潘家园旧货市场已经干了十好几年,以前还倒腾串珠、杂项之类,这两年书画行情不错,加之自己喜欢,就一门心思干这个了。在紧挨着的另一条书画长廊,盛女士经营的是画家范智新的山水画,画风有些类似吴冠中的“逍遥”笔法。据她介绍,出摊儿不到一小时,已经以500元的价格卖掉了两张中的一张。“肯定比去年涨了一些,具体不好说,再往后会更贵。”她指着挂在摊位侧壁的画家蒋敏的条幅画说:“去年拿画还是一两百元,现在再拿画就得过千元了。” 记者走访发现,与去年同期相比,这里不少画作涨幅接近三成,只不过,由于报价基点偏低,大多在两三百元,显得并不那么抢眼。而且,与前两年不少摊位闲置不同,昨天两百来个摊位只有一处空着,据相邻商户说,还是因为对方临时有事没来。

市场新来了一批买家 与这里的热闹劲儿相比,如今国内艺术品市场只能用“惨淡”形容。不仅成交总量连续三年下滑,而且,那些动辄千万元级别的书画集体遭遇“滑铁卢”,纷纷流拍。在匡时拍卖董事长董国强看来,艺术品拍卖市场的确遇到了困难,如今最好成交的价格区间在几十万元到百万元之间,一大原因是“没有发现新买家入场,还是熟面孔居多”。而潘家园旧货市场书画长廊的人气,正是靠了一批新入场的买家。言及风声越来越紧的“雅贿”治理,李仙山认为,不仅没有对他的生意造成负面冲击,甚至无形之中还帮了他一把。据李仙山介绍,曾经这里也有不少打着名家旗号的伪作,标出的价格动辄数万元到十几万元,让一些原本爱画的人也不敢来了。“以前不少买画人打算拿去送礼,现在真正爱画的人多了。”李仙山说话的间隙,一中年男士在他对面摊位花200元买了三幅未署名的“牡丹”画,打算回去挂客厅,每半年换一张。

“反正也不贵,看着还新鲜。”他说。李仙山也称,不少年轻人选择来这里淘几张寓意吉祥的花鸟画回去当装饰。打包外销成为新形态 与李仙山一样,叶岩也是一位自产自销的商户。待询价的客户走后,他便埋头点染那件依稀可辨出长城棱角的“雪后长城图”。为了促销量,他给出的定价更低一些,和李仙山的一样大小的六尺画作,他只要价一百多元。据他介绍,找他要画的绝大多数是外地的“二道贩子”,“河北、安徽、陕西的都有”。他们大多在这里以一百多元拿画,然后在当地以几百元到一千元的价格转手。“前些天,朋友告诉我,有人在我这里拿画后,在宋庄的画廊里标出两千元的价格出售。” 一位姓毛的女摊主也表示,如今外地来这里批发字画的客户越来越多。“因为这里既保真,价格还低。”据了解,同样尺幅、内容的画作,在琉璃厂售价1000元,在这里只要不到200元。

不过,为了不给来这里的人们留下“价廉低端”的印象,这里也在组织一些“高大上”的活动。前些天,园区商户与中国美协会员肖映梅合作,就在这里举办了一场肖映梅个人国画作品展。专家点评 大众收藏或正在成为现实 著名鉴藏家王立军这些年一直在呼吁,“少看数字多识画”。在他看来,艺术品市场持续步入调整,一大意外收获是,让前些年不少因价格疯涨而狂热起来的头脑,终于冷静些了。“‘收藏’应该改叫‘鉴藏’,鉴赏在前。”他说,真正的收藏盛世是大众参与的时代,“一大标准是人们从中能找到乐趣,而不是因为愁转手而紧张。” 中拍协艺委会副主任何小平认为,伴随艺术品市场持续调整,以前以投资为主的需求将逐步得到调整,而消费性需求会更加凸显出来。在他看来,几百元到几千元的艺术品受到追捧,表明国内艺术品市场正走在大众收藏的路上。

鸟市 摊主 摊位

上一篇: 全国青年作家创作会议落幕 300多名青年作家纵论写作之魂

下一篇: 旅行文学仅有想象中的“文艺范”是不够的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18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