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养生有方:不过分忧愁 不大喜大怒


 发布时间:2021-04-20 17:25:55

通过徒步行走的方式,感受巴马优美的自然生态、独具特色的长寿文化和浓郁的瑶壮少数民族风情。” 向海内外推介首届文化节的新闻发布会18日在北京举行。据悉,以“健步三生,相约巴马”为主题的本届徒步文化节,由广西巴马瑶族自治县、北京市徒步运动协会、深圳市华昱机构等共同主办,将于今年11月23日至28日在“长寿之乡”巴马举行,并成为每年举行的常态活动。主办方相信在巨大的喀斯特溶洞里徒步,与矫健的百岁老人相伴同行,在激越的铜鼓敲击声中徜徉,与优美的乡村田野相亲相近,将引起徒步爱好者的兴趣。据北京市徒步运动协会会长史绍洁介绍,巴马是开展徒步运动的好地方。从去年11月开始,巴马国际健康徒步文化节组委会就邀请专家和徒步爱好者,赴巴马实地考察线路,精选出自然生态、休闲旅游、健康长寿、红色体验四条步道,届时将有来自美国、德国、英国、韩国和中国的徒步爱好者参加,规模预计超过3000人。据介绍,本届徒步文化节除有数位巴马百岁老人参加,还将有奥运竞走冠军和世界竞走冠军参与,参与者将使用电子徒步护照。

文化节期间,还将举办系列徒步文化活动,包括健康徒步文化论坛、中国女性大健康产业发展论坛、大健康产业投融资论坛、改革开放40年健康文化博览会等,打造国际徒步“嘉年华”地域新品牌。(完)。

三十一日下午,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举行了“曹操高陵考古发现说明会”,向公众释疑解惑。自本月二十七日“安阳发现曹操墓”的消息公布后,引发各界如潮关注,有言论称确定曹操高陵位居安阳为时过早。针对外界不同声音及疑问,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今日从六个方面进行了回应。第一,曹操墓考古发掘工作历时一年,多次邀请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国家文物局等科研单位的考古学、历史学、古文字学相关专家对考古成果进行论证,曹操高陵的认定集纳了考古成果和多学科专家的意见,综合了文献记载、墓地位置、墓葬形制、出土器物、人骨鉴定等多个论据。

第二,关于曹操墓“七十二疑冢”的说法。“七十二疑冢”是民间传说,没有科学依据,与曹操无任何关系,而河北、河南文物部门也通过相关证据推定了曹操墓的具体位置在河南安阳县安丰乡及其与河北省交界的漳河一带。第三,关于此次出土的刻铭石牌“魏武王”字样。曹丕称帝时,才将曹操尊为“帝”。曹操在世时就是“王”。“魏武王”符合当时的历史背景,石牌不大可能铭称“魏公”或“魏王”,更不可能称“武皇帝”和“魏武帝”。第四,针对出土石牌刻铭等文字材料年代与真伪问题,石牌刻铭文字字体统一,均为东汉后期流行的隶书字体。

从汉字书体特征、铭文体例的角度分析,其年代定在东汉后期至魏晋时期没有疑问,现代人不可能伪造。第五、目前DNA提取的方法是技术难题。要证明头盖骨是不是曹操,需要提取曹操头骨的DNA和其明确后裔的DNA,目前有难度。第六,曹操墓未见墓志铭符合客观历史事实,属于正常现象。三点为证:东汉时期流行墓前立碑;曹操曾要求后代对自己的墓茔“不封不树”;曹操死亡时期处于墓葬地上石碑到墓中墓志铭过渡时期。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孙新民表示,综上所述,完全可以认定这座东汉大墓为魏武王曹操高陵,这种认定是科学、严谨的。

完。

2009年12月27日,安阳西高穴大墓考古发现新闻发布会在北京召开,曹操高陵在河南得到考古确认。近日,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在安阳县安丰乡西高穴村抢救性发掘的一座东汉大墓获重大考古发现,经权威考古学家和历史学家根据考古资料现场考证研究,认定这座东汉大墓为文献中记载的魏武王曹操高陵。基本情况 该墓虽被多次盗掘,但仍幸存一些重要随葬品。共出土器物250余件,有金、银、铜、铁、玉、石、骨、漆、陶、云母等多种质地。器类主要有铜带钩、铁甲、铁剑、铁镞、玉珠、水晶珠、玛瑙珠、石圭、石璧、石枕、刻铭石牌、陶俑等,其中以刻铭石牌和遗骨最为重要。

此次共出土刻铭石牌59件,有长方形、圭形等,铭文记录了随葬物品的名称和数量。其中8件圭形石牌极为珍贵,分别刻有“魏武王常所用格虎大戟”、“魏武王常所用格虎大刀”等铭文。在追缴该墓被盗出土的一件石枕上,刻有“魏武王常所用慰项石”铭文。这些出土文字材料为研究确定墓主身份提供了重要的、最直接的历史学依据。

可信度需要进一步验证。面对以上质疑,相关方面尝试作出回应。河南省文物局相关负责人员表示,曹操墓本身争议很大,河南省文物局对于曹操墓的确认和发布非常慎重——从2009年10月开始发现有证据表明可能为曹操墓后,国家文物主管部门先后组织了各方面专家学者,进行了几十次现场鉴定和研究讨论,最后得出结论,整个过程是严谨和慎重的。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刘庆柱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曹操墓的墓室规模大,规格高,大墓的时代与文献记载的曹操卒年是吻合的,是东汉晚期的墓葬;本次发掘出土的画像石和50多个石牌等珍贵文物,均具有东汉末年的时代特点,为研究确定墓主身份提供了重要的、最直接的历史学依据。科技手段能否答疑解惑 争论止于事实。显然,就目前来看我们需要更多的证据才能充分回应如潮的质疑声。在科技昌明的当下,难道我们真的束手无策,只能空打嘴仗?有专家表示,对墓葬中的陶器进行热释光断代,能够进一步对墓葬年代进行考证。

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科技史与科技考古系主任王昌燧认为,可以通过C14进行测年。他说,含C物质的C14含量在C元素中所含的比例几乎是保持恒定的,如果含C物质一旦停止与大气的交换关系,则该物质的C14含量不再得到新的补充,因此只要测出含C物质中C14减少的程度,就可以计算出它停止与大气进行交换的年代。C14测年普遍应用在考古研究中。但王昌燧指出,受实验本身的限制,这种测年方法的精度不高,误差能达到几十年,也无法确定墓葬的准确年代。另有专家指出,此次出土的遗骨,可以与曹氏家族墓中的遗骨比对进行DNA鉴定。如果之前发现的曹氏家族墓中所葬确为曹操的族人,并且为母系家族的,这种情况下DNA鉴定有可能确定“曹操”的身份。据了解,曹氏家族墓群位于安徽省亳州市,已清理发掘的有曹鼎、曹鸾、曹宪等人的墓葬。目前,已有专家向有关部门反映,曹氏家族墓中的DNA样本或许对“曹操”遗骨鉴定有所帮助。

信息化时代,故事的发生往往借助于耳朵而非眼睛。河南文物局有关方面多次提醒公众,不要盲目发表意见,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而这也是很多专业考古专家没有表态的原因。但公众有知情权,更有知道真相的权力。目前,河南文物局已表示,将一步汇总各方意见,对公众和学界的质疑进行集中回应。作者:寿宗。

曹操 长寿 大喜

上一篇: 杭州西湖绸伞技艺面临失传 或将在他乡绽放

下一篇: 巨型油画《中国京剧》亮相梅兰芳大剧院 浓缩京剧史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16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