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拍卖场》出版 揭示艺术拍卖市场众生百相


 发布时间:2021-04-10 19:49:41

悬疑小说、探险小说在通俗文学市场中异军突起,拥有的读者群逐步扩大,而作家雪漠的《野狐岭》也是其中的一员。18日下午,雪漠携该书现身阔别两年多的北京,为读者详述《野狐岭》的创作及阅读意义。雪漠是西部文学的代表作家、甘肃省作协副主席,小说《野狐岭》是其创作的第七部长篇小说,系中国作协重点扶持作品。小说的故事缘起于百年前西部最有名的两支驼队在野狐岭的神秘失踪。该书即以解开驼队消失之谜为线索,并以“草蛇灰线”、“伏笔千里”的笔法,把狂放的想象力和扎实的笔墨融合在一起,讲述一个融合南北两界的探险故事。自7月份上市以来,《野狐岭》以亦庄亦谐的文笔获得不少读者的关注,一些读者认为,《野狐岭》是幻化的象征,走进小说的世界,每个人都能看到自己。雪漠则半开玩笑的说,每个人其实都在寻找自己,在《野狐岭》中,或许我们都能遇到“未知”的自己,因为书中人物汇聚了普通人的日常生活场景与性格特点,是每个人心灵折射出来的产物。“在这部小说中,我确实在追求一种阅读的难度,但我不是为了故弄玄虚,而是追求一种精神意义上的难度。”雪漠表示,《野狐岭》有很多话题,其中之一便是对阅读能力的一种挑战,“现在人们的阅读能力越来越萎缩,很多人不能进行深度阅读。

而读《野狐岭》,恰恰需要这种能力:如果能够认真读完,也算完成另一种阅读意义上的探索。” 雪漠的这番话,或许能够从评论家雷达的评价中得到解释。雷达在读过这部作品后表示,书中把侦破、悬疑的元素植入文本,把两个驼队失踪的故事讲的波诡云谲,同时把诸多地域文化元素和历史传说融为一体:“从书中可以看出,雪漠一直没有放弃对生命价值的深刻思考,将人生的哲理和宗教的智慧都融化在形象之中,这本书超越了写实,走向了寓言化与象征化。所以,人人心中都有一座野狐岭。” 北大中文系教授陈晓明也指出,《野狐岭》不是把日常经验简单描述,而是把西部大地的深化七夕、文化底蕴重新激活、建构,传导一种西部大地人和自然相处的景观,也对今天的视听文明构成挑战。” 面对赞誉,雪漠则表现地颇为平静。他说,如果说这部书是对阅读智力的某种挑战,而作家则需要写作意义上的探索,而这种探索,则是为了让自己的心灵和灵魂,拥有另外的可能性。

该作品描述了民国年间西北车户在极度恶劣的生存条件下的血性抗争。当天会议由中国作协创研部主任梁鸿鹰主持。据介绍,《大车帮》由作家出版社2012年4月出版。该书创作历时20年,先后修改18遍,其中有5次重大修改。与会评论家认为,《大车帮》描述了民国年间西北车户在极度生存条件下的血性抗争。他们在穷山恶水之间、在河西走廊的戈壁之上,一百多挂马车和几十条狗排成一条长龙,艰难行进。小说写出了西北高原的褐黄凝重,温厚沉实,山川粗粝苍凉,民性雄浑冲荡。小说刻画的是底层近乎原生态的民间文化场景,民国年间西部地区那种极端的生存环境中,底层人民生存抗争的浩荡画卷,充满现实主义的笔墨。人物的传奇性描写是《大车帮》另一显著特色。一百多人的马车帮,唱着高亢辽远的古老秦腔,把塞外烈风、大漠夕阳、古树孤烟、骤雨狂风化入西部汉子野性的豪气中,把民间伦理特别是江湖伦理注入人物性格,活龙活现地写出西北高原的男人与女人、粗犷与细致、豪放与柔情、反抗与规矩,人物性格饱满独特。

还有评论家认为,《大车帮》的后部描写了陕西军民誓死保卫黄河、保卫中条山的冲天豪情和浴血奋战。小说超越了传统战争题材作品中的复仇描写,描写了中华民族仁爱为本的优秀传统道德,战争的残忍被人性的崇高所感化,血与火、仇与杀的厮杀中,洋溢着同情、仁慈、温馨的人道主义气息。作者简介 杜光辉,中国作协会员,文学创作一级,海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当代文学创作研究所所长。现任职琼州学院人文社科学院,三级教授。迄今发表各类作品约750万字,出版作品有长篇小说《可可西里狼》、《涌动的浆糊》、《闯海南》,散文集《浪迹巴山》等。

诺贝尔奖颁奖典礼在瑞典举行。82岁的艾丽丝·门罗因身体原因缺席典礼。门罗是诺贝尔文学奖历史上第13位女性获奖者,以短篇小说见长,诺奖颁奖词称她为“当代短篇小说大师”。《逃离》是门罗的代表作,也是中国内地读者最为熟悉的门罗作品。她获奖后,《逃离》曾在三天内加印至40万册,仍供不应求。8篇故事5位女性的逃离 《逃离》是艾丽丝·门罗2004年的小说集,全书由8个短篇小说组成,其中的3篇互有关联。该书于2009年由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出版,著名翻译家李文俊翻译。小说的主人公都是女性,故事都有关“逃离”:首篇《逃离》,卡拉逃离父母,跟男友生活几年后,又在邻居的帮助下,坐上去多伦多的大巴寻找新的生活;《激情》里,旅店打工的格蕾丝想要逃离未婚夫,开始了与未婚夫哥哥一下午的探险;三连篇《机缘》、《匆匆》、《沉寂》,21岁的朱丽叶已经获得古典文学硕士学位,面对结婚的压力,她开始千里迢迢投奔在火车上偶遇的打鱼男子,不理会他已有的妻子和诸多情人…… 小说中的“她”,要逃离的是家庭、是两性、是越来越不满意的自我。

但是,这种逃离举步维艰。故事的最后,主人公的“逃离”都以失败告终:卡拉最终崩溃在途中,在电话亭哀求曾经“让她再也受不了”的男友来接她回家;格蕾丝浪漫之后,发现尼尔酗酒成性,让她无法忍受,而对方最终因撞车身亡;朱丽叶在打鱼男子出海失事后,选择返回到过去,继续完成她的博士论文…… 李文俊曾评价,门罗就是写她看到的人,她内心的想法,把她不可告人的东西写出来,告诉读者,生活是怎么回事。捕捉平凡女性日常生活 门罗生于加拿大渥太华,这样的市郊小镇,也成为门罗一个个故事的生长地。在《逃离》中,她写的都是小镇中上演的平民爱情、家庭日常生活。“今天他胡子没有剃,匆匆换上的皮鞋如此老派,告知加班的短消息没加抬头,新插在花瓶里的百合他漠不关心,这个人现在怎么如此陌生?”门罗擅于描绘女人们面对失败生活的茫然、瞬息间的不安和犹豫。

在《逃离》中,她用这样一段文字描述卡拉对男友的厌倦。而当卡拉逃离时,心里充满犹豫和纠结,门罗写:“马路上的车子开始排队,前方偏左20米处有两个妇女在争吵,鼻子对灰尘过敏,手机铃声开始侵扰耳膜,可不可以扔掉,离开这里,能给我几分钟?” 李文俊说,门罗的书写出了人生悲欢离合的一些真谛,能捕捉到女性日常生活背后的一些暗流和痛苦。这一种“捕捉”与“体谅”,与门罗自身经历不无关系。她早年丧母,家里贫穷,大学期间便四处打工。二十岁退学结婚,生育四个女儿,然后离婚,再婚,成为祖母。37岁的时候,她发表了第一部短篇小说集《快乐影子舞》,获得加拿大总督文学奖。至今为止,门罗创作了11部短篇小说集和1部类似故事集的长篇小说。

她的小说,都是在相夫教子、繁重的家务劳动中挤时间写成的。七十多岁完成的《逃离》,据说带有半自传性质。通过小说观察世界 在门罗笔下,人物的命运,似乎在不断循环。父母、子女以及孙辈,生活中发生的一切都呈现一种似曾相识的面貌。《逃离》中,她并不特别重视情节,更多是利用时空转换,将记忆和现实生活打碎重新组合。也许上一节一对年轻人还在恋爱,下一节可能是年轻人已经为人父母、子女长大成人。故事中,朱丽叶刚经历一段“奋不顾身的爱”,抱着女儿回家,母亲已经奄奄一息。母亲说:“到了我真的不行的时候,你知道我会想到什么吗?我想——快了。很快我就能见到朱丽叶了。”朱丽叶只是背过身去,收拾厨房,“把一切都放到原处去”。

门罗认为,“小说不像一条道路,它更像一座房子。你走进里面,待一小会儿,这边走走,那边转转,观察房间和走廊间的关联,然后再望向窗外,看看从这个角度看,外面的世界发生了什么变化”。很多人把她和写美国南方生活的福克纳和奥康纳相比,而美国犹太作家辛西娅·奥齐克甚至将门罗称为“当代契诃夫”,在很多欧美媒体的评论中,都毫不吝啬地给了她“当代最伟大小说家”的称号。2004年,布克国际奖在颁奖给门罗时写道:给门罗的评语是:“每读艾丽丝·门罗的小说,便知道生命中曾经疏忽遗忘太多事情。”。

拍卖场 小说 孙炜

上一篇: 樊锦诗委员:保护敦煌新方案"数字敦煌"后年完工

下一篇: 中国艺术节10月在陕西举办 45个场馆已投入使用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15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