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实体书店试水“咖啡书店模式”(图)


 发布时间:2021-04-20 17:57:57

论坛将持续至17日,来自全球的书店、出版及文化领域从业者代表将共同探讨行业发展现状与未来趋势。在实体书店复兴的道路上,成都走在全国前列。成都市政府副秘书长涂智在论坛开幕式上表示,当前,成都先后出台系列实体书店扶持政策,积极推进全民阅读。2017年成都书店数量已达到3463家,继北京之后位居全国第二,曾先后获得“全国数字阅读城市”第一名、“全国最爱阅读城市”等殊荣。记者获悉,今年论坛的主题为“阅读,新浪潮”,论坛将采用“主题论坛+分论坛”的形式,聚焦内容提供与需求,探讨在阅读方式发生本质改变的当下,内容提供者应如何满足阅读者需求。其中,本届论坛的专业论坛邀请了英国伦敦书评书店、捷克“8号艺术空间”、波兰“选择的艺术”、澳大利亚书商协会等书店行业代表,以及上海世纪出版集团、日本夏叶社、德国莫托书店、法国“火神的锻造间”出版社、英国大英图书馆出版部等出版平台代表,围绕“寻找未来读者”“透过书店看见读者”“创新的不同实践”等三个议题,深剖内容提供者与读者的关系。

当天的论坛上,来自各国的嘉宾对未来读者的模样展开了讨论。方所创始人毛继鸿表示,出版社在出版一本书时会想象这是否是读者有兴趣的内容或是对读者有益的书,书店则是让读者与这些书相遇。英国泰斗级出版人、麦克洛霍斯出版社创始人克里斯托弗·麦克洛霍斯则畅谈了西方出版业过去五十年里发生的改变。他认为,书籍出版不仅仅为了盈利,而是借以吸取每个国家的文化精华。据悉,本届论坛邀请英国担任第一任主宾国,并邀请了英国最具前瞻性的出版社、书店代表,论坛还增设了两个全新的活动版块:创作者现场和跨界音乐交流,希望以此跟大众读者产生更多的联动。(完)。

该联展创建于2010年,已连续两年在全球100家华文书店成功举办。活动主办方天津出版集团驻美国代表王惠萍8日向记者介绍,此次美国休斯敦站的活动将从年底一直持续到农历新年,中国影视书店作为休斯敦地区唯一的承办书店,精选了最新版的图书、杂志、光盘等优秀作品,力图让当地读者享受一场文化的盛宴。全国地方出版对外贸易联合体为配合此次休斯敦站的活动,专程组织天津出版传媒集团下属三家公司(天津市出版对外贸易公司、天津市统编教材出版中心、天津市书苑物业管理服务中心)参加在中国影视书店举行的启动仪式。天津市统编教材出版中心赵和年总经理在启动仪式上说,全球百家华文书店中国图书联展活动的举办,其目的在于让更多的海外华人、华侨和当地民众,通过图书、杂志、光盘这一传统媒介,直观地了解中国,感受中国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感受中国出版业的发展和成就。同时,通过全球百家书展宣传活动循序渐进地把中国各类出版形式的出版物和文化产品输送到海外,逐渐增强中国出版文化的影响力,让世界感受到中华文化的魅力,满足世界各国华文读者对中国文化的需求,巩固和促进世界各地华文书店的发展壮大。

(完)。

旧香居邀请了四位研究学者和藏书爱好者举行西川满讲座,吸引了数十位听众到场。▼位于台北罗斯福路台湾大学附近的茉莉二手书店,是台北新式旧书店的代表。▲牯岭街上新旧书屋的李良儒说,现在他“有时候几个月也难得卖出一本书”。“书店在网络时代里似乎已经是夕阳余晖。但是,我们依然看到许多人愿意守着这一亩田,继续耕耘阅读的种子。”在“2014台湾书店地图册”的扉页上,台湾书店文化协会理事长陈隆昊这样写道。“2014台湾书店地图册”汇集了全台各式书店130多家,里面有特色介绍、简易地图和联系电话。虽然书中找不到台湾诚品,但里面圈出的台北书店,就有63家。这些书店,俨然是台北文化中生长于街巷的文化根脉和“种子”。

入台以来,深圳商报记者也寻访了多家台北的旧书店,试图透过这道旧书店风景,解读这些文化“种子”顽强生长的基因。(一)旧香居:旧事物的新芳华 2月16日下午,位于台北师大路附近龙泉街的旧香居请来了黄震南、陈允元、陈冠华、李志铭四人,举行名为“为装帧而生的艺术家西川满”的讲座。他们甚至带来了自己收藏的西川满的书,其中有一些,就是旧香居当年卖出的。西川满是一位日裔作家,其以一味追求书籍装帧艺术和限量印制闻名。由于装帧精美和印制量大都在二三百本以内,西川满的书近年来成为台湾藏书界追逐的宠儿。店主吴雅慧说,讲座是为配合旧香居“本事青春——台湾旧书风景”展览而举办。

“本事青春”从去年12月25日至今年3月2日展出,吴雅慧收罗了数百本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台湾出版的文学书籍和《人间》、《汉声》、《台北人》等早期的文学刊物,并配以傅斯年、梁实秋等人的信札以及根据文学作品改编的电影画报等,集中展现。店员吴浩宇说,“希望从文学的角度出发,透过这些旧书,让大家看到台湾过去的美好。”吴雅慧则说,“书是最隽永的青春,一本好书是可以跨越时代的。这也许就是旧书有趣和迷人的地方。” 一年一度举办跟书有关的展览,恰恰是旧香居作为二手书店的特色之一,迄今他们已坚持了10年。“清代台湾文献资料展”、“日据时期~50年代中小学课本展”、“30年代中国新文学珍本展”、“五四光影:近代文学期刊展”、“张大千画册暨文献展”、“八位书籍设计家的装帧时代:50年代绝版书籍设计展”、“‘墨韵百年·台湾抒写’名人信札手稿展”……你很难想象,这是一家小小的二手书店举办的。

不仅如此,旧香居还为每次展览制作精美而别具一格的展刊。吴浩宇说,他们出过的展刊,在孔夫子网上也有人卖,价格“还挺贵”。这让他们有一点自豪。其实,旧香居的历史至今不过30余年。吴雅慧说,最早可追溯到父亲吴辉康1979年开办的日圣书店。2003年,曾留学法国的吴雅慧和弟弟吴梓杰接手书店,选定龙泉街81号作为经营场所,立志要“做一家不一样的旧书店”。由于门口有一个小型市场,旧香居只得将营业时间定在13时至22时。尽管与嘈杂的市场毗邻而居,旧香居里却书香盈室。门口,是黄君璧先生书写的“旧香居”店招,玻璃门上的对联“旧日芳华谈笑里,香居书卷翻读中”很显眼。

推门而入,叮当作响的风铃清脆悦耳,然后是满满的书架和书。书架上,从新近出版到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甚至可以回溯至明清时期的文史哲、艺术社科类书籍,整齐排列。与一般书店会标明“近代文学”“现当代艺术”之类不同,这里并没有明确的分类。“我们是想让每个到旧香居来的人,都能享受到找书、发现好书的快乐。”吴浩宇说,“很多有趣的事情,往往都是在寻找和等待的过程中发生的。如果你没有耐心,可能就会失去这样的机会和惊喜。” 旧香居有多少书?吴浩宇说,没有精确统计,但至少有十几万册。“旧香居在吴辉康先生手里时就以线装书、字画起家,收藏了非常多的文献、史料、线装古籍、名人字画和信札等。

而到了第二代老板手里,也以人文、艺术、社会科学书籍为主”。因为一开始就与早年旧书店按斤论价收书不同,他们坚持按本论价收书。所以,长久以来,小贩和市民都愿意将旧书优先卖给旧香居。而一些老客户买了一辈子书,一旦他的后代不喜欢了,也会将这些书再卖给旧香居。“因为他们知道,在旧香居可以找到更喜欢书的人”。“我要做的事可多了。我还想做跟书有关的杂志,重印一些好书。”吴雅慧说,她就是要“从旧事物的记忆中找寻新的热情、新的观念”。从她的身上,你或许可以发现,旧香居不仅仅作为一家旧书店,而是一个能时时散发文化能量场域的原因所在。(二)茉莉:“旧书店里的诚品” 在台湾,目前拥有6家分店的茉莉二手书店有“旧书店里的诚品”之称。

上世纪80年代,茉莉的前身是台北松江路、八德路口的“光华商场地下室22号”,由蔡谟利、戴莉珍夫妇经营。“茉莉”的来源是他们名字中间的一个字,谐音组合而成。2002年,茉莉走出了光华商场,在台湾大学附近开设了第一家店。由于曾在7-11便利店工作过,茉莉台大店开张的时候,蔡谟利、戴莉珍在空间规划、装潢设计上下了不少工夫,并且强调书籍整理、分类,以“新书店”的形式来经营“旧书店”。没想到,这一改变,受到书迷们的热烈响应。茉莉的资讯总监蔡维元说,茉莉台大店的这一改变,引发了台湾二手书店的革命。“今天,以‘新书店形式经营旧书店’几乎已成了台湾二手书店的最大特色。

” 而在蔡维元看来,茉莉最大的改变还在于心态。“从那时起,我们就开始把书店的经营跟环保、公益结合,希望为社会尽点力气。而经过将近10年的实践,到2012年,我们确立了茉莉的经营理念。那就是‘敬天、爱人、惜物’六个字,所对应的则是‘环保、公益、阅读’三件事。” 蔡维元说,这个理念体现到日常的经营,就是对每一本书的敬惜与爱护。“二手书店多卖一本书,森林就减少一点被砍伐的机会。在茉莉,收进来的每一本书都慎重以待。一本书估价上架,如果三个月卖不掉,便降价以40元一本出售;三个月后还卖不掉,降到20元/本卖;再卖不掉,收起来,年底时配合特卖会以一元一本又卖一次。

要是还卖不掉,那就放在爱心书柜,免费让人取阅。如果仍无法推销出去,才将这本书收回,送到再生纸厂。” 在蔡维元看来,这除了商业运作的原因,更主要的是表达“对于书籍的一份敬意”。“我们总相信书跟人一样,都是有生命的有情物。茉莉这个平台,则是要为它寻找下一个生命落脚处。它的生命延续越长越久,看的人越多,环保的效应就越大。” 而在社会公益方面,茉莉在每年年底都会发动大规模的“公益募书”,号召大家在新年打扫时,把清理出来的旧书,交给茉莉处理。“你清一本书,茉莉捐一块钱”,书主人若将售书款也捐出的话,茉莉则按书款的1.3倍捐出。“仅在2013年,茉莉捐出的全部款项便超过150万元(新台币,下同,5元新台币约合人民币1元)。

而这样的活动已持续了8年,估计全部捐款超过了400万元。” 而“惜物”的另一面,仍可归于环保理念。茉莉销出的书,如客人需要,都用二手纸袋装。而每到一个时期,茉莉就会向会员发出信息,号召他们捐出家里的旧纸袋,循环利用。今天,当你走进茉莉,更像是走进了一家新书店。在这里,你可以找本自己想读的书,叫上一杯咖啡,坐在一旁看上半天。如果想找书,你还可以通过店里专用的网络系统,查书、留书。(三)牯岭街:曾经繁华难为继 对于慕着“旧书街”名头而去的人来说,现在的牯岭街可能会让你心生疑惑,这就是台北曾经盛极一时的旧书街? 现在的牯岭街,你能找到的旧书店就那么三四家。

分别是离邮政博物馆不远的松林书局,厦门街附近的新旧书屋,以及牯岭街61号的人文书舍。而易林书局已经歇业。松林书局的老板蔡镜辉告诉记者,易林书局是他弟弟蔡秉和开的。30多年前,兄弟俩从父亲蔡木林手里接手,各自开了松林和易林两家旧书店。未料弟弟在2012年过世,后人又不愿意接手,只好关张。1931年生人的蔡镜辉告诉记者,他14岁时便随父亲在这里开旧书店。平时父亲外出收书,他负责看店。蔡镜辉说,“松林是全台湾历史最久的旧书店。”大致算来,他已守了快70年的旧书店。牯岭街在日据时期叫佐久间町,台湾光复后才改名牯岭街。由于附近住有不少高等文官,日本人被遣返时,遂将一些难以携带的书籍、字画等物品出售,旧书摊因此聚集。

1949年,随着撤退来台的军公教人员陆续迁入,这里的旧书来源更加充分,并以牯岭街为中心,扩大到邻近的福州街、厦门街及南海路一带,形成盛极一时的旧书街。蔡镜辉说,从事旧书业近70年,他和松林书局见证了牯岭街的繁华与兴盛。如今,蔡镜辉仍独自守着他的松林书局,每天收书卖书,怡然自得。由于有近10万册的书,他只好将书一摞摞地码在地上,塞满了整座两层楼的小屋子,甚至堆到了店外的马路边。你要找书,根本无法进店细看。但只要你说出想要找哪类书或哪本书,蔡镜辉都会告诉你有没有,甚至可以准确地找到。不过,83岁的蔡镜辉却从来没想过松林书局的未来。“做一天是一天,未来的事情谁能说清呢?”蔡镜辉说,儿子是学理工的,“到时他要愿意就接手吧”。

说起现在的收入,蔡镜辉说一个月已卖不了多少书,“顶多几万块”。与蔡镜辉有同样感慨的,还有人文书舍的第二代老板孙玉山。8年前,孙玉山从岳父张银昌那里接手,现在平均一个月的营业额也就3万元左右。“有时候收到了好书,一个月可以卖到5万块。” 孙玉山说,“牯岭街最兴盛的时候是在1973年之前的10来年,最多时旧书摊有80多家。”不过,1973年,这些旧书摊从这里迁到光华商场之后,牯岭街就渐别了旧书街的繁华,日渐衰落。孙玉山说,现在的牯岭街已不可同日而语。采访的那个下午,记者留意了一下,也就一两个人进到书舍里,看了看就走。一位路过人文书舍的洪先生说,以前他还常来,但上一次来这里,已是一年多之前的事了。

相较于松林书局和人文书舍的名声在外,李良儒的新旧书屋就像小字辈。已82岁的李良儒,因为年轻时喜欢买书看书,1997年退休后便将积攒的1万多本书,开了这家书店。虽然,李良儒曾经将一本1943年版的张爱玲小说《传奇》卖到了8万块,但他“有时候几个月也难得卖出一本书”。在他看来,守着这家书店只是在打发时间,因为老伴已过世,而三女一子也大多在海外。“是否会把书店交给子女去开?”李良儒坦言,“没这个打算,等我死了再说吧。” 不过,近些年,有关部门似乎有意要振兴牯岭街作为旧书街的光华。人文书舍的张银昌告诉记者,从2000年开始,这里每年都会举办二手书市,开始是一年两次,后来是一年一次。

“要恢复牯岭街过去的状况,不容易。”88岁的张银昌用浓重的河南口音说道。确实,时过境迁,牯岭街作为“旧书街”的繁华,或再难以为继。(四)书店,已不仅仅是“书店” 为什么要有书店?去年3月10日成立的台湾书店文化协会,也很想知道答案。最近,书店协会在文化主管部门的补助下出版了一本《听见书店的声音》。书中,是28家台湾书店的经营者自己来讲,为什么想开书店和为什么还不关?这当中,有旧香居、南天书局、女书店、洪雅书房、有河BOOK、晃晃、小小书房、自己的房间等。他们的回答各式各样,更多的是说自己数十年来的坚守,对经营理念的执著,或对未来的展望。而在该书的“序”里,书店协会这样写道:“近数十年来,连锁书店、网络书店相继出现……连带的,则是愈来愈多传统书店、社区书店不得不面临关店、歇业、倒闭的命运……我们只是在乎那些曾经或未来也可以在这些书店里发生的静思、对话、故事,而这一切的起源都来自书店的存在。

只是,存在这两个字跟书店的距离似乎是愈来愈遥远了……”这似乎回答了这个问题。书店协会秘书长廖英良说,为什么要坚持实体书店?如果书店只是一个买卖书籍的地方,那它的确会很快就被市场淘汰了。“实际上,书店除了作为一个营业场所之外,更重要的是它的文化功能。我们希望这些书店里发展出来的文化,能够被保留下来。而通过书店这个空间产生的社区文化,正是网络上无法产生的东西。” 廖英良认为,现在的很多书店都与传统书店大不相同。“读者走进书店,以前就是去买书。而现在却不一样。也许你是想去买书、看书、搜集资料什么的,你甚至有可能是想去喝咖啡、看展览、听讲座等等。其实生活中的很多事都可能与书店发生关联,书店正在成为人们今后生活中的一部分。

” 因此,书店协会也试图推动书店的社会角色转换。“有没有可能,在某种情况下,不仅仅把一些独立书店当做一个营业场所,而被看做是一个文化事业?”廖英良说,当它是文化事业的时候,应该可以得到政府或企业的一些资助。而它们也已不仅仅是书店,而成为了一个小型社区文化中心的概念。而无论是书店协会理事长陈隆昊还是廖英良,作为书店经营者,他们都不否认现在书店面临的难处。但更大的问题还在于,“其实在一些偏远的地方,可能更需要书店”。对此,陈隆昊说,“我们在想办法推展,让一些独立书店尽量开到乡村去,让那里的人们可以就近走进书店,获得文化的滋养。” 记者 陈美寿 文/图。

书吧 书店 咖啡

上一篇: 上海一企业偷倒费用酿环境污染事故法人代表被捕

下一篇: 南京仅存古代县衙建筑已启动修缮 存两副警世楹联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198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