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康定两次地震致寺庙建筑和千年壁画受损严重


 发布时间:2021-04-10 04:13:55

造成康定、道孚等地的104座寺庙教堂不同程度受灾,寺庙内的千年壁画、佛像等一批文物受到地震严重破坏。道孚县协德乡境内的惠远寺始建于清雍正六年(公元1728年),至今已有280多年的历史,是一座由清廷专款建造、维修、供奉香火的黄教寺庙,是七世达赖格桑嘉措的行宫,寺庙现有两个大殿,占地面积500亩。记者走进惠远寺,看见寺庙的空地上已搭起了15顶帐篷,寺庙内看不到什么僧侣。受两次地震影响,惠远寺新旧大殿均出现裂缝和变形,扎空不同程度的受损137空,存在严重的安全隐患,为确保安全,僧侣全部被安置在帐篷居住和念经。走进寺庙老大殿二楼,主墙体上出现了几条贯通裂缝,墙体已明显倾斜,个别地方还出现了垮塌。

新投入使用的大殿主墙体裂缝有巴掌宽,主体梁已与墙体脱离。“道孚县有32座寺庙,22座寺庙不同程度受损,其中有5座寺庙受损严重,惠远寺、金龙寺最严重,主要分布在道孚县的八美镇境内。”道孚县委统战部常务副部长达瓦泽仁介绍说,为保证寺庙文物安全,统战部门专门为寺庙购买了保险柜专用于保存寺庙的重要文物。惠远寺寺管会主任泽桑称,地震导致寺庙大殿和僧侣个人居住房(扎空)均出现裂缝和受损,269名僧侣的吃住均得到了妥善安置。“地震导致寺庙损失较大,文物没有受到较大的损失,但要恢复受损的房屋,困难很大。” 在八美镇中古村的金龙寺,几名僧侣正在搭建一个大帐篷,寺庙旧大殿主体受损已出现倾斜、墙体垮塌十分严重。

寺管会主任向巴扎西称,旁边正在新建的大殿墙体也出现垮塌,多处开裂,僧人扎空主体受损,墙体开裂,已无法居住,而且存在严重的安全隐患。记者注意到,寺庙空地上已搭建了13顶帐篷,每顶帐篷外都标有居住者的名字,医疗、储物间等均有。“寺庙的55名僧人也已妥善安置,大殿严重受损后,我们就在帐篷里念经。”向巴扎西说。康定县塔公乡的塔公寺全名“一见如意解脱寺”,是藏传佛教萨迦派著名寺庙之一,距今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是中国二级文物保护单位。寺内保存有一尊与拉萨大昭寺相同的释迦牟尼像,传说是文成公主入藏路经此地,模拟携往拉萨释迦牟尼像制造一尊留供寺中。塔公寺内的大殿为典型的汉藏合璧建筑,遭遇两次地震后寺庙大殿和千年壁画、佛像等文物受损严重。

塔公寺寺管委会主任阿布带着记者目睹了地震留下的“伤疤”,地震中寺庙内的一尊佛像头部掉落并完全损毁,寺院大殿和20多间僧人宿舍墙体均出现了裂缝。走进寺庙的释迦殿和海生成就塔内,墙壁上出现了不少裂缝,墙上的千年壁画也在地震中遭受了严重损坏。“地震发生时,我们寺院正在举行一场小型法会,在场100多人受到惊吓,幸亏没有人伤亡。”阿布说,塔公寺虽然也受灾,但全寺僧人都希望参与到抗震救灾的队伍中,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据悉,为协助受灾县及受灾寺庙做好灾后重建工作,甘孜州统战宗教系统组织开展了捐赠活动,先后为地震受灾寺庙僧侣捐赠403800元人民币。“我们通过捐款和捐物等力所能及的方式来支援灾区,帮助受灾寺庙僧尼尽快恢复正常生活。

大家的一份援助,将给灾区寺庙僧尼十分的力量;大家的一份帮助,将给灾区寺庙僧尼百倍的信心。”一位捐款者称。(完)。

智利遭遇世纪罕见的8.8 级特大地震,相当于15 个汶川地震的能量。尽管这次地震被称作人类有记录以来第五大地震,但对于智利来说,这并不是最糟糕的一次。五十年前,人类有记录以来排名第一的9.5 级大地震同样发生在智利。坐落在太平洋地震带上的智利是个不折不扣的“多震之国”,自1973 年以来,该国已经发生了13 次里氏7.0 级以上地震。地震给这个国家造成了巨大的伤害,但也让智利人学会了如何将地震这个怪兽带来的伤害减至最小。当地时间2月27日凌晨3时34分,智利南部城市瓦尔迪维亚,莫妮卡·佩莱德斯在深沉的睡梦中被剧烈的摇动惊醒。在接下来的几分钟里,她惊恐地发现自己的房子在一股巨力的控制下前后猛烈摆动,电视机和家具在房间里四处乱飞。就在莫妮卡大脑一片空白的时候,她73岁的继父阿曼多第一时间就确认这是一场历史罕见的特大地震,并异常冷静地出现在她面前,拉起莫妮卡逃出了岌岌可危的家。没有人比阿曼多更了解地震的可怕。当1960年5月22日,里氏9.5级智利大地震——又称瓦尔迪维亚大地震发生时,他就在这座受灾最严重的智利西南部港口城市里,亲历了那地动山摇的一刻。

不出阿曼多所料,这一次,在离瓦尔迪维亚约500公里的智利马乌莱地区外海海底59.4公里深处,发生了里氏8.8级的特大地震,震中距智利第二大城市康塞普西翁100公里,距智利首都圣地亚哥320公里。然而与50年前那起9.5级的巨震比起来,这次的地震似乎只能算作小儿科了。50年前的史上最强震 在五十年前那场骇人听闻的史上最强震发生的前一天,即1960年5月21日凌晨6 点,智利南部的阿劳科省首先发生了一场小规模地震。尽管规模不大,但却意外损毁了该地区的通讯设施,并致使当时的智利总统豪尔赫·阿莱桑得利被迫宣布取消了传统的“伊基克战役”纪念日庆典。当智利政府正在开始筹备向受灾地区实施援救的时候,第二场更猛烈的地震于当地时间5 月22 日下午2 点55 分袭击了瓦尔迪维亚城。第二场地震的攻击范围涵盖了智利中部城市塔尔卡到土豆的原产地奇洛埃岛之间的大片区域。滨海小镇托尔坦甚至在地震中彻底消失。到了晚上7点,大地突然再次爆发出猛烈的颤动,人类有记录以来最强的9.5 级地震在南纬3.2 度西经76.6 度的太平洋智利海沟、蒙特港附近海底爆发。

在震中南北800 公里范围的椭圆形区域内,持续11 分钟的强震给智利当地居民带来的巨大灾难。保留下来的一些黑白老照片忠实地记录了当时的惨状:大地裂开了一条条巨大的沟壑,一些西班牙殖民时期保留下来的珍贵历史建筑和民居、公共设施遭受严重损毁,到处是碎石瓦砾和呼救的灾民。在后来的研究中,学者们发现大地震一直持续到6 月23 日,在前后1 个多月的时间内,先后发生了225 次不同震级的地震。震级在7 级以上的有10 次之多,其中震级大于8 级的有3 次。当年的地震亲历者回忆说,大震之后,海水突然迅速退落,露出了从来没有见过天日的海底,那些鱼虾蟹贝等海洋动物,在海滩上拼命挣扎。大约过了15 分钟后,海水又骤然而涨。顿时波涛汹涌澎湃,滚滚而来,浪涛高达8 到9 米,最高达25 米。呼啸着的巨浪,以摧枯拉朽之势,越过海岸线,袭击了智利和太平洋东岸的城市和乡村。太平洋东岸的智利城市刚被地震摧毁成废墟,此时又频遭海浪的冲刷。那些掩埋于碎石瓦砾之中还没有死亡的人们,被汹涌而来的海水淹死。

在瓦尔迪维亚的港口科洛,海平面被迅速抬高,形成冲击波,导致数百人丧生。一艘在瓦尔迪维亚河上行驶的轮船埃尔·卡尼罗号被汹涌的波浪倾覆,直到今天人们在沿岸仍可看到露出水面的桅杆。尽管从5 月21 日开始这一地区就普降大雨,但是由于瓦尔迪维亚的供电和饮水系统彻底崩溃,这个多雨的智利城市第一次陷入了水荒。由地震和暴雨引起的山洪让灾民们陷入了更深的恐慌。灾区范围内的特拉尔肯山西部发生严重塌方,山石阻塞了圣·彼得罗河,导致上游的Ri ihue湖水位急速升高。如果水位一旦超过24 米高的大坝, 总量480 亿立方米的湖水将会在五个小时内袭击下游的十万名灾区居民。在经过军队、紧急救援人员与数十台推土机的日夜排险后,大坝才得以安然无恙。5 月24 日,智利大地震引起位于安第斯山区的Cordón Caulle 火山突然喷发,大量浓烟挟着滚滚岩浆向北形成了一条长达5.5 公里的恐怖地带,喷发一直持续到7 月22 日才结束。由于当地通讯中断,没有人相信这是地震期间唯一爆发的火山。在这场智利南部发生的世界最大地震灾害中,两千多智利人遇难,超过两百万人无家可归,直接经济损失5.5 亿美元(1960 年的美元——编注)。

瓦尔迪维亚、康塞普西翁、蒙特港等大城市几乎都被震成废墟。虽然地震之国智利多次遭受地震袭击,但是这一场罕见的地震和它引发的一系列天灾却再次挑战了智利人坚韧的神经。阿曼多们甚至怀疑他们是不是在经历一场核战争。就在1960 年5月7日,前苏共总书记赫鲁晓夫刚刚宣布击落并俘获了一名驾驶U2 飞机在前苏联从事间谍活动的美国飞行员。地震期间,由于通讯中断,许多人都猜测是不是第三次世界大战开始了。尽管这并不是一场世界大战,但受到这场大地震影响的却不仅仅是智利人。1960 年大地震发生15 小时后,地震引发的海啸波又以每小时700 公里的速度抵达西太平洋岛屿。10 米高的巨浪几乎摧毁了夏威夷西罗岛上的一切,1600 所房屋和185 名居民被瞬间吞噬,经济损失高达7500 万美元。一天之后,海啸波走完了大约1.7万公里的路程,到达日本列岛。此时,海浪仍然十分汹涌,波高达6 到8 米。停泊在本州、北海道等地港湾的船只、沿岸的港湾和各种建筑设施,都遭到了极大的破坏。临太平洋沿岸的城市、乡村和一些房屋以及还来不及逃离的人们,都被这突如其来的波涛卷入大海。

这次由智利海啸波及的灾难,造成了日本数百人死亡,冲毁房屋近4000 所,沉没船只逾百艘,沿岸码头、港口及设施多数被毁坏。在地震期间,美国和前苏联在全球各地安置的用于侦察对方核武器试验的探测仪器,居然成了人类首次记录和预报海啸的工具。尽管对于1960 年因地震死难的人数还存有争议,但是人们普遍认为地震引起的海啸才是杀人的主要元凶。也正是在1960 年智利大地震之后,受到启发的各国政府才开始着手为那些易受海啸袭击的地区建立一系列完善的海啸预警机制。地震之国的地震文化 五十年过眼云烟。半个世纪前的那次骇人听闻的大地震,不仅让智利人在心里记住了天灾的恐怖,更是每时每刻为下一场大地震的到来做着准备。在世界上,大概除了多震之邦日本,第二个对地震灾害有着无比深刻认识的国度就是智利了。智利是世界上发生地震最频繁、也是最强烈的国家,世界全部地震能量的四分之一在智利释放。但由于预防措施充分,智利因地震造成的死亡人数却一直不多。1960 年的智利大地震,死亡不到3000 人;1985 年的圣地亚哥8 级地震,死亡不过177人;而造成三万多人死亡的齐连7.8 级大地震,已经是71 年前的事情了。

今年2 月27 日智利发生的8.8 级地震,其释放的能量是一个月前海地7.3级地震的501 倍。虽然,这次地震或可称作21 世纪迄今为止级数最高的地震,但截至3 月5 日智利政府公布的死亡人数仅为279 人,智利受到的打击远小于海地大地震,以及1960 年的瓦尔迪维亚大地震。历经了两次大地震的幸存者阿曼多虽然紧张,但是在生死攸关之际依然保持着冷静和从容。他们家的屋子虽然前后晃动,但是并没有倒塌。用不着海啸警报响起,居民们已经有序地逃往远离海岸的高地,智利的军警和政府官员在街头维护治安救助难民。虽然在1960 年的大地震之后若干年里,智利的经济发展受到了严重阻碍,但1973 年靠军事政变上台的独裁者皮诺切特通过采用一批“芝加哥”学派经济学家的建议,推动了市场经济和私有化。在后来的30 年中,掌握着世界铜矿近半产能的智利成了南美经济发展最快的国家,和当年的“东亚四小龙”一起闻名全球。在过去30 年中智利被视为拉美国家中社会稳定有序、经济繁荣健康的榜样。地震的切肤之痛和厚实的经济基础,让智利有了应对地震的充足资本。

正如海地大地震研究者、普渡大学地质学家埃里克·卡莱斯所言,“地震并不杀人,如果你不给它提供毁灭的对象。”为了应对地震,不给它留下任何机会杀人夺命,智利政府为建筑物建立了系统的审核标准,为民众提供深入的地震教育,以及有效的政府地震应急措施。智利政府于1940 年颁布建筑物抗震设计规范,并将不合规范的房屋强行拆除。智利建筑协会总裁法雷纳多·马林介绍说:“在智利,国家建筑系的学生进学校第一年就要重点学习抗震设计。”房屋抗震设计是智利各大学建筑系课程中最重要、最基础的一课。自1970 年以后,智利至少经历过13 次里氏7.7 级及以上的地震,大部分脆弱的建筑都已经在地震中被毁。多年来,智利建筑业广泛采用一种被称为“强柱弱梁体系”的抗震设计。根据“强柱弱梁”的要求,建筑的主要支撑是钢筋混凝土的立柱,地震发生时,横梁尽端将会断裂,起到化解地震能量的作用;与此同时,钢筋混凝土的立柱依然矗立不倒,为逃生者提供宝贵时间。智利当地的每幢房屋在打桩之前,都要钻孔测波速,计算房屋的自振频率,以使其骨架随地震波自由摆动。

“地震的时候,我感到楼房在夸张地摇摆,窗户几乎快要和地面平行了。尽管如此,我们的公寓仍然没有在这次地震中坍塌。”一位名叫埃尔的美国青年在自己的博客中描述了2 月27 日康塞普西翁大地震中不可思议的一幕。“当然并非所有建筑都如此耐震,我在电视中看到一座新建的楼房在地震中倒塌了。当地人说,这个建筑商将会被住户们告上法庭,因为智利法律有专门针对建筑物抗震与否的法律条文。看来,那个建筑商要赔上一大笔钱了。” 一名亲历智利地震的中国网友,在博文中写道,“地震时,大家都跑到街上的时候,当地警察用喇叭喊话,让大家都回到屋子里去,不要到处躲藏,说屋子里是最安全的,可以抵抗更高级别的地震。事实也证实了这一点,倒掉的房子大多是贫民区自己搭建的房屋。” 据智利当地新闻报道,3 月2 日,地震后的第四天,智利救援人员在重灾区康塞普西翁一幢倒塌的大楼内救出79名幸存者。救援人员称,由于该建筑有抗震设计,即使倒塌后也留有许多空间,因此使得很多人成功获救。除了对建筑物的抗震等级提出了法律上的要求,智利政府同样对民众展开了不遗余力的防震逃生教育。

自1977年开始,每一年智利都会举行三次地震模拟演习。中小学生、公司企业雇员都会被反复教育,地震来临时,要尽快逃到平地;躲在坚固的桌子下、门框或者承重墙附近;保护好自己的眼睛和头部,并且保持镇定。尽管都是一些非常简单的地震求生手段,但在地震一瞬间条件反射般的自救手段,往往可以帮助许多人逃出死神的收割。同时,智利政府非常重视本国的地震专业人才培养。“国际地质灾害”主席布赖恩·塔克介绍说:“就人均标准来说,智利拥有全世界最多的世界知名地震学家和地震工程师”。这些专家的建议得到智利这个南美洲最富裕国家的政府的聆听,不仅被纳入建筑师的建筑设计蓝图,也被政府紧急计划中的建筑规定采用。在智利与法国合作完成的地质科考项目中,智利学者在震前就已经预测出近期智利已经具备了发生大地震的条件,这或多或少对政府和民众起到了提醒的作用。在智利,从政府职能部门,到普通百姓,都仿佛是一台台上好了发条的机器,随时准备面对突如其来的地震灾害。而且每逢其它国家地震,智利都会降半旗致哀,以提醒国民地震的惨烈。

在智利,人们信奉一句话,“没人能够控制自然之母,但是做好应急措施,我们可以将损失最小化。”在宪法中,智利政府规定各大区区长和省长具有采取一切必要措施防范和应对突发灾害的权利和义务。许多应急救灾机制已经规范化、法律化。此外,智利还设立有“全国紧急情况办公室”,负责协调地震发生时和发生后的全国救援工作,包括消防队、医疗救援人员和民防等部门都归其临时调配和领导。该办公室官员称,全国有关地震的应急反应系统分为国家、大区和地区三级。针对不同级别的地震制定不同预案。该办公室平时提供一些有关地震来袭时避免损失的建议,比如如何避险。而在本次地震中,正是该办公室不断发布的海啸、余震等预警信息挽救了无数生命。对比海地与智利地震,当太子港地震发生若干天后,海地人还不知道他们的总统先生是否幸存。而在智利,总统巴切莱特在地震发生当日就发表讲话安抚民心,而之后每一天都会通过媒体向民众报告智利政府的救灾进展。正如《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安妮·艾波鲍姆所言,智利健全的政府机制,让这个地震之国虽然被摇撼,但始终没有被天灾击垮。

半个世纪前的历史最强震是元凶? 地震发生近一周后,人们的目光逐渐从灾区的现场转移到了“为什么这里会地震”上面。美国伍兹霍尔海洋研究所资深研究员、麻省理工学院- 伍兹霍尔海研所联合项目教授林间专门发表了一篇论文,阐明2 月27 日8.8 级地震实际上是由半个世纪前的1960 年智利大地震导致该地区应力加剧所致。作为全球海洋地球物理和地震学研究领域的顶尖人物,林间曾经被美国科学信息研究所评为“过去十年间被引用次数最多的地震学者”之一。他的文章刚一发表,立刻引起了众多西方媒体的关注。五十年的历史最强震缘何成为今次地震的元凶?面对《外滩画报》记者的疑问,林间笑着举了一个简单的例子:“如果我们把智利1960、1906、1922和1985 年三次超过8 级的地震区域绘制在地图上,你会发现,它们中间恰好就是这一次地震的区域。而上世纪60年代的大地震和这次地震所处的断层相连。地球表面是有弹性的,就好像我们是邻居,两家的栅栏是连在一起的。一旦你家的栅栏倒了,必然会影响到我家的栅栏。

地震也是如此,虽然我们早就推测这里由于受到1960 年大地震的影响,该地区的应力已经增加,但是目前的技术还没有办法准确测量出该地所能承受的压力是多少,所以没有办法告诉公众什么时候会发生大地震。这是我们地质学家的遗憾。” 在林间和他的同事罗斯·斯坦因在2004 年共同完成的一份学术报告中,他们认为刺入南美板块下部的纳斯卡板块是导致智利成为地震多发带的根本原因。“在智利,两个板块相互运动的速度超过每年80 毫米,这几乎是世界上板块运动最快的地方。” 虽然林间人在美国,但是由于伍兹霍尔海研所的一艘科学考察船正在智利海域进行海底勘测,他正在与远在智利的同事合作,利用水下机器人对震区海底进行考察,分析海底地形的破坏程度,以及是否会在未来形成海啸。(作者:刘旭阳)。

寺庙 地震 大殿

上一篇: 言恭达率团出席马来西亚文化高峰论坛(图)

下一篇: 纪念周恩来率中国政府代表团访非50周年展开幕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1.079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