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饶宗颐在故乡潮州二三事:21岁首执教鞭 曾被学生抗议


 发布时间:2021-05-15 15:25:05

梁鼎芬 清朝人物 两湖书院庭树极繁,梁(鼎芬)尝夏日在讲堂与诸生剖析经义,万蝉齐噪,声为所掩,第(只)见其两颐翕张而已,诸生有失笑者,梁怒,即戒饬之。清 李伯元《南亭笔记》卷十四 梁鼎芬,晚清学者、藏书家,广东番禺人,被称为“岭南近代四家”之一。清朝灭亡后,以遗老自居,在陈宝琛的推荐下,做过溥仪的老师。然而,任何一个历史人物都是很复杂的,也可以说是很丰富的,梁鼎芬这个人的身上,就体现了这一点。梁鼎芬在光绪六年(1880年)中进士,当时才24岁,够好运的了,还官至编修。然而,此公似乎不太“珍惜”自己的前程,27岁那年居然敢上书弹劾李鸿章,列举其六大罪状,还对慈禧颇有微词,结果就被革职了。革职后他也不在乎,自己刻一方小印,上写“苏老泉发愤之日”,以苏洵自许,决心要从头崛起,志气不小。

然而,梁鼎芬又是极端的仇洋派,在他眼里,连洋布都容不下。他曾在一些书院执教,有一回,见一学生穿着洋绒马褂,大怒,当即要求该学生脱了洋绒马褂。这位学生却从容不迫地说:“老师,不只是我开了洋荤,你也开了洋荤。”梁鼎芬强烈要求该学生拿出证据。学生就说了:“老师,按照咱们的传统规矩,学生交学费应该是交银两,可您居然也接受了洋钱,你不也是破了洋戒吗?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穿洋绒马褂?”梁鼎芬哑口无言。梁鼎芬为了国事,敢于开罪慈禧太后,不过,这不等于他不忠心于清王朝。1900年,八国联军进京,慈禧和光绪西逃。梁鼎芬听说太后和皇上在路途上生活困难,物质供应不上,两人两天才吃了三个鸡蛋,伤心得不得了。他当时授课于湖北两湖书院,和学生讲课时,就忍不住表达自己对慈禧和光绪的关切之情。

他操着一口粤式普通话,对学生们说:“你们想想看,皇太后同皇上,两天只吃三个鸡……”还没来得及讲“蛋”字,就“呜咽流涕,语不成声”,学生们则“哄然一笑”。当时两湖书院有一处池塘,一亩地大小,水也不浅,能淹没一个成人的头顶。梁鼎芬曾指着这池塘对人说:“若两宫(慈禧和光绪)不回銮,此我死所也。”要是慈禧和光绪不能回到京城,这就是我梁鼎芬死的地方。梁鼎芬和张之洞的关系很铁,张之洞是湖广总督,因此湖北一省的学务都归梁鼎芬掌握,曾主讲于两湖书院、南京钟山书院,在当时的教育界,梁鼎芬算是德高望重的,不过,梁鼎芬在此期间也有滑稽的一面。两湖书院在武昌,这里树荫浓密,夏天时知了声声,“万蝉齐噪”,声势颇为浩大,不管梁鼎芬先生如何口若悬河,讲得天花乱坠,都敌不过铺天盖地而来的蝉声。

在知了声中,学生们只看到梁老师的嘴巴在一翕一张,根本听不到声音,极其滑稽。学生们忍不住失笑,梁鼎芬大怒,狠狠地批评了忍俊不禁的同学们。

刚刚落下帷幕的艺考中,不少院校的报考人数创下新高。北京电影学院、中央戏剧学院、上海戏剧学院的报考人数分别达到3.04万、2.95万以及2.2万,其中最热门的表演系,报录比分别为170:1、136:1以及200:1。素来以“难”著称的艺考,毕业后的“出路”又如何? 根据三所院校发布的2015年就业质量报告显示,就业出路中自由职业占了近半:北京电影学院毕业生中从事自由职业的占到49%;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毕业生从事自由职业的比例则为41%,导演系为53%;上海戏剧学院毕业生中选择灵活就业的人数占到48.96%。

记者发现,比起“铁饭碗”,不少现在的艺术院校毕业生偏向于在大城市“漂着”寻找机会。自由职业、灵活就业占比高,并不意味着“就业难” 自由职业占比高,是学生就业心态与业态格局变化共同导致的,并不意味着“就业难”。拿编剧专业的毕业生为例,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主任黄丹表示,现在不少学生毕业后不急于找工作,他们会给自己几年时间,做做“北漂”,趁年轻先试试自己能不能写出好东西;而目前越来越多的公司剧院,都采取灵活的项目制,不再“养”编剧,“所以更多学生愿意自己去写。只要能写出来,他们觉得会比朝九晚五的上班族有更好的前途。

” 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曾培养出廖凡、李冰冰等演员,该系党支部书记、系副主任何雁认为,毕业生对上海、北京等大城市以及一流院团的执着,造成了就业选择上的拥堵。“不少二三线城市的艺术学校、院团对国内这几家顶尖艺术院校的科班毕业生有巨大的需求,但大多毕业生不愿意去,喜欢在大城市、大院团闯闯。但北京、上海的院团数量有限,这几年人才也相对饱和,2011年,中国国家话剧院与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有意引入新鲜血液,向全国艺术院校放出了4个名额,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毕业生中被录取了3名,这已经算是近年最大的一次机遇。

不少进不了一流院团的学生会选择自己干。” “学院派”与“偶像派”各有各的天地 这两年,“科班”的压力更多来自和自己不在同一市场起跑线上的新选手们。现在艺人的概念变了,演员的星路历程也在改变。影视市场有高颜值人气偶像,有选秀选出的人气选手,甚至有靠制造话题搏出位的网红。不少当红偶像经营的不再是演技与作品,而是粉丝,却撬动起巨大的市场号召力。“为什么别人只要制造话题,晒颜值就能红,而我却要花那么多时间寒窗苦练基本功?”市场现状也影响了不少科班生的心态。一位影视院校教师透露,采取学分制后,4年的课程可以分到6年内完成,这就意味着有2年的时间可以让学生自由支配,于是就有同学会选择在还未修完课程的情况下,就早早进入“圈子”,想尽快积累人气。

但学校并不鼓励这么做,一来基本功还未完全掌握,二来也容易形成浮躁的心态。不过何雁也认为,对于市场的新变化,艺术院校不必抱着敌对的心态,其实所谓的某些“偶像派”动漫化的造型,正是当下不少90后、00后们的真实样貌,这类角色如何呈现,也是科班学生必须面对的课题。但是他同时指出,“眼缘”经济流行的当下,有内涵的作品还是有着巨大市场,有着扎实表演基本功的演技派依然有着广阔的施展空间。“学院派”与“偶像派”各有各的观众群,大可不必为此而担忧。

饶宗 记者 学生

上一篇: 上海学者研究发现上海红色纪念地有望达到1000处

下一篇: 说网络“种菜”:“采摘”与博弈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1.02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