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作家富豪榜”发布 唐家三少2650万版税居首


 发布时间:2021-05-04 05:29:12

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2日通报了打击网上淫秽色情专项行动第五批案件查处情况。这些案件包括晋江文学网及其网络写手传播淫秽物品案,天津“1·20”网络传播淫秽物品案,江苏连云港“4·16”网络传播淫秽色情信息诈骗案等9起案件。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负责人表示,这批案件的特点:一是部分涉案网站服务器在境外,但网站创建、维护者在境内。二是部分涉案网站与广告联盟相互勾结,通过投放广告赚取巨额广告费。三是有的涉案网站鼓动作者撰写淫秽色情小说传播获利。(记者张贺)。

能够参加编纂《中国新文学大系》是件幸运的事。二十五年前,参加大系第二辑的编纂,至今印象深刻。记得丁景唐社长召集编辑开会,用一口浓重的宁波话说,我与赵家璧先生商量了,《大系》要一辑辑续编下去,先编1927年到1937年的第二辑,用二十卷的篇幅。我向胡乔木汇报了,他很支持。周扬、夏衍、艾青、吴组缃、聂绀弩答应为大系作序,还有上海的巴金、于伶、芦焚也应诺为大系作序。这些领导和名家年龄大了,都表示,写序可以,但希望出版社提供具体选目。社里研究了,由年轻编辑负责选目,这是很好的学习机会。话音刚落,我们一批年轻编辑便嚷开了,我们要先学习学习赵家璧主编的《大系》。好的!丁景堂社长当即宣布,参加编纂的编辑每人发一套影印本《大系》。编纂工作一开始,我便傻眼了。我的任务是编选大系的散文集,两卷,一百万字篇幅。我到哪里去找这么多好散文?当年周作人编选的散文一集,收入十七个作家,七十一篇散文;郁达夫编选的散文二集,收入十六个作家,一百三十一篇散文。

尤其是郁达夫的散文二集,收入鲁迅和周作人的作品占了一半以上的篇幅。周、郁两人的选本都是经典选本,但那是五四新文学头一个十年的实际情况决定的。第二个十年文学园地增多,作家队伍扩大了,显然,不能那样编选了,方针要改变。更要命的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能够参考的散文选本不多,唯一的办法就是直接到原始报刊和书籍中去寻觅。二三十年代新文学的主要阵地在上海。好在我们出版社有一个很好的资料室,藏有大量二三十年代的文学刊物和作家的作品集。一头扎进资料室,苦读了差不多三个月,做了大量笔记,越读越觉得编选没有了方向:原先以为好作品难寻,现在相反,好作品太多,选择成了问题。怎么办? 于是,改换方法,先梳理可以入选的作家名单。大作家好办,当然入选, 其余从文学社团、文学杂志撰稿人、上海图书馆文学图书编目中查找,最后整理出一份两百多人的作家名单。然后,为每个作家建立散文作品档案。大半年下来,终于有了眉目,初选的作品达六百余篇。

篇幅大大超过一百万字了。接下来就是仔细阅读作品,反复比较,慎重筛选。最后拿出了一个“初选目录”和“备选目录”,印发给研究现代文学的朋友们征求意见。从开始编选差不多一年以后,我才把选目正式提供给散文集写序的文学前辈吴组缃先生。1985年春天,我到北京出差,去北大朗润园拜访吴组缃先生。吴先生高兴地说,你的选目我看了,很好。新文学头一个十年,作家不多,可选的作品也不多,所以把杂文、素描、通讯都归在散文集里。第二个十年文学有了大发展,是文学的黄金年代,阵地多了,作家也多了,你选了一百三十多个作家的作品,是符合文学实际的。我的助手起草了一篇一万多字的序言,太拘泥于作家作品的分析和评价了,没有大系序言的气势。我想自己重新写。你放心回上海吧,我写好后,会寄给你的。果然,这年夏天我收到了吴组缃先生寄来的序言,四千余字,文字工整,笔力遒劲,宛如书法作品。我不舍得拿原稿去排字,而是誊抄一份发稿,原件被我珍藏起来了。

(赵南荣)。

上海绝非仅仅是经济金融之都,更是一座以阅读承载核心价值观的文化“魔都”。2014上海书展云集500余家出版单位、逾15万种图书,600多场阅读文化活动,吸引上千位中外作家纷至沓来……但仅凭这些数字,还无法准确地勾勒出这场全民阅读嘉年华的轮廓,也无法形象地说明上海书展近年来成长的速度与规模。近年来现身上海书展的国际作家星光熠熠,使之成为中国最具“国际范儿”的书展,仅参加的诺奖得主就有帕慕克、勒克莱齐奥、莫言、奈保尔等4位。今年上海书展受邀而来的国际当红作家当中,既有超级畅销书作家、普利策奖得主,也有诗人,国际知名传记作家。

“未来10年,上海书展正在酝酿更多创新。”徐炯说。

不管走到哪里,苏童的女性文学粉丝总是很多,无论是鲁迅文学院作家班的女作家,还是中心书城的女读者,都惊讶这样一位浓眉大眼的苏州男人怎么会对女性的心理有那么独到的体会。苏童笑答:“我老婆说我对女性的了解是蒙人的。”不过在回答写作的乐趣时,他却说了一句很爷们的话—— 谈写女人 写作时没有性别 晶报:刚才一位女作家说光读作品曾经误会你是一位女作家,还说你有一个女性的灵魂,你写女人写得好,似乎是很多读者关注的问题。苏童:我男性的身份是确定的,我也没有一个女性的灵魂。

事实上我们想想,文学史上的那些成功的女性文学形象,很多不也是男作家塑造的吗?我认为如果不写女人,作家太亏了。男性作家逃避对女性刻画是懦弱,女性是一个多么文学化的性别啊!我在写作中其实是没有性别的。晶报:你在很年轻的时候就完成了像《妻妾成群》那样的作品,让很多人意外。苏童:当时很多人读《妻妾成群》都以为作者是位老作家,有人说生活是海,作家是鱼。我觉得应该是生活是海,作家是海鸟,作家从这个生活的海里挑选自己需要的“鱼”,来构造自己的世界。晶报:这是否就是你写作的乐趣? 苏童:对,我写作的乐趣就是在纸上搭建一个帝国,20年来,我搭建了不同的帝国。

写作对很多人而言是倾诉是表达,对我而言,文学是唯一自我扩张的方式。我的权力欲在写作开始的那一天就消失了,写作满足了我的权力欲。晶报:这是一种想象和虚构的快乐。苏童:小说家,说好听点,要有幻想气质,说白了,要胡思乱想。所以我不能开车,因为我老是走神。谈写细节 除独特外别无选择 晶报:你很推崇短篇小说,怎样算是一篇短篇的杰作呢? 苏童:我读短篇小说是看里面有没有一两个点是这位作者独有的,像我今天讲的美国作家雷蒙·卡佛,很多人认为他是一位记流水账的作家。

可我总是能够从他的短篇里发现独特的亮点。福楼拜说,上帝藏在细节里。对于细节,作家除了独特外,别无选择。晶报:分寸感是你今天讲课经常讲到的话,你跟作家们说,每当你写得特别兴奋的时候,就是最危险的时候,回头看看这样的文章往往是垃圾。现场不少作家对这个观点都很震撼。苏童:写作最兴奋的时候可能就是没有分寸感的时候、文字失控的时候。我们都不是天才,至少我不是,可能莫言是天才。我的分寸感是后天训练的,我马上有个长篇《河岸》要刊登在3月号的《收获》上,其实是两年前的作品,当时我在德国城市莱比锡住了三个月,那里环境很好,我自认为状态很好,写得很快,后来回头一看,大部分不能要。

分寸感像书法一样。“法”和写作经验分不开。我到了30多岁才意识到“法”。好的文章是有姿态的。一种是流淌的,像莫言那种,水银泻地。贾平凹的语言也很有特色,他是能够追寻到明清小说那种传统的。还有一种语言是跳跃的,似乎很笨拙,可很可爱,像福克纳。谈写长篇 永不满意现有作品 晶报:你的第一部长篇小说《米》受到很多读者的关注,里面写了五龙这样一个恶棍式的人物,你为什么会构思这样一个人物? 苏童:写《米》实际是在做一道数学题,追寻人性恶的最大值。我很怀念年轻时候的创作心态,愣头青,写人性善的文本太多了,我就是要颠覆这样的文学观。

写人性恶不是小说目的。作家不可以一元论看待人性,人性就是一个复杂的黑洞,《米》是一种推测。晶报:《米》写了两个部分,可是《米》被拍成电影后却只要了前部分。苏童:我的第二部分是写五龙的孩子,我认为写得好的是第二部分,可是电影把这个拿掉了,就像医生做手术把好腿割了,留了坏腿,可谁让我写两段体的长篇呢。晶报:你对自己哪一部长篇最满意? 苏童:还没有一篇是我满意的,所以我总是说新的那部是最好的。事实上,产生困惑的总是我这个年纪的成熟作家。我认为想象力和题材是不会枯竭的,可是我不知道怎样去满足自己对自己的期待。

一个作家的欲望很重要,我永远不满足自己现有的作品,永远期待更好的作品。晶报:你很推崇福楼拜的《包法利夫人》,那是一个文学精致化的时代,跟中国当代的风气大异。苏童:福楼拜的《情感教育》写了两遍,现在我们能看到的是第二版,他对已经出版的第一版不满意,全部销毁重写,这是福楼拜时代的风气和文学精神,我们现在的创作多少有点急功近利,我写《米》只花了三个月,以后老了可能也重写一遍。晶报首席记者 刘敬文 实习生 万顷/文 记者 张定平 实习生 刘钢/图 对我而言,文学是唯一自我扩张方式。

我的权力欲在写作开始的那一天就消失了,写作满足了我的权力欲。——苏童 □人物简介: 苏童 1963年生于苏州,1980年考入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专业作家,与余华、格非、马原并称中国先锋派小说的代表人物。1983年开始发表小说,代表作包括《红粉》、《妻妾成群》、《已婚男人》、《碧奴》等。中篇小说《妻妾成群》被张艺谋改编成电影《大红灯笼高高挂》,蜚声海内外。

网络 作家 富豪榜

上一篇: 福建地方志助力乡村振兴 提升乡村文化内涵品牌

下一篇: 各界恭贺金庸90大寿 青城派求问"辟邪剑谱"下落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0.897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