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刊文:“故里”不是金字招牌


 发布时间:2021-05-04 04:36:15

同祖同宗,血脉相承。在10月28日至30日举行的首届中国•江山毛氏文化旅游节期间,毛泽东嫡孙,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战争理论和战略研究部副部长毛新宇博士,和江南毛氏宗亲代表一道,在江南毛氏发祥地、毛泽东祖居地——江山市石门镇清漾村参加了隆重的江南毛氏呈谱归宗仪式。据考证,一代伟人毛泽东的祖居地是江山市石门镇清漾村,他是清漾毛氏第56代嫡孙,毛氏文化源于清漾村。清漾村座落于国家级风景名胜区江山江郎山北麓。这里文化底蕴深厚、人才辈出,历史上先后出过8位尚书、83位进士。历代以来,清漾村以毛氏繁衍发展为脉络,蓄积着清漾毛氏家族“耕读传家、贵而不富、清正廉洁”的优良文化传统。为弘扬毛氏文化,增进毛氏文化研究及海内外毛氏宗亲的合作与交流,焕发出后人继承和发扬清漾毛氏精神文化传统的冀望,29日,江南毛氏呈谱归宗仪式在庄重的《毛氏祖训》诵读声中开始:“自今,凡我同约,务要父慈子孝、兄爱弟敬、夫和妇善、长惠幼顺;奉公守法,谦和乡里;心要平恕,毋得轻意忿争;事要含忍,毋得辄兴词讼。

见善互相劝勉,有恶互相惩戒。守望相助,患难相恤;务兴礼让之风,以成敦厚之俗”。在礼炮声中,清漾祖宅大门缓缓打开,在司仪的引领下,毛新宇和江南毛氏众宗亲 :浙江平阳毛氏、广西贺州毛氏、浙江奉化毛氏、江西吉水毛氏、湖南涟源毛氏、湖北麻城毛氏、河南滑县毛氏、福建福清毛氏、云南永胜毛氏、湖南韶山毛氏,走进祖宅呈谱归宗。来自湖南、河南、湖北、福建、江西、云南、北京、台湾、香港、美国等海内外各地的毛氏宗亲全程见证。(完)。

一部名著《金瓶梅》引发了两省三地的“西门庆故里之争”,具体涉及山东省阳谷县、临清县和安徽的黄山市。(据《中国经济周刊》) 西门庆不过是小说里描写的一个恶霸,可以说,历朝历代的道德观和价值观,都不认为西门庆是一个好人。然而,时至今日,一些地方的道德观和价值观似乎发生了颠倒,他们不以西门庆为耻,反以为荣,认为自己就是西门庆故里,还闹起了纷争,真是让人哑然失笑! 其实,名人故里之争的背后,是利益之争。四川江油和湖北安陆都在争当李白故里,据说湖北安陆为了打造李白故里,在其“十一五”规划中明确提出“把安陆初步建设成李白文化展示传播基地”,并在白兆山旅游风景区项目投资8000万元,按照规划,4年即可收回投资。显然,名人故里之争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利益上。只要能为自己带来经济效益,管他是好人还是坏人,即使是西门庆之流,也被一些地方视为座上宾,成为发展地方经济的“救命稻草”。因此,当两省三地为西门庆故里争得面红耳赤的时候,我们也就理解了这些地方的苦心,一切都是金钱惹的祸啊! 池墨。

“名人故里”之争何时休 近年来,争夺名人故里归属权事件时有发生。日前,赵云故里争夺战硝烟未散,几省对“西门庆故里”的争夺又走上前台。名人故里之争,是出于发展文化产业的需要,还是由于片面争夺经济利益所致?记者为此走访了有关专家。如此争夺为哪般 张颐武(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 地方在发展经济的过程中,或者发展到一定阶段后,就会出现一种文化焦虑。它可能发现自己原有的文化根基不够深厚、文化色彩不够浓厚,成了其经济发展的一个瓶颈。经济繁荣以后,人们很容易要求地方上有一种文化上的说法、文化上的发展。这时,当地的文化渊源、文化古迹,与历史文化名人有关的东西都会被刻意凸显出来。

这在欧洲、美国也很常见。地方政府发展本地经济的热情本身也是应该肯定的。像丽江古城、上海外滩3号,山西打造的晋商文化等,我们可以学习这些成功经验,找准本地文化的不可替代性。如果要以历史名人的诞辰、事件等为由头,政府出资、出面组织此类纪念活动,应该谨慎,不同城市应有不同选择。真正有历史文化生活积淀的城市,用这种方式来整合资源还是有必要的。但生拉硬拽、牵强附会地与历史名人或历史事件套上关系,反而会欲速则不达。王石(中华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主席): 要说争夺名人故里与文化发展毫不沾边,也不尽然,但主因却往往是所谓打造地方名片、招商引资之类。我曾看过某地一个宣传册,内中宣称伏羲当年延着黄河到达该地,是“最早的外来投资者”,后面就是当地招商引资内容。

这不是尊重,这是利用。历史文化名人是重要的文化遗产和文化资源。注重本地资源、注重名人效应,并以此创立和营销城市形象、发展文化旅游本属十分正当的事业。名人牌要打,但要打得恰当,打出文化精神。如浙江宁海创办“开游节”,即是巧用徐霞客的游记,吸引了全国各地的徒步旅行者和本地区几十万人的参与。呼和浩特已经连续举办十届“昭君文化节”,不仅时间、地点、人物、主旨极为恰切,而且凸显了民族团结。裴钰(天津市历史学学会理事): 对名人故里争夺应实事求是地看待。我认为“故里经济”主要是文化旅游。首先要承认“故里经济”在不少地区的确促进了民生发展,特别是对于中西部地区,文化旅游常常对地区经济增长和民生改善起到比较关键的积极作用。

另一方面,如果充分挖掘各自的文化资源,故里之争其实是能共赢的。比如炎帝故里之争中的陕西宝鸡和湖南株洲,两者都很好地传承着炎帝文化,相关文化旅游也比较繁荣。另一方面,如果“争夺战”的一方能把自己的精力放在苦干而不是炒作上,也是有积极意义的。如黄帝故里之争中的陕西黄陵县,当地旅游业年均递增27.2%,远超当地其他产业的增幅。但是,在承认开发“故里经济”具有一定的经济合理性的前提下,我们对少数地方的某些“超常”做法需要做出提醒乃至警醒——在文化旅游的开发利用中,首先必须保持决策冷静。其次要坚守经济理性。我们更要认识到,目前大约30个左右的有争议的名人故里集中了众多大项目,而多数没有争议的名人故里保护却不是100%的理想。

可以争论,不必争抢 裴钰: 目前已知的有争议的名人故里大约有30个,占我国名人故里的比例很小。这其中还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有的属于学术文化范畴,如李白故里;有的属于娱乐化讨论,如文学人物孙悟空故里。这其中,前者有待于学术资料和考古实证的逐步完善,后者则需要开放性和多样化的角度来认知。李孝聪(北京大学历史地理与古地图研究中心主任): 名人故里之争,中国历史上也出现过。古代在地方志的编纂中,当地编纂人出于提高自身地区文化积淀的主观愿望,把一些与该地有联系的名人“归属”到当地,结果就出现几处地方都是同一名人“故里”的记载。现在我们都知道,这种地方志是不能全部采信的。

另一方面,中国古代缺少人物出生地的原始文字记录,导致我们现在对不同文献典籍中某人“故里”的记载,也无法尽信。当我们对待这些情况时,应用宽容的态度去对待:我们可以争论,但不必争抢,一家之言,姑妄听之。至于那些存疑的内容,即使暂时搁置,也不能通过行政手段强行下结论。张颐武: 政府在一个城市的文化建设上的作用是不可或缺的,这点不能否认,但政府行为需要准确定位。简单说,就是要“政府搭台、民间唱戏”,政府要做好基础设施建设,让民间力量成为登台演出的主角。政府与民间合作,由自身内部力量生长出的文化,才具有竞争力。抢夺“名人”伤了谁 杜晓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驻华代表处文化遗产保护专员): 利用历史文化遗产来扩大本地区影响,通过适度开发提高地方经济,无可厚非。

然而眼下我们所看到的名人故里之争,往往只看到了地方对于文化遗产中经济价值的追求,把文化遗产商品化,忽视了文化遗产利用的真正意义。还有些地方,追求所谓的“名人故里”,已经无视历史事实去凭空臆造,把一些神话人物和传说当成文化遗产来“创造”历史。更有甚者,无视道德、伦理底线,把一些中国历史上或是文学作品中的反面角色代表作为“名人”来开发,直接挑战我们一贯倡导的正直、善良、健康向上的价值观。如果仅出于短视的经济利益考虑,哗众取宠的商业开发最终只能破坏文化遗产,而那些并不拥有真实历史信息和历史文化价值的“假古董”、“假遗产”,只会伤害我们的民族文化。

王石: “故里”之争不应该演化为地区间甚至地方政府间的争夺。即使“争”,我们也要注重文化价值的保护,不能唯“名”是图。比如目前发生的西门庆故里之争,这种唯“名”是图,实际上就是唯利是图;另外要注重移风易俗,倡导以“纪念”方式缅怀先人先烈,以纪代祭的方式,而不应处处都搞所谓“公祭”;最后,应注重创新,不要挤在一条路上,大家一拥而上争夺名人故里,也说明了我们文化创造力的不足。争来的不只是利益,更有责任 徐菊凤(北京联合大学旅游学院教授): 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旅游热携四大古典文学名著热,推动了第一波古迹争夺战和名胜再现战。比如湖北蒲圻县(现赤壁市)与黄州县(现黄冈市)争夺“赤壁”;北京和上海依据《红楼梦》各建大观园;河北正定、上海松江、江西九江等地兴建西游记游乐宫等。

借助名人、名著、名胜等文化资源发展旅游经济的做法,一方面说明旅游开发成为这些文化资源实现其经济效用的最佳载体,另一方面也表明一些地区存在盲目跟风、无视市场真正需求的简单决策和急功近利倾向。需要指出的是,文化旅游开发,尤其是名人资源开发能否成功,有其特定决定因素,并非可以随便成功。这些因素包括:文化资源的品位级别、规模、真实性、区位条件、体验价值、以及竞争力。对于演绎张力较大、体验与参与性较强的文化资源,开发成功的可能性较大,甚至可以重复建设,比如京沪两地的大观园都取得较大成功;但对于具有真实性要求的遗址遗迹和名人故里等资源,不但因为需要有“真”东西,而且因为许多遗址类资源难以开发成具有良好体验价值的旅游产品,容易热闹一时之后便冷寂长久。

当今许多被争夺的名人、遗址资源,其实很少有真正成功的。文化资源开发应有序有度,政府和企业宜各司其责,不能混淆。同时,文化资源的价值具有持久性和广泛性,简单演绎用作旅游产品而收费的办法并非最佳途径,也是不可持续的。从旅游角度来看,文化旅游开发应走可持续发展之路;从社会文化角度而言,文化资源应成为全社会共同尊重和享受的财富。李孝聪: 名人故里之所以出现争夺,主要是因为其中的经济利益。但是,光争一个“名人故里”的名分,造一些人造假古迹,老百姓是不会买账的。过去各地也兴建过许多西游记宫,最后大多惨淡收场。现在欧洲一些国家和地区也在“争”一位史上著名的音乐大师,他曾在很多地方生活过。

但是,各方争的却不是哪里是这位大师的“故里”,而是在竞争,谁保存他的生活片段遗迹多、保存得好,因为谁这方面优胜,谁就能受到更多大众的青睐。名人故里,对各地方而言,不仅仅只是旅游资源或者是经济利益那么简单。它第一位带来的是责任和义务——既然是名人故里,那么当地遗址有多少,保护了多少?“争”名人故里时,不要只盯着它带给地方经济的“好处”,更要看清,“名人故里”带来的首先是保护的责任和义务,其次才是经济上可能的收益。记者 董城 史楠。

故里 樱花 文化

上一篇: 红学新评:焦大的“养小叔子”是在骂王熙凤

下一篇: 上海学者研究发现上海红色纪念地有望达到1000处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峰回分类网 版权所有 3.53959